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批斗布列松

2018-04-15 06:26

首先给大家看几张照片,大家觉得有什么“问题”没有?

辽宁大虎山火车站,站台食品摊位;食品售价在0.50至1.20元之间

辽宁沈阳,参加劳动的女学生。

陕西西安,少年们在家长帮助下铺设人行道。

四川成都,街头正在喷洒消毒药水。

四川重庆,正在搬运货物的码头工人。

甘肃玉门,正在休息的石油工人。

辽宁鞍山,钢铁厂工人。

新疆乌鲁木齐,正在宣传灭蝇的少年。

上海工人文化宫,星期天下棋的人们。

上海百货商店


就……很普通的纪实照片是吧?


这些照片的拍摄者很著名很著名,他是世界著名的人文摄影家,决定性瞬间理论的创立者与实践者,被誉为现代新闻摄影之父的亨利·卡蒂埃-布列松。这组照片拍摄时间是1958年,是他在中国政府的邀请之下,全部行程由中方安排并专人全程陪同,拍摄的。他在华期间,中国摄影界还搞过座谈,发表过文章,盛赞他的工作态度和工作方法,布列松临走时,还给中国摄影学会题词留念,宾主双方都很亲切。

回国之后,布列松怀着对中国的深厚感情,把他拍摄的照片发表在《生活》、《皇后》杂志上,很快,国内就展开了一场对这个“反华分子”的大批判。


对布列松的批判主要有以下观点:


“当布列松以他在我国拍摄的照片,对我国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作了可鄙的歪曲之后,他的面貌就明摆在大家面前。”


“他的所谓‘口味’就是他的立场、观点和目的。他的作品为美国反动杂志所欢迎,正是因为他的作品适合资产阶级的口味,而资产阶级报刊为他大肆宣扬也并不是偶然。”


“(他的照片)实际上是否定了我国1958年‘大跃进’的成绩,在客观上为美帝国主义的反华宣传服务。”


“对我国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作了可鄙的歪曲,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伪装公正、客观和真实,实际上他们的资产阶级立场和观点十分鲜明……他们的镜头对准进步的社会生活和劳动人民,像熟练的侦探一样,快速抓取那些表面的、个别的、偶然的东西,来代替生活中的主要、本质的和有普遍意义的典型现象,极尽歪曲诽谤之能事。因此,它是现代资产阶级流派中最能迷惑人,也是最反动、最危险的一派。”


“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进行歪曲和恶毒的宣传。”


……


(布列松表示一脸懵逼。

既然布列松这么可恨,他为什么会被邀请来华拍照呢?


因为,在他来之前,我们是拿他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看待的。


1948年12月初,布列松作为《生活》杂志特派摄影记者飞抵北平,在国民党溃败前记录了中国社会的景象,他拍摄的很多照片,反映了中国这个大变革前夜的真实的社会状况,其中有很多人民在变局中忍受苦难的场景,也有“仁慈和平和”(布列松语)的状态。回国后,他出版了一本画册,叫做《从一个中国到另一个中国》,这本书的序言由中国人民的另一个老朋友,让·保罗萨特撰写。


他1958年来华前,国内对于他的这本画册评价很高,认为是“以中国的新旧对比,揭露了国民党的黑暗,并客观报道了中国的新生。”


他这套摄影集中出现的照片是这样的(部分摘选):

故宫城外练太极的人们。

旧书摊上的阅读。

1948年12月,北平,街头古董店。

1948年12月,北平,城内正在乞讨的难民母子。

1948年12月,北平,来到城里贩卖蔬菜的农民正在吃饭。

1948年12月,北平,不知所措的老人在这群国民党征召的新兵中寻找自己的儿子。

1948年12月-1949年1月,上海抢购黄金风潮,由于纸币贬值,国民党决定每人可以兑换40克黄金, 12月消息传出,数以千计的人们排队等待,有十人拥挤致死。

1948年12月-1949年1月,上海,穷人撕开码头上的棉包。 很多人在内战的最后一个冬天饿死或冻死。

1949年,上海。慈善机构的一群孩子等着分发大米。在那儿,他们接受教育并得到极少量的食物。这所学校是孙中山的遗孀宋庆龄女士建立的。

上海,Nan-too庙中。这个看门人在他的崇拜神像的阴影中熟睡。

一个上海街头叫卖者。他卖花生和中国烟,这些中国烟好卖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们仿冒外国的牌子。在他背后是一个书店,书店的橱窗里一起摆放着蒋介石元帅和孙中山的肖像。

1949年,上海,推车过桥的苦力

1948年12月-1949年1月,上海,等待离开城市的政府官员。

1949年4月,南京,国民党统治的最后日子里,学生们张贴的宣传单。

1949年4月,南京,在市民的关注下首批进城的解放军士兵。 由于解放军的纪律要求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所以这些士兵背着所有的生活用品。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些照片,其实也就是真实记录了社会现实而已,与1958年的那些片子并没有什么不同。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了。


布列松本人并不知道中国国内对他的这些批判,此后,他也没机会来中国了。2003年,中国摄影家李振盛访问法国,见到了布列松,把自己珍藏了40年的“批判布列松”材料给了布列松本人看,自认老朋友多年的布列松大吃一惊:


“我是信仰共产主义的啊,难道中国不知道我是共产主义者吗?我真的是共产党员啊!自己人怎么批判自己人呢?”


最后再附上几张布列松1958年拍的照片吧:

第一次看到电视时的人们

△ 敲锣打鼓送捷报的人们

沈阳街头的标语

△ 天安门广场上参加建国9周年庆典的小学生

修建三门峡水电站的人们

北京大学的学生们挖建游泳池

北京街头,小朋友们参观学习

北京景山公园,观看“除四害”宣传的老人

沈阳技工学校里正在学习的女生

△ 列车员在打扫卫生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读史

对历史的还原与重现,内容题材不限于世界历史、中国历史、古代史、近代史、稗官野史及事件揭秘。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