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物转运:一条逃避美国关税的贸易欺诈之路

2018-04-23 19:49

上海——想避开美国的关税吗?在中国,一家名叫浙江赛拓的公司自称知道一条路线。

具体来说,这条路线要经过马来西亚——和从中国发出海运集装箱,直接越过太平洋抵达美国相比,这条路线绕行了4600英里(约合7400公里)。但据该公司称,当这些中国产品抵达美国的港口时,它们看上去像是产自马来西亚,会被免去针对中国商品的关税。

“对于某些国家针对我国企业设置的不公平贸易壁垒,”浙江赛拓在其网站上写道,我们“可以采用其他的方式来规避此贸易壁垒,从而达到开拓市场的机会。”

这种蜿蜒曲折的路线被称为转运,特朗普总统用它们来证明他向诸多国家挑起的贸易战是合理的。如果美国和中国实现威胁,相互征收总计超过2000亿美元(约合1.3万亿元人民币)的关税,转运可能会变得更加重要。

特朗普上月以转运为由,对几乎所有进口钢铝征收关税,不过后来,他制定了针对部分国家的临时豁免条款。他认为通过转运,中国出口到美国的钢铁远远超过贸易数据显示的数量,必须通过广泛的关税予以制止。

“说到中国,我观察到记者一直写的是我们只有2%的钢铁来自中国。但是,这是不对的,”特朗普上月说。“他们都是通过其他国家转运。”

这种逃避关税的行为规模如何,目前尚不清晰。根据现有的数据,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转运在美国贸易中并不起重要作用。比如,浙江赛拓这样的货运代理机构经常利用马来西亚、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另一些东南亚国家作为中转站,但美国从这些国家进口的钢铁数量有限。

尽管如此,转运和其他贸易欺诈的神秘世界将会受到更密切的关注。转运可能会成为中美之间旨在解决贸易争端的一切谈判的主要内容。它们可能还会进入与欧洲、韩国、加拿大和其他寻求延长特朗普关税豁免政策的主要贸易伙伴的商谈。这些国家的政府可能需要保持警惕,以确保它们不会成为中转站,激怒华盛顿。

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于3月27日宣布,加拿大将实行一系列监管措施以阻止转运。相比之下,韩国则坚持认为它确保货物的真实产地都被准确标出,关税也已经被支付。

转运大部分情况下是完全合法的。问题出在有人掩盖原产国的时候。

“产品要求:不能有“中国制造”的标识,”中国货运代理公司瀚成的网站上写道。该公司承诺能够帮助制造商避开美国的关税。

并不是只有转运和改标签这两种避税方式,也不是只有中国这样做。美国钢铁公司和铝业公司抱怨称,一些基本金属在运往美国之前被运往其他国家进行最低限度的加工。批评人士表示,一些大型跨国公司使用一种名为“转移定价”的会计伎俩——这是一种常见的避税方法——以便在国际子公司之间运输货物时,避免支付更高的关税。

通过将货物从其他国家转运来规避西方关税的中国掮客公司网络广泛且高度发达。这些公司的网站自称,曾在规避关税的情况下将钢铁、铝箔、服装、太阳能电池板,甚至不锈钢水槽运往美国和欧洲。

许多掮客公司试图用民族主义包装自己,以免在中国遭到批评。深圳的高益国际货运代理公司在自己的网站上表示,它“打破国际贸易壁垒、反倾销,使得中国产品成功进入国际市场”。

广州的瀚成公司宣传称,“转口运输是摆脱高关税和进口限制的唯一途径。”

高益、瀚成以及负责监管贸易的中国商务部拒绝置评。

这些货运公司声称他们使用各种各样的技术。杭州的赛拓国际货运代理公司在自己的网站上声称,它与马来西亚的一家工厂合作,可以为中国制造的商品搞到马来西亚的原产地证明。

这些掮客还表示,它们可以将较大的订单拆分,从中国各地的港口运出。目标是降低美国贸易协会发现并报告大额运单的几率。

赛拓在自己的网站上声称,它鼓励企业遵守贸易规定。赛拓的一位所有者约翰·赵(John Zhao)表示,他是在提供一项必要的服务,为进入美国市场开辟另一途径。

“如果中国企业的产品出不去,又没有实力在美国建厂,我们可以提供一些帮助,”他说。

赵表示,运往马来西亚等地符合中国的出口规定。他表示,在那之后,“应该由美国政府来评价这些产品的原产地在哪里、是否合法”。

美国海关官员在一项书面答复中表示,美国有着“精确的锁定程序,可以找出那些高风险的国家、制造商、进口商和货物”。

转运服务并不便宜,但与高关税相比,它们更有吸引力。掮客们表示,将货物从中国经马来西亚运到美国的价格是每40英尺集装箱3000至4000美元,比直接运往美国至少多花2000美元。多出的费用包括马来西亚的原产地证书(500美元),在马来西亚开箱并包装到另一个集装箱里的费用(至少950美元),以及多出的海运费(600多美元)。

马来西亚的贸易官员表示,该国没有针对关税规避的具体法律。不过,它有禁止伪造证书的法律,要求企业必须在当地生产产品,才能获得当地的原产地证书。

关税的新时代可能会使转运变得更有吸引力。在过去几周里,由于华盛顿和北京的贸易紧张关系升温,掮客们声称收到的电话询价是平常的十倍。

杜绝此类转运可能很困难。纺织品贸易专家帕特里克·康威(Patrick Conway)表示,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末做出了重大努力,想解决中国大陆制造的服装在香港重新贴标的问题。

康威表示,但在美国官员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将那些公司列入观察名单之后,它们很快就消失了。他目前担任北卡罗来纳大学查珀尔希尔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的经济系主任。参与其中的一些人后来又出现了,不过是在其他公司名下。

“会出现‘打地鼠’游戏的状况,”康威说。

本文来源:《纽约时报》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财经

关注全球经济形势,包括经济动态、最新经济政策以及建立在经济现象基础上的专业分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