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朋友圈

2018-04-16 22:18

微信和Fecbook一,成了很多人资讯的一重要部分。今天早上,同事月嫦大姐发给笔者个视频,平收到这类东西太多,且很多于文化和幽默含量不高的类别,所以很少

但像嫦姐这样的同事、或者同或朋友西,都至少看个开头开这个视频开题候,知道了是以前的,至少过两次以上。但是,是一直看了下去,眼睛里的花依然闪闪

于是想,那些和者一,被视频这个女仔所的故事,感到流的人,不一定少,所以,文字版转发在此,令看的朋友再一次的感,令的朋友,多一次感

 

《大的朋友圈》

以前我形容朋友的候,好像用君子之交、忘年之交、莫逆之交这样。但是,在我再去形容朋友的候多了一个类别,叫做“点之交”!

不光我自己有朋友圈,其家也有朋友圈,而在这个圈子里,我有一位常互相点留言的老,他的名字叫巴基斯坦。我从来有想,我和位老间会有什么牵扯

直到2016年的9月,因一次拍,我穿越了“一一路”的一条线。我翻越了其拉甫,到了巴基斯坦。到候,我人都非常的疲,只想睡

但是一下了,我眼了。原来当地已站着迎的市民在迎接我了迎接我的到的安全,我两辆车的后就有一辆载满了士兵的军车着,前后各四辆军车开道,所有的围绕成,环绕成了一堵,所有的士兵荷枪实弹都不上。

从来没有想,有一天我见这阵仗。

我的是一一米九的大兵,身材特魁梧。我每次看他我都特害怕,我一跟他说话声音都两个调,我跟他说话都是“Excuse me”。就是这么,他却拉着我去集市裙子,替我跟老板价。我拿着一条红裙子,一白裙子,我他,我:“哪个好看?”大兵认真的思考了很久,然后他着眉,端起他那AK-47跟老板:“送一,中人!”(注:对这段描述持有疑,理解中演者可能误会了大兵于无意间枪作,以及境、口、用意。或者因为因为演讲者认为的需要,而有意选择了感染力的因素,也许,笔者的疑义是错的?)

去往卡拉奇的那天昏,在迎接我的人群里有一个满头花白步履蹒跚的老爷爷,他向我们跑过来,手里两个袋子。一袋子里呢,装着已事先冰好的可和雪碧,一袋子里装着泉水。

他一个劲的往我们车窗塞,我们摇:“不用,不用,不用”,但是拗不他的持。我把水过来的一瞬,那老爷爷咧开嘴笑了。他有牙,一笑的候像小孩。

跟我同行的司机是一一米八几的北大老爷们,他却跟我一了眼。因知道,在地那每天只能供电两,物资极其缺乏的地方,可和雪碧是他招待最尊的客人的候,才能享用的料。

爷爷自己根本舍不得喝,但是他却把它给了我,他那满皱纹的眼睛看着我好像在:“抱歉,我们并不富有,但是我想把我能得起的最好的都给你请你不要嫌弃。”

在我巴基斯坦的候,送行的伍里有两个伙儿,他拿着一张纸上打印着四字叫“山鼻祖”,那四字特别蹩脚,山和鼻还写到了一起,但是我们领队我,上修建喀喇昆公路的候,是中国帮助巴基斯坦援助建造的。中巴方共约牺牲了700人命,等于每一公里公路之下,就埋葬着一英魂。

(演 房祺|北京卫视“我是演家”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