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中国“整治潮” “自由民主”的你怎么看?

2018-04-13 21:26

Facebook创办人几天前出席了首场美国国会听证会,就脸书用户的隐私泄露问题作出解释。席间发生了一段有趣的小插曲,一位美国议员问“你的创业故事是个传奇,对吧?从学校寝室到全世界,这只会发生在美国。”

马克回答,“参议员先生,其实中国也有一些挺厉害的互联网公司。”

参议员微笑,“的确是,但这个问题你应该回答‘对呀’,我正在努力帮你,缓和这个听证会的严肃气氛。”

这是议员丢出的引导式问题,马克的这番回答在西方媒体语境中当然会容易被解读为“马克为了进入中国市场语出讨好”。然而,这几日对于中国各大互联网企业而言,一样不太好过。中国快速崛起的自媒体平台“今日头条”近日遭到整改,而大陆爱奇艺制作的综艺节目《奇葩说》第二季遭到下架,年轻人再次燃起一波无奈的慨叹。

事实上不久之前大陆几个有知名度的大自媒体受到整改时,大陆青年掀起了一波讽刺潮,而“整改”过后那些自媒体重新开张,尺度与价值观自然都在规范内,人们也逐渐忘记那一波整改潮。

台湾朋友常问我,中国有言论自由吗?这是很复杂的问题,过去短短五年时间这里诞生了至少一百个百万级自媒体大号,也就是中国短时间内出现超过一百个“纽约时报”那样阅读量等级的民间媒体。微信公众号开始运行时百花齐放,各种内容荤腥不忌,当时并未出现严厉的“整治”。

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大陆政府近年采取的是“任其野蛮生长,等时机成熟再出手介入”,二是大陆管理层多为大叔大婶(直白地说就是一群老头老太们),对于自媒体这样的新媒介突然窜出,一时之间也不知该怎么管。

中国大陆在文化传播层面的管制对于同文同种、却有截然不同生长环境的港台人民而言只怕比西方人和日韩人还不舒服,比如范冰冰演的《武媚娘》,小露酥胸的镜头全被剪掉,唐朝不是就是这样穿的吗?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曾跟大陆朋友辩论这个话题,他说,“你会让你的八岁孩子看黄色电影吗?”

我大笑,“所以你们人民的智商只有八岁吗?”

他耸肩“在中国有人八岁、有人十八岁,有人的观念是非洲,有人是欧洲,一个维稳诉求的国家一定会怕部分人受到影响。其实自媒体的管制也不该从单一的言论自由角度来看,传统媒体有编辑扮演守门人的角色,如今自媒体时代许多人为了博眼球,不理会媒体应有的判断力和价值观。尤其是,这里是差异如此大的中国。”

依据《中国互联网管理条例》,互联网不得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内容,大陆有关部门最近以低俗为由展开对自媒体内容的整治。然而如“奇葩说第二季”这样受到年轻人欢迎的节目,下架整改的理由一时间真让人摸不着头绪──目前的理由是“有部分争议内容”。

而所谓部分争议内容,可能放在某些人眼中是争议,放在另一批人眼中毫无争议,这些标准,又是谁来评定?

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政府官员表示“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也强调依法治国,然而其管理模式仍不脱主观的“大家长式”──小孩子看这些玩意儿干嘛?会学坏的!

至于有无“言论自由”?这群老头老太太们会打你的头──要自由的前提是要自律,没有自律,学什么西方人!

我们这些做内容的年轻人,只能一边跟这群老头老太太们博弈,一边期望他们观念逐步改进,不然怎么办呢?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