“特金会”峰回路转?

2018-05-29 18:25

 

524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单方面宣布取消原定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612的新加坡峰会,然而仅隔数日便出现了又一次剧情反转

 

从反转到再反转

 

当地时间524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用信件方式通知金正恩取消原定612举行的特金会,并随后在推特上公布信函,并声称要“提防朝鲜的不冷静行为”。

特朗普在信中援引了朝鲜最高级官员近期的“敌意评论”,并称对朝鲜弃核决心表示怀疑,称在这种背景下举行特金会不合适。美国官员称,压垮特金会的最后一根稻草是524朝鲜外交部称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是“政治假人”的一则声明,该声明还暗示一旦外交活动失败,平壤准备进行“核对决”,美方还指责朝鲜未出席与白宫官员拟定在新加坡举行的,旨在讨论特金会谈话内容与后勤事宜的会议,“他们未告诉我们任何事,只是站了起来”。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525朝鲜资深外交官、副外相金桂冠发表了一篇不卑不亢、充满弹性的声明,称特朗普的决定“不符合人类对世界和平与稳定的渴望,对朝鲜半岛的人们而言无一人例外”,“与全球社会对朝鲜半岛和平的愿望背道而驰”。尽管如此,朝鲜希望再次向美国方面表明,我们有意与美方一起解决问题,无论在任何时候。他甚至在声明中称赞了特朗普当初决定举行峰会的勇气。

526,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板门店北方一侧的统一阁举行第二次会晤,重申了对朝鲜半岛和平的愿景,和对美朝峰会如期举行的期待。

应该说,即便在那封“分手信”中,特朗普也留下了“如果金正恩选择进行建设性对话和采取行动,我等着”的口子,随后几天,在朝方作出有分寸反应后,特朗普也悄然改变语调,强调“峰会还是有望如期举行的”。此后一系列看似在为“特金会”打前站的双边接触频繁发生和公开,包括27日美国前驻韩国大使金成在板门店会务朝鲜财政部副部长崔松辉,及美国白宫白宫副幕僚长哈根(Joe Hagin)取道日本转赴新加坡,去与朝方官员举行姗姗来迟的碰头会,等等。

但最令人震撼的,则是金永哲突然飞赴美国。

 

金永哲闪电赴美

 

现年72岁的金永哲曾是军队大将和情报部门(朝鲜国家侦察总局)领导人,美韩等国有人称他指挥了2010年导致约50名韩国人死亡的袭击,他还被控需对索尼影业公司网站2014年被黑客攻击事件负责,美国和韩国近年来都对他实施了制裁——简单说,如果制裁依然有效,他是不能进入美国领土的。

2016年金永哲转变职能,改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统战部部长,并负责朝韩关系等涉外关系问题。最近几个月来金永哲四次参与朝鲜方和外国间高层互动,包括一次金正恩-文在寅会晤,两次金正恩-习近平会晤,和一次平昌冬奥会之旅。在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现场,他的座位就在伊万卡身后,而日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访问朝鲜,他也出面会晤并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529,金永哲在北京首都机场露面,韩国联合通讯社称他将在北京时间530搭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客机飞往纽约,然后转往华盛顿。随后,特朗普在自己推特上证实了这一访问的存在,他也将成为自2000年朝鲜大将赵明录访美后,到访美国的最高级别朝鲜官员和军方将领。

对于这番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各方都表现出谨慎的口风(当然,特朗普是个绝对的例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被问及此事时表示“不清楚”,韩国官方也在29日表示“不清楚此事”。

各方的谨慎是有道理的,因为美朝关系错综复杂,双方间存在积蓄已久的相互间不信任感,且两位峰会参与者也都以善变著称

 

以史为鉴知兴替

 

NBC对此评论称,20006月,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历史性地会晤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半岛局势空前缓和,4个月后赵明录次帅访问华盛顿,会见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递交了金正日的亲笔信,还会晤了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科恩(William Cohen),三周后奥尔布赖特回访朝鲜,当时人们曾预言克林顿很快会访问朝鲜,但最终未能成行。

许多分析家指出,当时朝美关系改善只是一锅“夹生饭”,金正日还在暗中紧锣密鼓发展核武器和导弹,而克林顿当时已经只剩下几个月任期,为抵消“拉链门”负面影响匆忙推动朝美关系发展,试图为自己赢得外交成果,结果欲速而不达。20011月小布什(George W. Bush)继任美国总统后朝美关系趋于冷淡,2002年朝核危机加剧,2009年克林顿终于实现访问朝鲜,但身份只是前美国总统。

正如NBC所分析的,鉴于赵明录美国之行的前鉴,尽管金永哲访美可能进一步增加朝美首脑峰会如期举行的概率,但历史经验表明即便如此,朝美领导人峰会也有可能在最后一刻崩盘——即便如期举行,也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CIA局长霍夫曼(Daniel Hoffman)在《镜报》上发表文章称,美国对朝鲜方面的情报搜集和谈判准备工作较为草率,且负责团队内部矛盾重重,很显然,对方长期陷入外交孤立,对诸如可能让自己步萨达姆(Saddam Hussein)或卡扎菲(Muammar Gaddafi)后尘的提法必定会十分敏感,然而在第一次“反转”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却大谈特谈朝鲜单方面弃核的“利比亚模式”结果可想而知。他指出,朝鲜“长期掌握美方弱点,曾多次采用先和美国人谈判达成某个协议,利用协议获得美国援助或制裁解除,然后再撕毁协议的办法,并屡试不爽”。他表示,特朗普努力避免重蹈覆辙是值得肯定的,但“必须提醒美国政府,外交谈判将是长期过程,会有很多曲折,且双方都不能立即获得满足,现在急需弄清的,是朝方此次温和的回应是真的向和解迈进一步,还是另一次‘外交佯攻’”。

许多分析家认为,在是否应与朝鲜改善关系、是应该积极争取谈判结果还是“以压促变”上,彭斯、博尔顿一直持强硬立场,并与前期实际主持对朝接触的蓬佩奥意见分歧很大,而特朗普则依违其中,左右逢源。“利比亚模式”很可能并非无心之失,而是激怒朝方、促使特朗普取消“特金会”的策略。朝方虽最初作出了较强硬反应,但在特朗普单方面取消会晤后应对得当,而特朗普又在短短几天内戏剧性180°大转弯,这让彭斯、博尔顿一派的意见暂时被压制下去。

然而在朝鲜问题、尤其朝核问题上,强硬立场和怀疑论在美国有深厚的基础,且特朗普本人也并非真打算作出多大让步、妥协,而更多期望用谈判手段达到其它手段难以达到的目的,在这个问题上他与彭斯、博尔顿,甚至蓬佩奥与他们间并无原则上分歧。同样,朝鲜方面的底线是“自主弃核”与“安全保障”,对他们而言这条底线“性命攸关”,也是断乎不肯后退的。

鉴于此,尽管在金永哲访美成行后,人们可以对612“特金会”的如期举办看高一线,但对这次历史性会晤所能取得的实际性成果,却绝对不容过于乐观。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