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恶魔伤害过的女孩儿,你一点都不脏!

2018-04-09 03:00

因为身体受到“不影响生存质量”的损伤而自杀,听起来是否有点荒谬?单听这句话,想必多数人的反应都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呢?然而,在性侵案中,这样的实例比比皆是:往远了说,有20年前自杀的北大才女高岩;往近了说,2015年5月24日,吴江22岁女孩遭受继父10年性侵和骚扰而最终选择自杀;2017年4月28日,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自杀身亡,据悉,其走上不归路的原因,乃多年前被补习班老师诱奸而引发的抑郁······

图为台南女中学生林奕含在获得满级分后接受校长恭喜情形

据美国反性暴力团体RAINN指出,94%被强暴的女性事发两周后出现创伤后压力症(PTSD)症状,而30%女性在事发九个月后仍然出现创伤后压力症状。另外,约三分之一的女性受害人会想过自杀,而13%的女性受害人会尝试自杀。这个比例,听起来够吓人吗?

然而,更吓人的是,对于因遭遇性侵而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女孩儿们(这个群体绝大多数受害者都是女孩儿),外界虽有唏嘘,有同情,有怜悯,有对施暴者的谴责,但更有一种天然的“谅解”——许多人觉得,因为被侵犯而自杀的女孩儿,对自己而言是种“解脱”,是灵魂的纯净升华······

长期以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性”一直被视为羞耻之事。谈性色变,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一杆标尺,同时也成了许多人心中至今仍常驻不倒的贞节牌坊。

在古代,女子别说公开谈论“性”这个话题,就连接收与其相关的信息都是不被允许的,更遑论成为“性侵”事件的受害者了。所以,古时有被劫匪掳走的女性,即便后来被救回时不曾失身,基本也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三尺白绫了此一生;要么悄无声息地被嫁到千里之外,从此与娘家再无往来。只为保全娘家的“名声”。足见“失贞”二字对女性而言有多可怕!

然而,如今的天早已不是古时的那片天,加诸女性身上的枷锁却依然存在。而不断加固这道枷锁的,甚至包括受害者自身。

曾经碰到网友在论坛里面问:“女友小时候被性侵过,刚刚知道,心里面觉得很介意,怎么办?”

后面有好多网友的回答,有的说如果是真爱就不会介意;有的说知道女友有那样的遭遇应该给她更多的关爱;有的表示既然内心介意就不要勉强,分手就好;还有的说既然不是真爱,还是放过那个女孩子吧······然而,最让我感到不舒服的是一个“曾被性侵过的女孩”的留言。女孩称,自己有着相似的经历,小时候曾被性侵,已非处女的自己感觉自己“很脏”、是“不洁之身”,不奢望自己这辈子还会有人爱,并称以后会选择自杀,去天堂做一个“干净”的人······

觉得自己“很脏”、进而产生自我否认,大概是被性侵过的女孩多数都会有或者曾有过的想法吧?否则,性侵受害者的自杀率也不会那么居高不下了。可是,这种想法是如何形成的呢?仅仅是因为“性”的隐秘?

在我看来,这完全是因为被长期灌输的“性羞耻”理念所影响。更可怕的是,会被这样的观念所伤害的,不仅是性侵受害者,还有整个社会,更有甚者所有孩子。它会导致性教育的缺失;它会导致对受害者的歧视;甚至,一些受害者会因为担心被歧视而忍气吞声,让性侵者得以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如果不用那种物化女性的观点来看待这个问题,看待与“性”相关的一切,那么“性侵”与其他暴力犯罪又有何区别呢?只不过“性侵”更私密,对受害者的伤害更大些罢了!

倘若非要把“曾被性侵”看成一项人生缺陷的话,我觉得那并不是一项多么严重的缺陷,更不是什么需要终身背负的“污点”。就如同生一场病,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好了也就痊愈了。谁还能保证自己可以一辈子不生病呢?

不要视“性”为洪水猛兽,那不过是人类正常的生理行为,就如同我们日常的吃喝拉撒。所以,对付性侵犯,我们要做的跟处理其他暴力犯罪一般无二,让那个施害者受到应有的惩罚就可以了,不必有任何的自我否定。

希望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能发自内心地跟那些受过伤害的女孩儿说一声:你,还是原来的你,只会因为战胜恶魔而愈发勇敢,没有沾染半点脏!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