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的对伊朗“B计划”毫无新意

2018-05-26 21:39

美国东部时间521日上午9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发表了其上任以来首次涉及重大外交政策的公开演讲,在美国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政策小组发表了所谓针对伊朗“B计划”的细节。

 

所谓“B计划”,即美国策划组建一个全球联盟,迫使伊朗就一份较伊朗核协定(JCPOA,官方正式名称为“联合综合行动计划”)更苛刻的“新安全架构”进行新的谈判。

在演讲中蓬佩奥照例对伊朗进行了猛烈抨击,称美国“不会允许伊朗发展核武器,现在不行,永远不行”。他表示,“如果伊朗作出重大改变”,美国将会承诺一些“潜在的、令人瞩目的重大让步”,并以美国“不排除与朝鲜这样曾经重大对手直接对话”为例,称“只要这些重大改变出现,美国甚至会支持伊朗经济现代化,并帮助其重新融入全球金融体系”。但倘若伊朗政府不肯就范,美国将对伊朗实施更严厉制裁,“现在只是个开始,制裁的刺激将是痛苦的,这将是历史上最强大的制裁”。

B计划”的要求总计12项之多,包括伊朗必须停止一切铀浓缩,不得预处理钚,允许“无条件进入全国任何地点进行核检查”,“释放所有在押美国公民”,停止支持也门胡塞尔派武装,从叙利亚撤出所有武装人员,“停止威胁以色列”,等等等等。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所谓“B计划”可谓了无新意——这并非仅指蓬佩奥在发表演讲前就特意“广而告之”,将演讲时间、地点、内容甚至“B计划”这个名词都迫不及待大事渲染,而是指在“特朗普二年”,人们早就对这位“推特总统”、“商人总统”的习性了然于胸,知道他之所以执意在58日让美国单方面退出JCPOA,其真实目的一是“逢奥巴马(Balack Obama)必反”,一心颠覆前任外交领域最大、最无争议成果,二是试图通过撕毁现有的多边协定向对手和国际社会施压,力图获得原协定所没有的、在他看来能捞到更多便宜的新协定,一如他在让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逼迫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重启北美自贸协定谈判,和“狮子大开口”以贸易战力图胁迫中国签署“城下之盟”一般。

蓬佩奥果然一点也没让预言家们失望。

在演讲中他夹枪带棒地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对伊朗政策,称“我们和前届政府不同,我们追求有益于伊朗人民的结果,而不仅仅是有益于伊朗政府”。至于“B计划”十二条要求,堪称一个五味杂陈的大拼盘,其中糅合了不少仅有的两个支持美国单边退出JCPOA国家——以色列和沙特的“小算盘”,还有一些明显不符合国际惯例的东西,如“停止一切铀浓缩,不得在境内拥有重水堆”,意味着伊朗连核电也不能发展,这和国际原子能机构“每个国家都有和平发展核能权利”的基本原则背道而驰,而美国和伊朗都是这个机构的成员。

正因为了无新意,“B计划”尚未出台,许多专家就纷纷作出解读和评论,并普遍给出了“不以为然”的评价。

尽管对于“B计划”,蓬佩奥的得力助手、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总监胡克(Brian Hook)竭力加以维护,他引用伊朗核协定的达成证明“经济制裁和压力可以达到目的”,并称“需要一个新的框架以解决伊朗所有的威胁”,包括围绕核计划的一切,如导弹、导弹扩散、导弹技术,对“恐怖分子”的支持,在叙利亚和伊朗“激化内战”的“激进与暴力活动”等等。但对此许多专家,如前美国国务院官员、核不扩散专家,现任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艾因霍恩(Robert Einhorn,)等表示不现实,艾因霍恩指出,最好的协议目标并非真正的“更大、更好”,而是更现实,这样才能对伊朗构成真正有效的制约和压力,“一个最大最好的协议只能是梦想”。

如前所述,“B计划”中被塞入了不少以色列、沙特这两个伊朗地缘政治死敌的“私活”,这些“私货”中有的未必符合事实,有的不符合本地区普遍利益,有的甚至未必有利于美国的战略利益(如一味削弱伊朗和令沙特势力坐大,很可能重蹈冷战期间支持“基地”导致战后原教旨极端恐怖势力肆虐,和干预并弱化伊拉克导致中东实力平衡被打破并陷入长期战乱的覆辙),这样的一个计划是粗略的、任性的,甚至即便以“削弱伊朗”为标准来衡量也有许多硬伤(如在描述“伊朗的地区扩张”时居然忽略了伊朗近10多年来“地区扩展”最稳固、最丰硕的成就——让原本什叶派人口就占多数、却长期被逊尼派压制的伊拉克,政权中枢历史性地转到什叶派手中),一旦实施,可能会出现许多预想不到的意外。

一些分析家指出,在特朗普的外交团队中,蓬佩奥并非对伊朗发声的唯一传声筒,和他几乎同时进入这个团队的、素以顽固和冒失著称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同样令人瞩目,而这两个传声筒的声音并不协调:蓬佩奥或许认为现阶段把目标定为推翻伊朗现政权为时过早,希望借向伊朗施压迫使其从叙利亚、也门和其它地区后撤,专注于其国内稳定,而博尔顿(John Bolton)则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伊朗政权越早垮台越好”,在特朗普有意无意纵容“两个传声筒并存”的情况下,伊朗方面很难不认为“消灭我们”正是美国政府的真实想法,而“B计划”或其它什么计划不过是为实现这一想法的掩饰和过程而已。正如布鲁金斯情报项目主任里德尔(Bruce Riedel)和伊朗-美国国家关系委员会(National Iranian American Council)主席巴尔西(Trita Parsi)等所指出的,美国政府很显然毫无谈判和达成真正协议的诚意,“尤其考虑到博尔德去年还曾公开对伊朗异议团体发表主张颠覆伊朗政府的讲话”,特朗普的所作所为只能将美伊关系推向更危险对抗的边缘。

B计划”的基础,是所谓“全球联盟”,然而许多分析家指出,鉴于俄罗斯、中国并不打算为美国促使与伊朗重启核协定谈判提供方便,而欧洲许多国家也对美国放弃原先的伊朗核协定表示不满,所谓“全球联盟”只能是镜花水月。事实上,在特朗普威胁可能于61推出对欧洲主要产业征收惩罚性关税的背景下,指望欧洲积极配合“B计划”很不现实。欧盟2017年向伊朗出口了价值108亿欧元的产品,其中一半为机械和交通运输设备,2015年核协定达成前止呕65亿欧元。鉴于特朗普政府威胁对欧洲违反制裁企业实施“二次制裁”,欧盟已酝酿效仿当年(1996年)针对美国对古巴禁运的变通措施,设置一个“阻断法规”blocking statue以保护和伊朗做生意的欧盟企业。法国贸易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等人建议,欧盟向欧洲国家提供金融援助,以帮助欧洲国家在继续和伊朗做生意时缓解美国制裁的打击,而欧盟委员会甚至在518日提出,欧盟成员国在购买伊朗石油时直接向伊朗央行付款,以规避美国即将恢复的制裁。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所谓“国际联盟”恐怕仍只有美-以色列-沙特“铁三角”可以靠得住。

正如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计划副主任马罗尼(Suzanne Maloney)等所指出的,是美国而非伊朗违反了早先的承诺和约定,单方面退出了JCPOA,而这个协定不仅得到美国政府自己,也得到“5+1中其它国家、欧盟和联合国的一致支持,“再怎样形容欧洲人对美国单边退出JCPOA的愤怒都不过分”,在美国动辄退出已达成的国际协议前提下,为何还能一厢情愿地认为,伊朗、欧洲和朝鲜等还会继续信任美国,愿意与美国坐下来谈判一份新的、更苛刻的国际协议?伊朗政府为何要不惜付出一个主权国家难以忍受的屈辱和代价,千方百计和一个刚刚撕毁一项多边协定的对手达成另一项保不齐何时何日何理由又会被撕毁的多边协定?

简单说,如果“A计划”(JCPOA)可以依靠,那么根本无需什么“B计划”,反之,倘“A计划”被证明是随时可能变卦的“纸婚”协议书,“B计划”又有何保障可言?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