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府法场劫囚案」,从水浒传的“淫妇”说起

2018-05-11 01:48

公元1117年,翠屏山血案前,宋江带着二十七名兄弟风尘仆仆地上了梁山,惊醒了晁盖“小反即安”的梦。从此,中国就有了两个人的王朝:一个在东京,叫赵宋;一个在梁山,叫晁宋。梁山人数开始剧烈膨胀,传统的打家劫舍无法供应头领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银的奢靡生活,唯一途径就是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

 

而这场战争导火索之一“拼命三郎”石秀,他已经沦落到举目无亲身无分文的地步,在这兵荒马乱盗贼四起的背景中,他一个人挑着一担柴,正缓缓地走过蓟州长街。

 

潘金莲和潘巧云的命运殊途同归,最终都在道德的刑场上被开膛破肚,为什么《水浒传》里的这两大“淫妇”都是姓潘呢?

 

我读过的比较靠谱的说法有4种:

“潘”和“攀”同音,攀富贵,攀大款……潘金莲有一双傲人的小脚,那时以女人的尖尖小脚“三寸金莲”为美,如同当代的“丰胸”,波涛汹涌=性感;在中国,莲花占有相当纯洁高尚的地位,在佛教艺术中,莲花与菩萨多有联系,那就是出尘脱俗的,《西游记》里说:金乃流动闪烁之相——当这朵莲“攀”上了金,追求的就是最原始的欲望。潘巧云因其是七月七日生的,因此小字唤做巧云。秦观词云:“纤云弄巧,飞星传恨。”可是她却在夜晚与和尚偷情,高“攀”了名字里的诗情画意。

 

源自奸臣潘仁美,因为杨家将故事的传播,让人对“潘”姓的印象极为敏感,民间甚至有“潘杨不通婚”一说,《水浒传》小说是在杨家将之后诞生,作者为了迎合当时读者的喜好,所以顺水推舟让为人不齿的“淫妇”姓潘。

张士诚的手下大将潘元绍、潘元明两兄弟原是张士诚反元起事时的伙伴。张士诚称吴王时,二潘大受宠信,潘元绍被招为吴王爱婿,潘元明则手握重兵,出镇杭州。但二人在张士诚最危难最关键之时,竟先后投降了朱元璋,从而加速了张士诚的失败。 


施耐庵曾经在张士诚手下干过,所以在小说里创造了两个潘姓的不贞女子来讽喻他们为臣不忠

 

张士诚为人,“外迟重寡言,似有器量,而实无远图”,其实是个见好就收的厚道人。”(张士诚)既据有吴中,吴(地)承平久,户口殷盛,渐骄纵,怠于政事。”其弟张士信和其女婿潘元绍特别喜欢聚敛,“金玉珍宝及古法书名画,无不充溢。日夜歌舞自娱。”身为驸马的潘元绍所作所为使得张士诚失去民心。

 

1366年湖州之役时,潘元绍驻兵乌镇之东,连番失利。而在湖州之役结束之前,朱吴另一军由李文忠率领攻取浙西桐庐、富阳、余杭等地,进兵杭州。结果,杭州守将潘元明未经战斗将城献出,至此,张士诚浙西诸州、县全失。1367年9月份,苏州城已被围10个月,粮草早尽,罗掘俱穷。张士诚拒不投降,最后城被攻破,朱吴军由葑门、阊门入,守城兵溃,太守周仁及徐义、潘元绍皆降。

 

张士诚起义抗元时,施耐庵参加了他的军事活动。张据苏以后,施又在他幕下参与谋划。施耐庵和张士诚是同一条战线,肯定是相当痛恨鄙视潘元绍、潘元明哥儿俩。因而可以推测:写《水浒》时,施耐庵有意将书中两个背夫偷汉的不忠“淫妇”,都取姓为“潘”,使得后人凡谈及淫妇,必提“二潘”,以此来宣泄心中对潘氏兄弟的不满与讽刺——“杀人不用刀”的文人得罪不起啊!

 

个人认为,第一种说法从文学角度和其他人物姓氏来看,有些靠谱,但是第四种似乎更有说服力——淫妇的不忠必然导致家破人亡,叛臣的不忠必然导致江山易主。

这段描写中石秀的窥探似乎充满了欲望,特别是最后一句,有点接近性骚扰了。如果这段是在描写一个青楼女子或者《西游记》里面妖精倒算恰当,但潘巧云是一个已婚良家妇女,这样的视角等于直接告诉读者:这是一个淫妇。

 

曾有不少人分析,石秀对潘巧云心怀暗恋情愫,觉得石秀窥探潘巧云有“性”的成分:

且不论这类说法的是非,在我看来,这只是石秀作为“梁山第一间谍”的职业习惯。要做间谍,要去卧底,首先要看清楚你面对的人究竟是谁。

面对“酥胸微露”的潘嫂嫂,武二郎“是个硬心直汉,却不见怪”,潘嫂嫂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饮个成双杯儿。”武松居然不明白这叫性骚扰,还继续配合,“接过手来,一饮而尽”。

 

潘嫂嫂巧云跟海和尚喝茶时,“把袖子去茶锺口边抹一杯,双手递与和尚。那和尚连手接茶,两只眼涎瞪瞪的只顾那妇人的眼。这妇人一双眼也笑迷迷的只顾这和尚的眼”,这看似平常的端茶递水,潘巧云自以为是深藏不露的,但是却被敏锐的石三郎看出了背后的故事---有奸情。


当嫂嫂“淫妇”真面目露出来时,武松是火冒三丈,对嫂子大发脾气,并且出言威胁“武二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却不认得是嫂嫂!”这是武松给武大郎之死埋下的雷,后来武大郎说要把她和西门庆的事告诉武松时,潘金莲顿时吓得魂不附体,本能的反应就是灭口。

 

如果此时说破,按照《名侦探柯南》里套路,坏人都会说:这只是你的推测而已,你并没有证据!所以石秀根本没有和嫂嫂正面冲突,而是暗地里告诉杨雄,并叮嘱杨雄暂时先不要告诉潘巧云,等捉奸在床再说——没有给潘巧云谋害亲夫的机会。

 

同样是被潘嫂嫂反咬一口,武松是赶紧从武大家里搬出去,临出差前,居然在饭桌上规定武大郎几时出门,几时回家,还说“篱笆扎的牢,野狗入不来”这样极具侮辱性的话语。这一切都是针对潘金莲,让她十分愤怒和压抑,一旦有了这些情绪,再遇上西门庆,出轨就是很自然的,而一旦出轨,就走向了不归路——潘金莲跟武大郎陷入你死我活的矛盾;

 

杨雄酒醉后说漏了嘴,潘巧云马上对石秀反咬一口。第二天石秀看到被杨雄砸过的肉铺,马上就能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却不做任何辩解:“我若和他分辩,教杨雄出丑。我且退一步了,却别作计较。”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账目向潘公交代清楚:“账目已自明明白白,并无分文来去。如有丝毫厘昧心,天诛地灭!”

 

对一个底层人来说,清清白白是最重要的。我在某论坛上曾听人谈起他的父辈:一位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大队和村办、乡办企业当过会计的人,直到死都保存着各种不同时期的账本,生怕哪一天所谓的上级会来查账。

 

叔叔和叔叔是有区别的。武松要等何九拿出黑骨头,听郓哥讲述所见所闻后,才知道嫂嫂与人通奸谋害了武大;石秀半夜“只听得木鱼敲响”,他迅速觉察到蹊跷:白素贞不住隔壁,这里又是条死巷,秃驴化缘最多走错一次,连日来都到这儿来敲木鱼必定有诈!于是顺着这条线索就查出了真相,“倒被这婆娘瞒过了,做成这等勾当!”

 

对一个男人来说,比老婆红杏出墙更受伤的是----人人都知道他老婆红杏出墙。

 

武大死后,武松告上公堂、大闹狮子楼,搞得全天下人都知道潘金莲与西门庆的事儿,让哥哥武大郎成为古今“第一绿帽王”;而石秀至始至终都保住了哥哥杨雄的面子,以至于后来海和尚赤身裸体死在杨雄家后巷,群众和官府都一头雾水,完全不会把裸体和尚和杨雄老婆联系到一起,更别说知晓杨雄头上绿油油,他老婆与人偷情了。

石秀的出身在梁山众人中处于最底层的,如果人生是一场斗地主游戏,那么他拿了满手的烂牌。就算他想跟王英一起当“屌丝”,他也没有资格——王英起码也弄了两套飞机带翅膀儿---他是清风山的boss之一;就连他想“路见不平一声吼”,都拿不出一件像样的兵器,救扬雄时,石秀用的是挑柴火的扁担。

 

有人一出场就注定是老大,比如同样是三郎的宋江,讲的是“义气”;而石秀却只能拼命,“路见不平,便要去相助”,因此有了“拼命三郎”的绰号——这是他自己说的,没人听说过。武二郎还没见到潘嫂嫂就打死了老虎名扬四方,而石三郎“随叔父来外乡贩卖羊马,不想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还乡不得,流落在此蓟州,卖柴度日。”救了黑白两道通吃的“病关索”杨雄后,两人结拜成了兄弟,可石秀并没有沾着哥哥的光,只是从卖柴郎变成了杀猪匠---继续做个底层贩夫走卒。

 

石秀一心想上梁山,“神行太保”戴宗看在他救了杨雄的份上曾给过一个口头承诺,“梁山上留一把交椅”。可是戴宗要的是有名的“病关索”杨雄,他只是顺便而已。现实是杨雄工作稳定收入丰厚,身为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算得上是份“肥差”,家里还有个漂亮的老婆潘巧云,杨雄没有上梁山的理由。

 

如果杨雄不上梁山,石秀哪有途径上梁山? 再说了,他去干啥?继续砍柴吗?打鱼的不和砍柴的聊天!他知道好汉每每都是被“逼上梁山”的,所以这次,他要逼杨雄。在石秀的积极推动下,翠屏山杀人碎尸案发生了。

 

然鹅,上了梁山后,石秀才发现,他是站到了悬崖边上。刚上山就因为偷鸡一事被有道德洁癖的晁盖嫌弃,差点就被拉出去砍了。此刻梁山格局已经大致稳定,论武艺他比不上林冲,论智慧他算不过吴用,论名气跟同样经历的武松差了108只老虎。

 

攻打祝家庄,他的机会来了!虽然他刚砸了祝家庄的店,就派他去探听消息....此刻他内心的台词是:宋大哥,你直接砍了我还来得快些!他清楚:出来混是要舍得花本钱的。可是他没有本钱,别人可以论家世,可以拼财力,可以讲义气,他唯有拼命!可是他更清楚,命只有一条,该如何拼呢?——做间谍。

 

石秀顺利的潜进祝家庄,还用说哭就哭的高超演技和腿一软就下跪的态度,获取了重要的情报,救了宋江带领的梁山大军。 大破祝家庄后,他终于从悬崖边退回来站在梁山大寨中,然而玉帝还是关上了所有的门,他被派到戒备森严重兵把守的大名府去做卧底,他的任务是是要保住卢俊义的性命。卢俊义对梁山有多重要,所有人都明白---如果卢俊义在狱中死了,他的任务就失败,如果卢俊义在法场上被砍了头,他的任务也是失败。

 

这个任务太难太危险了。宋代监狱的门卫制度很严。凡收押犯人,由负责者填写案状,犯人入狱前,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金刀若酒及纸笔、钱物、瓷器、杵棒之属,一律皆不得入。《宋会要.职官》卷九五载:对向犯人提供违禁器物的人,视后果予以处罚;没有产生不良后果,也要杖一百;犯人因此得以逃亡,自伤或伤他人者,徒一年;犯人因此自杀,杀他人者,徒二年;如果犯人罪在流以上,只要逃脱,虽无杀伤他人的情况,也要处以二年徒刑。

 

在古代,法场“劫人”这样的罪行被视为“恐怖主义”。《唐律疏义》卷十七规定:“诸有所规避,而执持人为质者,皆斩。部司及邻伍知见,避质不格者,徒二年。”对敢劫持犯人或者人质者,见着就抓,格杀勿论,一定要处以斩刑。当地居民组织的负责人,还有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凡虑及人质安生,故意回避躲闪,不敢抓捕罪犯者,要判徒刑两年(人质的某些亲属可以不在此列)。在这一规定中,擒杀劫持者是唯一目的,人质的安全忽略不计。

 

与唐代相比,宋代法典将“捉人为质”和“劫囚”并为一条,对劫狱和盗囚制裁更严。《刑统》卷一七《劫囚》规定,“诸劫囚者,流三千里,伤人及劫死囚者绞,杀人者皆斩”,而且强调“但劫即坐,不须得囚。”

 

当石秀在酒楼上看见卢俊义被刽子手五花大绑押出来砍头的时候,他放佛看见玉帝为他在108层高楼上给他开启了一扇窗-----要么粉身碎骨,要么出人头地。

 

他大喝一声纵身跳下。

 

有胆识的人很多,但是人和人不同。同样是劫法场,李逵光知道“大吼一声”,从半空中跳将下来砍人,如果不是碰巧现场还有另一群劫法场的,别说救人,连自身都难保;无援兵无退路孤身一人的石秀却大喊:“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吓得很多官兵不战自退。

同样是被官府捉住在大堂face to face,宋江装疯卖傻连米田共都肯吃,惹来了一顿板子,最后宋江挨不住只得认罪;石秀在法场救了卢俊义还砍翻几十人后被捉住,却是腰杆笔挺地大骂梁中书,震慑了所有人: 

世人对他的无视,后人对他言行举止的粗略归类简单解释,都成了他不安分的稻草。他冷静从容,默默的审视着一切,甚至带着些志在必得的孤傲。他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他一次次用最极端的方式走向未来。终于,拼命三郎把最烂的牌打赢了,做了梁山第八名步军头领,排座次时第三十三位,是在“坐着喝酒吃肉的”三十六天罡星里!而他原先的大哥杨雄要不是沾了他的光,多半只能在地煞星中站着喝酒吃茴香豆了。

 

话说石秀之后,整个神州大地再没有真正拼命的人了,偶尔会有几个人跳出来哗众取宠——哥哥嫂嫂们,别闹了!叔叔很忙的。


来自公众号:时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作者:赵小昭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住建部专家:中国人均住宅1.1套 住房市场还有很大空间

    近日,中国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顾云昌在博智宏观论坛第三十二次月度例会上表示,现在中国住宅人均1.1套,人均建筑面积大概在35平米-40平米之间。他...

    2018-10-17 07:47
  • 和沙特的联盟困住了美国

    美国人喜欢沙特当局吗?很难说是这样的。沙特在人权上的劣迹一点不比美国列出的“邪恶轴心”要少,同时它还被怀疑扶植极端宗教团体以追求地缘政治利益,并惯于借石油开采的垄断地位来要挟大国。...

    2018-10-17 05:46
  • 美国军舰来了 韩国瑜又笑了~

    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一艘科学研究船“汤普森号”近日停泊高雄港9号码头,这已经是该船本年内第四次来到台湾。由于之前有媒体报道美国海军计划于11月在中国南海及台湾海峡派遣军舰进行所谓的“...

    2018-10-17 05:29
  • 美舰靠台 要摊牌了?

    近日,台前海军新江舰长吕礼诗在其个人脸书上披露了这样一则消息: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排水量为3250吨的科学研究船“汤姆斯号”(Thomas G. Thomps...

    2018-10-17 05:25
  • 尴尬!特朗普独自撑伞留妻儿淋雨

    10月16日,美国白宫,特朗普与第一夫人准备前往佛罗里达,梅拉尼娅走向空军一号,特朗普自己打伞,如同根本没在下雨一般。而这已非特朗普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今年1月15日,特朗普乘专机回...

    2018-10-17 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