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一边一国” 蔡英文能走多远?

2018-05-27 22:12

一个月内,台湾连续失去在拉美和非洲两个重量级的“邦交国”之后,蔡英文在两岸问题上的态度更加决绝与坚定,对国际存在的“疯狂追求”必将两岸的紧张等级进一步推升。

在5月24日晚间发表的谈话中,蔡英文提及中国有12次,提及台湾有11次,没有任何大陆或者“中华民国”这些传统用语。这跟5月初多米尼加“断交”时发表谈话所使用的词语已大不相同,当时还有“北京当局”、“中华民国”的用语,只提到2次中国。

这种表述似乎表明蔡英文不再把“维持现状”作为发展两岸关系的一个基调,而有意将两岸关系定位朝着陈水扁时代“一边一国(中国与台湾)”方向演进。不少“台独”学者对此“国格”论述变化持支持态度。

断交带来新生?

在他们眼中,中国借推行一个中国,否定台湾国际地位,才是造成区域不稳定的乱源。如果台湾接受“九二共识”,那么台湾在国际上的空间也是被纳入中国之下,其实就是被“矮化”,等同于没有外交,要解决这个乱源,台湾需要有成为法理上国家的信心。

台湾多一个少一个这样的“邦交国”对台湾所谓的外交空间影响并不大,这些“邦交国”与台湾的经贸往来少之又少,台湾维护“邦谊”的动力不过是政治需要,体现所谓的国际存在,甚至需要花费天价援助来换取维系“邦交”的那根脆弱的纽带,这样的恶性循环对台湾来说已经成为无法戒掉的毒瘾。

台湾的所谓“邦交国”最大的作用是在特定时段为台湾参与诸如世卫大会(WHA)等所谓二级国际组织活动摇旗呐喊,但这些毫无存在感的国家帮人站台本身就人微言轻、底气不足,除了台媒出口转内销外的报道外,鲜有国际媒体给予更加积极的曝光。“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事并不值得宣扬,但在台湾当局“外交机要费”迅猛增长和“邦交国”日益减少的当下,“大肆买票”的公关能力也就成为了一种值得鼓吹的稀缺资源。

“买票”可以继续,但剩下的那十几个“邦交国”是否会对台湾妩媚一笑后投入北京的怀抱,最终陷入“国将不国,买无可买”的地步呢?吴钊燮可以不对任何假设性问题给予正面回应,但台湾外事当局却还是要对未来可能的严峻事态做出应有的判断和准备。在北京的强大压力下,这些所谓的邦谊将必然陷入全面的风雨飘摇之中。

当然“台独”学者并不这样看。在他们眼中,这些国家与“中华民国”全面断交后,台湾才会建立起一个有别于中国的国家。台湾毫无疑问早已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因为它符合《蒙特维多国家权利义务公约》所定义的国家四大要件(人民、领土、政府、与他国交往的能力)。只不过它处在一个不正常的状态。

国家还是割据政权

“台独”学者当然可以把台湾从法理上描述为所谓的国家,但法理需要经过实践考验。台湾是不是可以作为一个国家对待,除了人口、领土、政府以外,最为根本的一条是台湾是否有与他国交往的能力。而这个能力不是某个或某些学者说有就有的,它需要获得普遍认可。这里的能力并非是台湾民众是否能够获得大量国家的免签,而是台湾官方与其他国家官方(包括主权国家参与的国际组织)进行正常交往的能力。

“中华民国”自1949年失去了中国大部分治权后就成为中国的一个地方割据势力,但在国际关系实践中,它还有数十个邦交国,甚至数量在1949年后还有所增长,到1969年达到顶峰(70个),这表明当时世界上相当多数的国家承认“中华民国”的“合法”属性,特别是“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等重要国际组织中长期占有一席之地,这种“合法”属性就通过国际组织的背书而得到充分确认。

但从1970年代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席位,改善了与西方的关系,特别是1979年中美建交后,“中华民国”的外交资源急剧萎缩,它作为一国家的世界认同和国际组织的背书都不存在了,也就丧失了与世界大部分重要国家进行官方交往的能力,这体现在各级官员的访问交流、官方协议和协定的签署、官方各种形式和层级的沟通等等。有必要指出的是,“中华民国”当前依然在许多西方国家保留了所谓的代表处,而代表处的主要负责人依然由“中华民国外交部”派遣,但代表处及其人员不受《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保护,它的涉外功能与大使馆无法相提并论,限制了其进行官方沟通的正常能力。

走向独立的幻象

台湾既然缺乏作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要素,那么一个国家的割据政权是否能真正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当今世界还是有例可循的,即欧洲的科索沃以及亚洲的阿布哈兹。当台湾能成为他们中的哪一个呢?

就科索沃而言,它自2008年独立后,获得了超过100个国家的承认,这样大规模的承认事实上有两个主要因素。首先,1990年代初开始的科索沃独立运动是南斯拉夫解体的一部分,这个过程中由于产生了大量的难民导致西方介入,爆发了科索沃战争,南联盟也失去了对科索沃的控制,最终为科索沃独立创造了条件。其次,科索沃战争对南联盟造成了巨大的破坏,经济发展困难,内部民族矛盾重重,黑山在此期间也寻求独立,俄罗斯对其的外部支持也非常有限,南联盟(塞尔维亚)也没有能力影响科索沃最终的地位。

而阿布哈兹则是相反的案例。这个所谓的“共和国”是由格鲁吉亚内部的亲俄组织把持并实现自治。自1993年将格鲁吉亚军队被驱逐后,阿布哈兹一直处于游离于第比利斯中央政府的管理之外。2008年,由于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交恶,俄罗斯率先承认了阿布哈兹独立,并建立外交关系,此后又有数个国家承认了阿布哈兹,但阿布哈兹并没有获得国际的普遍承认。其中的缘由在于,西方认为格鲁吉亚是抵抗俄罗斯势力扩张的前沿阵地,需要给予其坚定支持,因而阿布哈兹的邦交国从没有超过6个。

从上述两个案例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割据政权是否能真正成为一个独立主权国家在于其母国是否拥有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与能力并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南联盟(塞尔维亚)有决心没能力也没获得国际支持,而格鲁吉亚同样有决心没能力却获得了西方的支持。

当年,外蒙古脱离中华民国独立,国民政府既无决心,也无能力,又无国际支持来维护领土完整。而当前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北京中央政府既有决心,也有能力,也有强大的外交动员力量,而这些能力还在日益增长。因此,对台湾来说,探讨台湾在法理上成为完整国家以及台湾所谓“国格”的问题都毫无意义。

已被否定的国格争议

台湾民主转型以后,抛弃了“汉贼不两立”的中国代表权立场,从“宪法”修订到民众的普遍认同,“中华民国”台湾化已经成为一个事实,从对内到对外,台湾主体性渐进性的确立。比如,民进党调整台独党纲,强调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不必再宣布独立,只是名字叫做“中华民国”。这一点所谓的“邦交国”也非常清楚,它们是与台湾发展关系,而不是一个是似而非的“中华民国”。2017年10月30日多米尼加国防部关于“中华民国”时任“防长”冯世宽到访的新闻稿中,更是直接感谢“台湾共和国”(la República de Taiwán)致赠其悍马、直升机与机具。

台湾无论背着“中华民国”(两个中国)的包袱还是启用“台湾”(一中一台)这个更为普遍的称呼都无法在外交实践上获得突破。诸如探讨双重承认,承认两岸是属于两个不同政权,推动“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继而推动伙伴关系的建立云云,仍然面临着绕不开一个中国的窘境。一个中国原则的含义早已否定了“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一国两府”这样的理念。台湾是否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不是“台独”学者宣称的转型正义、台湾人民主体性的价值体现、对台湾的普遍认同,而是前述所说是否获得国际普遍承认,获得主权国家参与的国际组织的背书。而上述探讨都是属于推动“台独”的实际行动,不能被北京所容忍,更无法实现。

当然,美国也不可能让台湾出头成为东亚地区的巨大麻烦制造者。美国国会有大量台湾的同情者,他们是出于中美竞争而去打台湾牌,而非真正会为台湾独立而摇旗呐喊。特朗普政府秉持美国利益高于一切,台湾问题虽然重要,但远没有上升到要和中国摊牌的阶段。因此,美国军舰可以巡航南海,但不敢靠停台湾。美国仍然希望台湾维持现状,它尚未准备好台湾改变现状后所带来的各方面的冲击。

习近平在今年4月博鳌论坛期间接见萧万长时讲了这么一句话,“两岸的前景一定是很光明的,虽然它会历经一些风雨坎坷,这个都不足为惧,我们就是要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这样两岸的路会越走越宽,前景会非常的光明。”而这句话在当晚新闻联播中并没有用口播而用同期声的方式加以展现。这传递的意味,蔡英文还看不出来吗?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