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正在改变美国长期以来的对华政策

2018-03-29 01:01

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对华政策都是基于一种理念,即支持中国崛起和纳入战后国际秩序,将使中国实现自由化。但现在特朗普不想这么做了。

本文授权自:IPP评论

特朗普把美国衰落归咎于中俄



世界正进入地缘政治大变动时代,所带来的危机超乎人们的预期甚至想象。全球圣战主义的崛起、中东区域秩序的解体、欧洲难民危机、法国右派力量(国民阵线)和美国特朗普主义的兴起、朝鲜半岛核危机、新兴经济体的巨大不确定性、金融震荡、大国争端等等变化,都是地缘政治危机的表象。


从地缘政治的视角来说,中国最直接的挑战就是亚洲地缘政治的变迁。此变迁尽管有诸多要素,但更和中国自身的崛起有关。历史地看,一个大国的崛起不可避免地要引发地缘政治的变革。因为当一个国家崛起了,就会形成以这个国家为中心的新的地缘政治影响范围或者新秩序,其形成必然导致原来地缘政治格局秩序的强烈反弹。


特朗普的新国家安全战略就体现了一种全新的战略思维。这种新思维一旦转化成美国的外交政策,必将对美国本身和世界产生深刻的影响。对于中国而言,既要抓住历史机遇,推动周边地缘战略格局的调整重塑,扩大国际影响力,同时也要保持战略自信和战略定力,加快自身发展和内部建设,妥善有效应对形势变化所带来的风险挑战,更好地捍卫和增进中国国家利益。


特朗普政府已经明确提出,要反思和改变美国长期以来的对华政策。按照2017年底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说法,“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对华政策都是基于一种理念,即支持中国崛起和纳入战后国际秩序,将使中国实现自由化。但与美国的愿望相反,中国以牺牲别国主权为代价来扩张自己的实力。中国在世界上传播以腐败和内部监控为特征的专制体系,并且正在建设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军队”。



其实,早在2015年,美国著名智库对外关系理事会就出台了一份《修正美国对华大战略》报告,指出美国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试图使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的做法是错误的,这一做法“对美国在亚洲的首要地位产生了新威胁,而且最终将在全球对美国的权力形成挑战”,“华盛顿需要一个应对中国的新的大战略,其核心是平衡中国国力的崛起,而不是继续帮助中国崛起”。但2017年底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美国的官方报告中首次强调了这一思想,因而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报告进一步指出,“中国的基建投资和贸易战略强化了其地缘政治野心”。中国在周边的一系列进取动作,包括南海岛礁建设,威胁到自由贸易、地区稳定和其他国家的主权。中国快速的军事现代化旨在限制美国进入该区域。因此报告还声称,“印太地区国家呼吁美国发挥领导作用,集体对抗中国,以维持尊重国家主权和独立的地区秩序”。

 

作为美国的应对措施,特朗普要和中俄在全世界范围内争夺人脉。中俄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投资来扩张影响力,形成对美国的竞争优势。而美国将向世界提供一种发展模式,这种模式适合于认同自由市场、公平贸易和法治的国家。

 

很显然,美国既不愿看到中国如此快速地崛起,也不愿看到自己的衰落,更不愿去寻找自己衰落的真正原因,而是简单地把美国的衰落归咎于中俄等竞争性大国的崛起蚕食了美国霸权。

特朗普的新思维


特朗普的新思维,一是务实主义。这和特朗普的商人背景有很大关系。在前几任美国总统时期,尤其是奥巴马和克林顿执政期间,美国基本上是意识形态主导外交政策。现在,由于特朗普本质上是个商人,所以他是以实实在在的利益来主导美国外交政策。


这种务实主义在政策上突出表现为“美国第一”,一切工作以美国为中心,为美国利益服务,其目的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在具体做法上,报告提出捍卫美国国家利益需要做的四个方面:第一,保护美国的人民、国土和生活方式;第二,促进美国经济繁荣;第三,通过实力维持和平;第四,提升美国影响力。报告也正是从这四个大方面来具体阐述的。


二是功利主义。这既和特朗普的商人本质有关,在很大程度上也是根源于美国霸权的历史性衰退。今天的美国既没有足够的能力也没有强大的意愿,像冷战刚结束时候那样凭一己之力来维持国际秩序,也无法再像过去那样为国际社会提供足够的公共服务,所以它很自然地会更加自私自利,只关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从历史经验看,一个大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大国或维持大国地位,关键在于它同时具备强大的意愿和能力,向地区和国际社会提供充足的公共服务,包括地区稳定、盟友的安全、自由的国际经济秩序等。如果做不到,那只能说明它在走下坡路了。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