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联合声明背后的“暗战”

2018-05-22 03:10

北京时间5月20日凌晨1:35,中美两国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这则360多字的声明,中美两国谈判团队为此却花了整整两天,这还不包括中方前期工作组在美所做大量基础性工作的时间,也没有包括前次美国代表团在中国谈判的不欢而散。

中国舆论基调普遍乐观,认为中美签署的协议遵循了两国“双赢”的原则。然而,这样的说法在没有更多细节印证下更多地体现了当下舆论所需的“氛围”,这个联合声明在多大程度上,多少时间段内起到应有的作用则是下一阶段中美需要讨论的重要问题。

当然,美方多位参与谈判的高级官员在第二天释放更多的信息,则更令人感到中国舆论的乐观很可能暂时还停留在空中楼阁。姆努钦在福克斯电视台的专访时表示,“we are putting the trade war on hold”,显然贸易战的问题只是被暂时搁置,美方并非完全放弃了这一手段。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一份声明中说,中国需要“真正的结构性改革”,否则华盛顿可能仍然会诉诸关税及其他工具,包括投资限制与出口监管。有媒体认为美国方面释放了相互矛盾的信息,甚至认为白宫谈判团队起了内讧,不过如果前者说了前半句,后者说了后半句也是一种颇为合理的解释。而白宫首席贸易顾问库德洛则很明确的表示,双方没有达成协议,也从未预想能达成协议,两国发了一个公告,仅此而已。

三处值得推敲的细节

如果从联合声明中英文本来分析,恐怕更不能让人有乐观的冲动,光是中文文本中一句“就贸易问题进行了建设性磋商”,表明中美双方的分歧仍然非常显著,是迫于两国最高领导人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结果”的压力而诞生的所谓“共识”,因为联合声明的第一句话就指明了“在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的指示”这样一个巨大政治任务。

这短短360多字的声明,中英文版本至少包括了三处明显的语义差异,这显然不是翻译错误,而是中美双方对两国间重大经贸问题有着明显不同的理解。

第一处:

中文: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

英文:There was a consensus on taking effective measures to substantially reduce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deficit in goods with China. 

Substantially 可以被理解为实质性地(to a great or significant extent),但如果结合此前美方的表态,即要求中方减少2,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既然2,000亿美元并未写进联合声明,那么该词的意义恐怕应该与2,000亿美元有着大体相当的含义,即包含显著的、大幅度(for the most part; essentially)的意义。在此处,中方却将此词翻译为实质性的,这个翻译从语义上说并没有问题,但它释放的中文含义却与美方有所差异。比较实质性与显著或大幅度的语义,前者的主观性更为强烈一些,而后者更为客观和并可量化。从此处判断,中美双方对贸易逆差减少的分歧仍然较大,中方把美方的一些可以量化参考的措辞模糊化并以己方更有利翻译呈现。

第二处:

中文:双方同意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美方将派团赴华讨论具体事项。

英文:Both sides agreed on meaningful increases in United States agriculture and energy exports.

Meaningful有三个意思,having meaning(有意义的);having a serious, important, or useful quality or purpose(有重要目的性的,实质性的);communicating something that is not directly expressed(意味深长的)。如果结合中美贸易谈判中美方所提出的需求,meaningful如果作为有意义来理解就失去了该词在这句话中作用。就汉语而言,用有意义来搭配增加出口,这样的搭配本身并不十分符合汉语的习惯用法,一般人也很难准确掌握“有意义”背后的具体含义,因此这样的译法在翻译时被赋予特殊的考虑。如果Meaningful作为“实质性的”来解释,这句话不仅更为通顺,也能被一般读者所理解,更符合美方的一直以来的观点和主张。而中方的译法则更符合自身的立场,同时把美方的观点模糊化。

第三处:

中文:双方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同意加强合作。

英文:Both sides attach paramount importance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s, and agreed to strengthen cooperation.

Paramount带有至高无上的意思,在文中结合importance可译作“极端重视或给予最高程度的重视”,但此处中文并没有译出,可以看出中美双方对于知识产权态度的差异,即美国对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要高过中国。重视知识产权并没有错,但把重视提到极端的程度,本身就显示出一种不正常,甚至是病态。从法律角度来说,保护知识产权有利于创新和创业,激发国家的科技文化等创造的原动力,然而将保护知识产权置于极端程度以后,对于发达国家来说,不过是维持贸易和技术霸权的重要手段,这也成为长期困扰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化时代中进步的壁垒,事实上构成其难以真正发展的重要因素。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中国属于后来者,一直处于相当被动的位置。

从以上三处翻译语义的差别可以看出,中美双方在经贸问题上仍存在着严重的分歧,这些分歧难以在短时间化解,但中美双方仍然达成了“共识”,应该怎样看呢?

联合声明的中美博弈

联合声明的三处翻译语义差别,上述分析都是从英文原意的角度来理解而非以中文版本为母本进行阐述。如果通篇读完联合声明的朋友可能不难看出,几乎所有涉及中美经贸的议题都是美方的诉求,而中方只有半项即“双向投资”,而且还没有实质性的解决方案(只是笼统说将努力创造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那么既然是美方诉求,就要按照美方的原意来理解,而中方在谈判中应该努力降低美方的要价,而翻译即是中方对此的理解,这也显示出四月、五月中美两轮谈判中美方相当强势的谈判作风。

无论在处于大量逆差的货物贸易上和处于大量顺差的服务贸易上,美方对华都处于攻势,并得到了中方比较积极的回复,即愿意处理这些问题,但中方拒绝给予具体数量的回应,因此美国财长姆努钦在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专访时表示,商务部长罗斯将再次前往中国来探讨这些问题。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个联合声明,即在暂时搁置贸易战这个大的前提下,美国的诉求件件有回应,但在关键的具体措施上中方没有松口,可视为无根本性进展;中国的诉求(放宽美国高科技出口等)基本没有得到美国正面回应,中美相互投资在数量、质量以及范围都有着巨大的落差,“双向投资”的提法也更有利于美方,中方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斩获。这样的结果不出意外,也符合当下中美实力对比的基本判断。

这并不是说中方在此次谈判中没有任何收获,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暂时避免了贸易战,把美国特别是主要谈判人财长姆努钦引回中国解决对美贸易问题熟悉的老路上来了。虽然莱特希泽对此心知肚明,但现实情况也暂时令他无可奈何。不少美国媒体也引述贸易专家的话,对姆努钦的谈判方式感到担忧,停止征收关税可能会削弱特朗普的影响力,并导致美国重新回到漫长——并且最终根本没有成效——的对华谈判。前几届政府都陷入了这种谈判中。

每当美国提出中美贸易逆差问题时,中国政府的办法就是派出庞大的代表团赴美进行政府性采购,而且屡试不爽。通过大量地采购美国商品,包括飞机、汽车、农产品等等,这能在一定时期内有效地减少中美贸易逆差。在小布什政府时期,中国就多次通过这种方法稳定了中美贸易。2017年,特朗普政府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中方依然采取了这个办法,并推动“百日计划”的实施。虽然中方尽了最大努力,购买了大量的美国大豆、牛肉以及猪肉,但美方声称中国部分行业准入改善缓慢,外企能否开展实质业务仍不清楚,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不满持续上升,直到今年祭出301条款这个大招。

然而中美贸易逆差主要根源在于中美两国产业结构的差异,同时也包括美国限制高科技对华出口。这个问题没法通过简单的政府性采购来解决,但最终美国还是不得不同意中国实施扩大进口来解决。

均衡将被破坏?

在中美两国的货物贸易中,美国出口只有1,500亿美元,中国出口近4,300亿美元,如果按照正常市场经济的规则,美国的贸易逆差一定会进一步扩大。美国想要削减2,000亿美元逆差,假定中国对美出口维持2017年水平不变,那么美国对华出口需要增至3,500亿美元。如果是一年实现,则当年出口幅度要翻一倍不止;如果是四年实现,则每年出口增幅为52%,远远超过了2017年中国进口18.7%的增速,相较于2017年全球商品进出口4.5%的增幅(这还是2011年以来的最高增速),更是如同天方夜谭,无法实现。

即使美国不向中国提出贸易逆差的问题,中国也会考虑降低贸易壁垒和关税增加对美进口,因为无论是美国农产品还是石油天然气的生产成本都要低于中国,从农产品和能源进口多样化的角度来说,也不是一个坏的选择。关键问题是美方提出的2,000亿美元的要求,连美方自己也承认很难达到。《纽约时报》5月18日刊文引述专注于国际经济研究的高级研究员Setser的话说,通过考察中美贸易的各个类别,两三年内消减1,000亿美元都是件困难的事,更不用提2,000亿美元了。

不过在5月20日,路透引述姆努钦的话说,他期待中国当年进口美国农产品将有35%-40%的增长,未来3-5年中国对美国石油的需求将倍增。他还表示在贸易的各个类别上都有具体目标。那么这些目标是否能够实现,那就要看老谋深算的商务部长罗斯在北京的努力了。

由于《中国制造2025》规划将对自身产业进行升级,未来中国的产业结构将更不利于美国从中国减少贸易逆差。一方面,中国将对核心技术、关键技术进行布局,还将加大弱势产业的投入,并逐步扩大开放,提高农业、金融业等行业的竞争力;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的制造业优势没有可以确定的地区可以取代,而且这个优势中国将有能力持续保持。美国寄希望于中国完成调整,形成对美国出口有利的经济结构并不现实,即使用打贸易战的方式恐怕也无法实现。那么,政府采购是唯一可行的减少中美贸易逆差的方式。然而,这种方式无法解决中美贸易的本质问题。

在一个全球均衡的市场中,在部分领域存在失衡的状态是正常的,由于每个国家经济结构不尽相同,不可能所有国家都保持贸易均衡。比如,在中美关系中,美国在货物贸易上有大量逆差,但在服务贸易上有大量顺差。另外在全球资金流动中,美国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如果美元走强利率提升,新兴市场资产泡沫破裂,资本就有逃回美国的趋势。然而美国在后两者获得了巨大收益,却仍然试图消除货物贸易赤字,期望在各个领域取得优势,这种极端功利主义势必会破坏全球均衡。

中美相关解决贸易失衡的手段不可避免地在某种程度上打破全球贸易均衡。贸易是做增量的,刘鹤在美国表示,“中国经济正在转向高质量的发展。在这个背景下,我们需要扩大国内市场,积极地扩大进口,从而满足国内人民的需要、经济的需要、整个国家发展的需要”。但目前中国的贸易增量在多大程度上能缓解所谓的存量逆差问题是有疑问的。

如果增量无法解决,那么中美经贸问题的存量逆差就会转嫁给他国,破坏了世界贸易的规则和秩序,反而成为世界性的经贸问题。如果中国当期大幅增加对美进口,那么对自有产品的需求就会缩减,世界其他地区的进口恐怕也要原地踏步甚至缩减,这会引发更大的震荡,刺激以邻为壑的双边解决机制盛行,而多边主义原则会就此渐渐蚕食。这一点欧洲方面已经注意到了。法国财长勒梅尔表示,美国想让欧洲国家为“中国的不良行径”付出代价,这让盟友感到荒谬与不解。如果欧洲无法展现强硬立场,恐将沦为中美达成协议的牺牲品。

不管怎么说,中国暂时在经贸问题上赢得了时间。时间对于中国十分重要,避免一场史诗级对中国伤筋动骨的贸易战是一个最优选择,在这个最高原则下的让步都是可以忍受的,是新时代版本的“韬光养晦”。所谓大打、狠打贸易战并不符合中国当前的战略选择,这既不能将美国拖垮,自身设定的现代化目标也将付之东流。刘鹤在声明后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停止贸易战是中美双方最强烈的要求。对特朗普来说,他竞选承诺之一便是削减贸易赤字,中方尽管拒绝承诺具体数额,但会朝这个方向努力。另外声明中增加农产品及能源出口也迎合了票仓选民期待。不过,在接下来框架后的细节谈判无论对美方还是中方都将更加痛苦。

最后还有必要提一下关于中兴的事。美国媒体的报道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要求,一周前“指示”罗斯进行干预以拯救该公司,并防止那些中国人失业。尽管如此,白宫首席贸易顾问库德洛在星期天表示,不要指望中兴通讯能够避免惩罚。那不会发生。同一天,财长姆努钦在接受访问时表示说:“总统要我们对中兴强硬。他所说的不过就是让商务部长研究一下中兴遭制裁的问题。”

其实,美国众议院在5月17日通过一项对包括商务部在内各部门的拨款法案时,加入了商务部必须维持对中兴制裁的条款。那么中兴的命运又将如何呢?似乎有更多积极的信息正在传来。不过,在这场史诗级的贸易大战被暂时搁置之后的一整天里,中国媒体相对乐观的文字却对这个命运多舛的国有企业的前途只字不提。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