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弈加速台湾边缘化

2018-05-14 05:47

世界给台湾的2018劳动节礼物是多米尼加的断交。这对台湾民进党当局而言不是好兆头。用“内忧外患”来形容当下的台湾政局,并不为过。就在几天前,岛内年金制度改革引发退伍军人“占领立法院”行动,让人感慨2014年之“太阳花学运”再临,而台湾地区教育部否决台大校长候选人管中闵之任命,也引发了一场所谓的“新五四运动”。当以自由民主抗争上台的民进党在内外压力下以制度性暴力反噬自由民主之基本价值与底线时,台湾民主已陷入一种逻辑背反的精神病理之中。尽管2018年美国的《台湾旅行法》仍然高捧台湾为亚洲“民主灯塔”,但台湾自身的民主之光已渐形黯淡,且很难走出内政外交的结构性困境。这一困境来自于中美博弈的大格局,也来自于自身民主民粹化的台独迷思,但国际秩序变动是最主要因素。

中美关系历来是严肃讨论台湾问题的必要背景和框架。就美方立场而言,存在颇具张力和矛盾性的两种对华政策路线:其一是尼克松时代奠基的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基础上的“一中政策”,美国基于此“联中抗苏”取得冷战的决定性胜利,并成功地打开了中国大陆的贸易市场;其二是以1979年《台湾关系法》为基础的“美台特殊关系”,美国基于此对中国大陆形成政治制衡与地缘性的遏制。在美国朝野格局中,支持“一中政策”的被称为“接触派”,支持对台特殊关系的被称为“遏制派”。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一周期里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调是接触主义,奉行较为克制的“一中政策”。美国的接触派用以说服朝野的基本逻辑是: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对华接触及坚持一中原则,有助于中国逐步融入西方民主体系并向美国开放利润巨大的市场。但十八大以来的中国发展路径显然超出了接触派的乐观预期,朝着国内政治的威权化及“一带一路”自主市场体系方向快速调整,十九大报告及2018修宪更是将这一新取向予以法制固化,构成了以习近平思想为核心的“新时代”。新时代的主题只有两个:其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中统一台湾是必然要求;其二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这是在全球治理的理想秩序层面对美国的竞争与超越。中国没有按照美国的预期完成“民主规训”,而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其中“党的领导”是最核心的特征。这不仅引发了美国普遍性的“修昔底德陷阱”式焦虑,更导致了对华接触派的失语和失势。2017年底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确将中国列为“主要对手”及“修正主义国家”,2018年国会全票通过《台湾旅行法》,特朗普最终决定发动对华贸易战。

中国应对全面升级之美国遏制战略的基本立场是:刚柔并济,对等升级。在中美你来我往的“史诗级”贸易战与国际秩序对抗中,台湾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一时“虚高”,具体表现为:第一,美国对华政策的“麦卡锡主义化”必然凸显台湾海峡的“新冷战”前沿定位及美台关系的升级预期,这与台湾遭受大陆结构性压力下的求援与游说需求正好契合;第二,台湾2016年完成政党轮替,民进党完全执政,开始寻求“全方位台独”,摒弃作为两岸和平基石的“九二共识”,开展“离岸主义”替代;第三,《台湾旅行法》在《台湾关系法》立场上继续后退,实质消解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共识基础与一中本质,但其具体执行很可能只是美国与中国在更高层面利益交换的新筹码,而不是对台湾的“战略保证”;第四,美国在中东以叙利亚为支点对抗俄罗斯,在东亚以朝鲜和台湾为支点对抗中国,随着半岛和解,台湾的“孤立支点”价值更加突出;第五,台湾问题根源于中国内战,耽搁于朝鲜战争及二战后冷战均势,是中国现代国家建构的“剩余问题”,是中国无法放弃的“最核心利益之一”。这些内外因素决定了两岸自主性政治和解与统一将日益困难,而台独取向的民进党政治冒险主义只能增加“武统”可能性。在安全秩序无法保障的条件下,不可能有外来资本进入台湾,而台资流失自保必然是一种理性选择和趋势。

民进党至今无法理解,“九二共识”本身既是中美台湾议题上的传统政治共识,也是台湾经济持续发展的秩序前提。有了“九二共识”,美国就可以“民主”理由阻止大陆单方面解决台湾问题,也可以“一中”理由阻止激进台独,从而同时凌驾两岸而收取双份的“保护费”或“政治仲裁费”。美国今日的鹰派指责既往对华政策失败,是意识形态先行,不懂其中的政策来龙去脉及美国利益最大化的复合逻辑。现实是,民进党放弃“九二共识”而全面准备台独,美国实质放弃“一中”承诺而以《台湾旅行法》给出台湾无限的政治想象空间及非分期待。这就造成了一种非常微妙而尴尬的局面:美国和台湾联手破坏了奉行数十年的中美台湾问题之共识与现状,导致所谓的“维持现状”成为一种纯粹的修辞或烟幕。美台的单方面背约行为刺激大陆严肃考虑《反分裂国家法》之“非和平方式”启动问题,“武统”因而成为被迫进行的主权自卫行为。

民进党在全面“离岸”的同时,奉行“全面亲美”立场,时时处处“唯美是从”,甚至在中美贸易战中上了美国战车,对大陆封锁芯片技术与材料,可谓“亲者痛,仇者快”。由于民进党不可能具有中华民族认同及国家利益自觉,而只是本土主义的割据政权,其内部统治秩序又出现了民粹化与制度化暴政,终于站立在两岸人民的共同对立面,而其自身的民主光环、经济优势、地缘文化影响力及国际地位必然日益边缘化。

(本文英文版刊发于《南华早报》201859日,有删节,中文版全稿首发于作者多维客专栏,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统一战线高端智库驻站研究员)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