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韩峰会后 韩国的真正安全挑战

2018-05-09 07:41

作者:贝一明(Emanuel Pastreich)

译者:多维新闻 周文娟

 

终于,即便是主流媒体也开始承认,朝韩首脑会晤及之后不可思议的美朝峰会,无法在一夜之间改变世界。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都不能像摩西那样将海水分开,也不像耶稣一样具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他们能够采取有力的象征性举措,如果这些举措由政府、工业界和民间社会引导并通过长期系统性的努力推进,或将改变整个事态的发展。

不过,如果缺失广泛的公民授权来支持朝鲜半岛团结的筹备及实施,不完整感将会遮住希望和进步之光。

我本人一次都不曾受邀参加讨论与朝鲜接触的公民会议。事实上,邻居甚至都不曾听闻有这样的活动。因此,我担心我们在期待政治家创造奇迹。

这些首脑峰会背后的战略推进并不缓慢。这一次在言辞对抗和备战言论方面走得太过了。

不同于以往的朝韩峰会,这次朝韩首脑峰会不能只专注于重启金刚山旅游区,或者离散家属的团聚问题。

这次的首脑峰会也不能只聚焦于“让朝鲜单方面无核化”这一完全不切实际的要求,我们知道没有一个大的全面协议,这不可能会发生。目前特朗普政府无法谈判和落实这样一个协议,因为该政府失去了这方面的所有专家。

这次峰会必须象征性和实质性地体现朝韩关系发生了一次根本性的转变,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日本之间的关系必须实现转变。

美国和中国之间、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势,更别说日本同中国的分歧了,都可能使得这样一个重大交易成为白日梦。

 

朝鲜与美国之间的分歧才是半岛问题的根本原因

或许有人会辩解说,正因为我们面临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当下才成为一个罕见的时刻,那些无聊和孤立的官僚和政治家才会被迫采取他们原本根本不会考虑的变革行动。

朝鲜半岛问题的症结在于安全问题。这一次,我们不能再试图将战争、冲突或摩擦推迟数周或数月,而是要集中所有努力建立长期安全。这将意味着“安全”一词的内涵发生改变,类似状态的改变,如同冰变为水,或水变成水蒸汽。像H2O一样,尽管安全的本质保持不变,但其结构将发生深刻变化。

那么,朝鲜半岛和东北亚所面临的安全问题是什么?媒体一边倒地认为是朝鲜无核化,并坚称,朝鲜无条件无核化应作为未来关系正常化的先决条件。

不过,让我们对自己坦诚片刻。特朗普政府态度摇摆不定,从与金正恩一起吃汉堡,到威胁进行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再到游说实施历史上最严厉的制裁,然后又突然在没有明确承诺同朝鲜进行有意义对话的背景下同意金特会晤。

实现真正安全的第一步意味着需要就这个议题展开严肃的讨论,透明、不涉及推动特别武器系统的特殊利益,并且要让公民直接参与。在公民间就安全的内涵进行诚实的对话,才能达成有意义的共识,而非来自上层的指示。

然而,关于朝鲜半岛安全问题的讨论正在越来越偏离事实,尤其是尽管事实很明显,美国依然拒绝承认朝鲜是一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

更为重要的是,要确立朝鲜和韩国以及该地区其他国家之间共同的安全关切,以此作为达成协议的基础。这才是未来取得进展的坚实基础,而不是在坚持要求朝鲜应放弃所有核武器和相关技术的同时,坚持认为美国完全有权违反它签署的《核不扩散条约》投资一万亿美元用于新一代核武器。对朝鲜提出这种要求不利于找到共同点,且将会失败。

生态系统的崩溃是一个共同的安全关切。朝鲜半岛的水资源十分匮乏。去年夏季水资源紧缺达到危机水平,鉴于2018年迄今为止的高温和低降水,今年境况将比去年更加严重。

亚洲及整个世界都在经历沙漠化,而且粮食成本在未来五年可能会飙升。这些都是与朝鲜共有的深刻安全问题。

韩国应采取怎样的战略

坦白讲,在筹备朝韩首脑会晤时,我们必须从零开始,重新思考我们对安全的定义,强调环境安全,人类安全和经济安全。忽略这类核心安全关切等同于忘记了此次会晤的所有目的。

奇怪的是,我们恰恰必须从字面理解特朗普总统“’战略忍耐‘已结束”的言论。

特朗普身边的鹰派人士纷纷表示,这句话意味着只有军事力量或严厉制裁才能让朝鲜放弃核武器。

但是,这并非“战略忍耐已结束”唯一的意思,也并非其最主要的内涵。

对“战略忍耐”结束更为准确的解释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期间认为可以不管朝鲜,任由朝鲜建造核武器并为其认为的日益敌对的环境进行自我防卫的想法对美国而言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必须由实质性对话取而代之,而不是采取军事行动。

战略忍耐意指不进行有意义的对话,也不对包括韩国、中国、日本和俄罗斯在内的东亚地区的安全秩序提出基本建议。

以经济制裁或军事行动作为应对举措是绝不会成功的,正如我们从美国在整个中东制造的人道主义危机中所知道的那样。

相反,韩国应在这次峰会上从大处着眼并提出一项严肃的倡议,一项能够为东北亚全方位的安全重新制定规则的倡议,并将其呈现给思虑周到、勇敢睿智的人,以使峰会成为具有伟大历史重要性的时刻,如同起草《大宪章》一样,而非只是媒体作秀。

而且,这个历史性时刻所冒风险如此之大,使得这样一种具有大局观的方案并非不切实际,而是可能唯一可行的策略。

反智主义

谈到朝鲜半岛安全问题时,最大的难题是衰败的媒体所传播的恶性反智主义。不依赖股市和外国投资银行的可靠信息来源日渐消亡,通过合作努力和互帮互助为普通百姓的生活赋予了意义的当地社区团体消失殆尽,这些导致许多韩国人暴露于不可靠的信息,并深感孤独。

这种状态从青少年和老年人的高自杀率中显而易见。很多韩国人试图在电子游戏或肤浅电视剧中将自我埋没,而不是参与认真的讨论。

有意义政策所需的对真理的勇敢追求已经被一种无情的消费驱动文化所取代,这种文化将“幸福”定义为通过吃喝或观看能够提供短期快感的东西所带来的即时满足感。

政治已经沦为一场人气秀,对政策细节或长远发展毫无兴趣,并痴迷于社交媒体上的最新声明。轰动效应已取代了对影响东北亚稳定的社会、环境和经济因素的仔细分析。

电玩文化的兴起在这场有关安全辩论的怪诞转变中发挥了作用。包括成年人在内的许多韩国人花时间玩美化无情的军事冲突的电子游戏,并使开枪射击看起来不仅有趣,而且还能解决所有问题。这种游戏文化让阐释当今我们所面临气候变化、人工智能驱动的大规模集成以及民族国家的崩溃所带来的安全问题的复杂性变得不大可能。电子游戏暗示对安全至关重要的是瞬间反应,而不需要一个长期战略。这个错觉远比朝鲜的核武器更危险。

 

 

气候变化和环境污染

与媒体炒作的来自朝鲜的极不可能的攻击相反,气候变化和工业污染的威胁是确定无疑的。媒体从不比较过去50年来的气温。如果有这样的对比,我们就能直观地了解情况有多危险。

我们也无从了解每年有多少人死于与工业污染有关的疾病。事实上,大多数韩国人不知道在过去10年里国内有毒物质排放量恶化了多少。在媒体看来空气颗粒物是不可避免的东西,像雪或雨一样,而不是对它们进行分析。

韩国政府重组和企业放松管制意味着工厂可以自愿报告对空气和水的污染程度。这些自愿报告经常会被篡改,且政府无法审查和惩罚污染者。政府失去了要求工业产业停止毒害公民的权力。政府所能提供的只是大型医院的特色癌症中心,那里绝望的亲人花费巨资治疗受害者,却对改变环境政策无能为力。

如果客观评估未来30年气候变化对朝鲜半岛的威胁,就会发现危险如此之大,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的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韩国别无选择,只能与其邻国签署协议,全面削减常规武器,以便能够筹集足以实现经济迅速彻底转型为100%可再生经济所需的预算。

韩国社会中反对以环境视角重新定义安全的努力以及那些因害怕失去短期利益而不想投资于可持续经济体系的人正在对后代实施犯罪。

沙漠化趋势才刚刚开始。中国北方的沙漠正朝着北京方向推进,然后他们将前往平壤,继而是首尔。半岛的半干旱地区已经在扩大。没有任何坦克或导弹防御系统或智能手机能够防止该进程,我们最终将面临为生存而进行的殊死搏斗。

可悲的是,商务人士和政府官员普遍认为,韩国可以通过“自由贸易”弥补被征用作高速公路和公寓楼建设的农业用地,通过购买海外谷物和蔬菜就可以弥补因暴露而被雨水冲刷走的肥沃土壤。

然而,气候变化的趋势表明这种想法是一个虚假的梦想。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阿根廷及其他谷物和蔬菜出口国将越来越多地遭受可怕的干旱,可能不再能够为东北亚提供粮食。进口食品的成本将急剧上涨,食品本身将成为本世纪的安全问题。中国能够利用其巨大的财富确保粮食供应,而韩国或将发现自己已无路可退。

无论喜欢与否,韩国都将被迫重返以农业发展为重点的经济,毫无疑问的是,未来很多人都将后悔,如此无价的土壤败给了盲目的房地产开发。这次发展农业应向有机农业发展。有机农业不是为中上层市场打造精品品牌,而是情势所需,因为以石油为基础的农业和肥料对环境的破坏性太大,而人类未来数百年和数千年仍将不得不在朝鲜半岛上生存。

沙漠在蔓延的同时,世界各地的海平面不断上升,或将淹没像釜山和仁川这样的城市,而且还将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这类危害迟早会来。然而,韩国没有应对粮食供应威胁、或是海平面上升的长期计划。许多韩国人甚至都不知道海平面上升和沙漠化是主要威胁。

除海平面上升外,海洋还存在另一个威胁。海洋温度的上升加之海水酸度的增加,将是未来20年我们会见证的现实威胁,它们会导致韩国人认为永世存在的鱼类物种枯竭甚至灭绝。这又会进一步加重半岛的粮食危机。

 

贫富差距

韩国日益增加的不平等现象正在撕裂社会结构,并将导致国内和国际上严重的政治冲突。家族企业遭到破坏,青年人可从事工作的质量每况愈下,投资银行和其他投机金融机构对经济规划的影响力日益增强,这些正在负面意义上重塑韩国社会。

尽管韩国人认识到财富在集中化,公共部门在消亡,但他们从来无法从媒体及相互之间了解到内情细节,而且文化本身也阻碍了他们对任何事情进行深入的了解。

事实上,如果没有足够的钱去上好的学校,你将永远无法从你所接触到的信息中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运作的。

有趣的是,即使是进步群体也没有对这种腐朽的商品驱动文化所产生的深刻矛盾提供精辟的分析。

没有人主张投资银行或电信公司应该成为受高度监管的公共垄断部门。然而在20世纪60年代或70年代(人们认为这是韩国更保守的时期),这种想法却是公共常识。

石油依赖

韩国媒体和智库有关安全的争论大部分想当然地认为价格不菲的坦克、战斗机、潜艇和其他武器系统是保卫韩国的最佳途径。然而,如果没有燃料,没有石油,那么所有这些昂贵的武器都将无用武之地。

我这样说丝毫不是在开玩笑。韩国对进口石油的严重依赖,俨然已成为庞大的安全债务。这不仅是因为如此多的武器依赖于石油(而不是使用太阳能或风能),还因为许多韩国市民在石油供应中断时简直无法生存。

如果战争爆发,导致韩国石油和天然气运输终止,韩国所面临的情况将比朝鲜战争时期严重得多。按照当下我们的高消费生活,可以确定的是几天之内人们将在公寓内冻到要死,几个星期内便要忍饥挨饿。没有被宠坏的朝鲜人将很快意识到他们处于明显的优势地位。

韩国在进行自己的安全规划时,最好效仿下北方邻国表现出的节俭、质朴和效率。韩国人经常在晚上自豪地展示朝鲜半岛的卫星图像。照片中,韩国像圣诞树一样通亮,与黑暗的朝鲜形成鲜明对比。他们说这张照片显示了韩国的发展程度,以及朝鲜的落后程度。但更准确地说,该照片显示了韩国正在造成巨额浪费和消费,在完全不必要地情况下彻夜通亮。出于国家安全考虑,韩国应严格规范不必要的用电,并依法要求大规模采用太阳能和风能。

新式武器

新兴科技有可能改变军事冲突的性质,以致我们的大多数武器系统将不再有意义吗?未来战斗机、航空母舰、坦克和大炮会不会不再是有效的武器?虽然我不想假装自己知道答案,但这个问题少有人提出,这是令人惊讶的。

技术呈指数速度发展,这意味着可致成千上万甚至更多人死亡的武器正在迅速变得更加便宜,因此小团体甚至个人都可以购得。应对此种前所未有的威胁需要合作,信任和想象力。但是,尚不清楚未来的冲突是否会发生在民族国家之间。民族国家眼下正在迅速分化。他们保有权威,但他们被全球金融和治理网络所控制。新武器实力的改进,加之旨在管控武器的政府出现分化将成为未来几年内的重大威胁。

武器正在发生的三个重要转变有:

1.无人机和机器人兴起。

2.网络战争和新闻宣传服务日益复杂化。

3.3D打印等通过非传统手段实现物体传输的手段兴起。

常规军队由坦克、战斗机、导弹、战舰和航空母舰组成,所有这些都极其昂贵且在这些新式武器面前易受摧毁。

就无人机和机器人而言,我们正处于这项新技术的石器时代,在未来十年中它有望改变我们的世界。尽管我们不应低估机器人的潜在力量,无人机将主导这一新的反乌托邦。无人机将变得更小、更快、更致命,而且他们自动导向能力将越来越强。可以这么说,尽管发展趋势和技术是明朗的,但这种发展的最终影响尚不可知。

但我们可以想见,下一代无人机或将由10,000架无人机组成万机队,或能够携带从爆炸威力巨大的导弹到小于一厘米长的小型无人机等一应俱全的武器,并在接近目标的关键部位时随时引爆。

这种无人机队能够悄悄靠近搭载战斗机的航空母舰,并将花费80亿美元建造的航空母舰在几个小时内炸为灰烬。

机器人,或称自主式杀人机器,在未来执行致命袭击时不需要人在机器内部操控。它们将有多危险,以及我们能够多大程度上有效地控制或限制它们的生产是我们还未开始讨论的关键问题。

设计这些杀人机器的人不太可能在他们的杰作中编制一个阿西莫夫(Isaac Asimov)道义上的机器人三大定律。

网络战将给所有的远程和电子系统带来巨大挑战,甚至可能让我们回到不会被黑客入侵的传统手动技术。未来的网络武器将能接管敌人所有的武器(包括核武器),如果这些武器之间存在电子连接的话。

此外,网络战争正在被军队内部的派别或其他非国家行为者所利用,而并非被国家利用。这就是造成目前混乱的原因,这种混乱给世界各地同类团体的复杂网络带来发生大规模冲突的风险。作为东亚国家安全政策支柱的国与国冲突的基本设想不再适用。

3D打印是一项新技术,我们并不完全了解其军事应用,但它已被确定为行业内的游戏规则改变者。3D打印提供了仅需依靠提供给3D打印机的数字化描述生产物体的潜力,包括建造设备、武器、机械等。

3D打印是数控镂铣、碾磨、挤压和切割等技术的延伸,这些技术在工厂车间已经存在了将近二十年。一台3D打印机可以放置在桌面上,并能用微小的热塑性树脂液滴构建任何立体物体。

人们已经通过这种方式上传了制造不易发现的枪支的模型。将来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在某处放置一台3D打印机,就可以通过互联网制作任何想要的东西。

武器管控

导弹防御系统是军事浪费桂冠上的宝石,也是导致政治家及集团利益在制定美国(及日本和韩国)政策时远离科学方法、远离与知识分子商榷的魔笛手。

20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引入导弹防御系统时,它被认为是一种特洛伊木马,是一项允许少数公司通过推销高调炒作却无法实现所承诺功效的防御系统而赚取高额利润的政策。

在更深层次上,推动导弹防御系统是在利用美国社会的反智倾向。军界和外交界的知识分子从逻辑和科学的角度建议,控制核武器危险扩散的唯一途径是通过谈判达成裁军条约。他们是正确的,但他们不善于推销。他们反倒被指责为“软弱”或不懂复杂安全问题的“书呆子”。

实际上,类似美国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减少欧洲核武器和常规武器的数量进行谈判达成的相互约束条约是应对导弹扩散的唯一途径。

尽管此类国际协议,如同1995年与朝鲜达成的框架协议一样,是缓解紧张局势和增加安全的唯一科学途径,但这种做法赋予了知识分子太多的权力,以至于武器制造商担心由真理武装的知识分子群体会拒绝武器系统。

而这正是导弹防御和其他形式的自动化技术等高价武器系统的美妙之处。它们不需要专家制定政策、操作系统就能提高利润。没有什么比进行武器限制条约谈判的知情专家更让武器制造商恼火。美国军队曾有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外交和技术专家熟知安全和历史,并会采用科学方法评估新武器的可行性。而如今,美国将军和大使们将销售武器系统视为他们的首要任务,并期待在退休后与国防公司进行有利可图的咨询工作。

不过,导弹防御系统无法发挥有效作用。“萨德”(THAAD)及其兄弟姐妹最多可以击落一小部分来袭导弹。而且,由于导弹防御系统和其他武器系统不再受到美国客观第三方的检验,其可靠性值得怀疑。

更要命的是,虽然导弹防御系统不能阻止来袭导弹,它们却有效地引发了军备竞赛。

这种核武器的大规模扩散才是真正的危险,它将大大增加核战争的可能性。朝鲜的小型核计划并不会构成此类威胁。不过,严重威胁确实是存在的。

目前,日本和韩国都没有建造或部署核武器,中国拥有不到300枚核武器。但如果中国感觉自己真的受到威胁,它可以在短时间内将300枚核武器增加至10,000枚以上。

接下来将是连锁反应。日本可能拥有6,000枚核武器,韩国也将会跟随。之后呢?台湾?越南?印尼?如果日本或韩国犯错,开始发展核武器,它将引发一场危险的连锁反应,使整个地区的安全更加得不到保障。

朝韩峰会上韩国的战略

有关即将举行的朝韩峰会战略的讨论大部分都集中在如何让朝鲜接受美国不可能的要求,并以某种方式将对抗推迟数月。

但是,韩国必须要有比这更宏大的战略,这次峰会只能是该战略的一小部分。战略的核心必须是控制国内和国际安全辩论,并在安全辩论中发挥主导作用。这意味着韩国要远离华盛顿的所谓专家,这些专家们的薪水有赖于武器制造商的慷慨。

在我们为危险的未来绸缪时,朝韩峰会应当被视为重新思考东亚安全问题、呼吁公民理性而非情绪的良机。令人遗憾的是,许多韩国政治家和外交官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试图取悦其他国家,而非阐明可能在国内外赢得赞赏的独特的韩国观点。

日本哲学家荻生徂徕(OgyuSorai)曾经提出过一个最适合当下的观点。

荻生徂徕曾写道,“成为象棋大师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完全掌握棋法规则,用完美的棋法击败一切对手;第二种则是制定棋法规则。”

当韩国人考虑朝鲜半岛的安全、军事和未来时,他们采取的是第一种战略。

韩国人努力掌握别人教授的规则,并墨守成规。

但相比之下,改变游戏规则的伟大历史时刻不仅是有用也是必要的。当下就是这样一个时刻。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