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为吝啬鬼严监生翻案

2018-05-13 00:57

子不语怪力乱神,从第一位私人教育家孔夫子开始,夫子们都会有选择性地跳过一些内容,大抵还是有些像我一样不怎么安分的人,总是心痒痒地想要探究一二,此文正为此而作。


临死之际,还因为油灯里燃着两根灯芯而不肯咽气的严监生,有幸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课本,而成为我们最耳熟能详的“东方葛朗台”,几十年来的教育里,严监生都是不折不扣的守财奴,吝啬鬼典范。


然而,但我第一次通读《儒林外史》时,却惊愕地发现,严监生这个骂名背的实在是有点冤枉。


严监生有个大哥,严贡生,可以说是古往今来土豪劣绅的典范了。黄老丈找他借二十两银子,写了借条却没拿到一分钱,老丈找别人借钱应了急,回过头来找他要回借条,他却要老丈付利息,理由是老丈找他借钱,虽然没拿到钱,却耽误了他拿这二十两钱去放贷,不客气的说一句,九出十三归都没这么过分。


严贡生家里养了只小猪,走丢到隔壁老王家,人家把猪送回来,他说走丢的猪不吉利,就八钱银子卖给了王家。王家辛辛苦苦把猪养大了,一不留神,猪跑到了严贡生家里,上门讨要,严贡生却说这猪原先就是他们家的,想要就得拿几两银子来买。隔壁老王气不过,跟他争吵了几句,就被打断了腿。


所以普一登场,严贡生就因为这两件坑蒙拐骗之事被人告上县衙,急匆匆逃亡省城避祸。


这时,严监生是怎么做的呢?按说以他守财奴的身份,完全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最后正是他出面花钱抚平了这件事。


而后,严监生的结发妻子王氏卧病在床,严监生又是怎么做的的呢?“每日四五个医生用药,都是人参、附子,并不见效。”王氏最终病逝,而她留下的几百两遗产、体己钱,严监生也转赠两位大舅子作参加乡试的盘缠。


这么一看,就算是在今天看来,严监生待人处事也远谈不上是吝啬,甚至于是有点慷慨了。


那么,小学课本里的那一幕总不至于是假的吧。当然不是,但是,如果严监生看不得两根灯芯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们一直以来被教授的怕浪费灯油呢?


严监生因发妻去世,悲伤过度,病入膏肓之际,曾向两位大舅子委托后事,“我死之后,二位老舅照顾你外甥长大,叫他读读书,挣着进个学,免得像我一生,终日受大房的气。”


或许是这一生都吃尽了“老二”的苦头,临死之际,严监生越发见不得油灯里燃着两根灯芯。而续弦的妾室赵氏与他心意相通,明白了这一点,但严监生临死之际,还有五个侄儿在床前侍候,这种事情总是不好宣之于众,只能假托恐费了灯油。


书中二侄子询问他伸着两个指头,是否是因为还有两笔银子没有交代清楚时,严监生的反应是“把两眼睁的溜圆,把头又狠狠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而奶妈抱着严监生的小儿子询问是不是因为没见到两个舅爷时,他的反应是“把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其实严监生的反应多少有些微妙。


可惜,为善的不见得福寿安康,为恶的也没有必遭天谴,严监生死后,唯一的儿子也因天花不幸夭折,续弦的赵氏原本想要过继长房的侄子,却反被长房的严贡生仗着长房长子的身份夺去了家产,严监生一辈子受制于长房,即便是临死之际挑取了一根灯芯,也没能让自家的孤儿寡母摆脱这一命运。


吴敬梓先生让严监生在临死之际挑去那一根灯芯,所描绘的或许并不是一个吝啬至死的守财奴,而是一个被宗族礼法压制了一生的可怜人最后的反击。可惜,一切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场。当然,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看法,只是一些推测,严监生或多或少是蒙受了些不白之冤,但我也无意指责什么人断章取义之举,说句不好听的,这个时代,活生生,长着嘴的人被冤枉被断章取义的都不是什么新闻了,遑论一个不能说话,不能呐喊的小说人物呢。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 滑稽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