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逆全球化时代谈“天下”对世界秩序的想象

2018-05-17 05:30

随着全球利益分配不均,当今世界掀起了一股逆全球化浪潮,但任何单纯的“反”和退守可能并非有效解决全球化弊端之道,如何推进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全球化进程,既能纠正以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带来的弊端,又能分享全球化的利好,可能是当前世界更为需要的方案。在这里,不妨从中国传统的“天下”观念中寻求一些有益的滋养。

古人眼里的天下即在天之下,故称超越视线之界的大地为天下。由于受到当时科技水平的限制,古人虽然在视野上看不到地理意义上的天下,但不妨碍他们从政治意义上做出关乎全人类的天下构想。《周易》中的“日月得天而能久照”明显地具有“在天之下”的意味,此天下非实指某一地理区域。

古籍中天下的构成要素是国(区别于现在的民族-国家),而家又是构成国的基本构成要素,而所谓“得天下”“失天下”实指天下之下的各个“国”的统一和分裂。天下具有统一、和谐的理念,含有“世界”的意思。“天下”还可表述为四海、八荒、六合、洪荒、乾坤、宇宙、九州、寰宇、宇内。

“天下”除了空间意义上的内涵,“天下”概念一直承载着中华文化中具有差异性的彼此之间和谐共生的理念,例如“四海之内皆兄弟”、“计利当计天下利”、“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天下为公”的价值判断……个体要素在所在系统中与自身以外其他要素和谐共处,可以说是中华文化的重要基因。

而该理念的实现有赖于兼顾社会中的各方利益,若追溯到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墨家学说倡导的“兼相爱,交相利”则映证了这一点。墨家是中国战国时期的哲学学派之一,其创始人墨子所处的时代里国与国之间战乱不断、人与人之间互相争夺,正是“天下为公”和谐理念的对立面,而造成此社会乱象的根源在于人与人之间在主观上“不相爱”,在客观实践交往活动中“不相利”,墨家针对这一现实提出“兼相爱”“交相利”的解决之道。

墨家以“兼爱”和“交利”为标准衡量各国的法律制度,是墨家法律观的核心,“兼相爱”指不分亲疏、贵贱、贫富,一视同仁地爱所有的人,“交相利”反对人与人之间互相争夺,而主张人们为彼此谋利。“爱”相当于中国哲学中“义”的哲学范畴,与儒家“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主张“义”重于“利”的理念不同,墨家认为“义”“利”之间是相辅相成、互为依存、互为条件的辩证关系,“兼相爱”是理念,而“交相利”是实现这个理念的现实手段。

“交相利”体现“共赢”理念,其基本内容是“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必须做到人己两利,才可以避免天下的祸篡怨恨,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而将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揉合在一起的关键在于找到利益共同点,推而广之,若要兼顾全人类的利益的前提是找到全人类的利益共同点,方能建造“人类命运共同体”。

在全球化的背景之下,中国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理念,其实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天下”观念一脉相承,是一种人类秩序的美好憧憬,与“零和博弈”的理念不同,它致力于超越不同的种族、地域、文化、意识形态,兼顾所有国度的利益,创造一个共赢的共存空间。但这一理念固然美好,如何在现实的世界秩序中实现出来,尚有待探索。

思想

带您盱瞩世间万象,纵览世界风云,汇集各方思想观点及评论,独家呈现百家争鸣,针锋相对的思想碰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