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障碍决定特朗普“朝核赌博”成败

2018-03-13 22:30

鉴于这些艰巨的挑战,特朗普这次在朝核议题上的外交赌博尽管为半岛局势往积极方向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机会,但前景仍极不明朗。而中国在此议题上肩负的责任仍然重大,能够作为的空间也依然广阔。

 

本文授权自:IPP评论

 

3月8日晚,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证实他愿意接受朝鲜提议,在今年5月底前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消息迅速引起全球热议,不少媒体甚至将特金会与尼克松访华进行类比,对其可能带来的重大历史影响展开畅想。但分析人士不应忘记的是,即使是在战略利益出现深度重合,双方最高领导人也都有意愿和决心推进关系重大改善的情况下,从尼克松访华到中美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仍历经波折,耗费七年之久。

 

美朝之间对立已历七十余载,相互之间敌意根深蒂固。即使特金会切实发生且美朝都有意在之后继续深入谈判,要实现半岛局势的根本性转圜极有可能仍将是一个波折冗长的过程。从历史教训和各方反应来看,美朝谈判面临的重大障碍至少包括以下四个方面

    

首先,谈判的诚意是否充足。美方的许多观察家对金正恩是否真的愿意以放弃核武器计划为终极目标来展开谈判展示出了极度的不信任,他们怀疑朝鲜故技重施,是希望用冗长的谈判过程来为其核武器计划的最终完成来争取时间,同时让国际社会放松对其制裁。如果平壤方面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有部分或完全弃核的打算,谈判将注定无果而终。

 

其次,谈判中做出的承诺是否可信可行。由于互信的严重匮乏和双方过去在交往过程中频繁出现的违约甚至毁约现象,即使美朝在谈判中能够互相做出一些承诺,这些承诺能否真正赢得对方信任并付诸实践仍有很大变数。美国需要通过各种方式增强其对朝安全保证的可信度(可能的选择包括通过国会决议、第三方担保和驻韩美军数量或构成的调整等,无论哪一项都将极大地考验华盛顿方面的政治智慧和能力),而朝鲜则需要采取切实措施让国际社会相信其正往“完全、可验证、不可逆地弃核”的方向迈进。

 

 

其三,谈判内容能否足够专注。“去核”毫无疑问应当是美朝谈判的核心议题,但从历史经验来看,一些次要的议题往往可能会延宕甚至完全破坏谈判进程。过往的六方会谈中日本方面坚持纳入“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就对谈判进程的推进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而这次特金会消息传出后,又有美方人士鼓吹要将朝鲜人权问题纳入到谈判范畴中去。如若成真,鉴于朝鲜现政府将镇压内部异见视为保障政权安全的核心要义所在,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将更加渺小。

 

最后,对谈判结果的不同期望能否调和。结合朝鲜以往的表态来看,对于谈判的最终结果,美朝双方的期望目前存在着不小的落差。美国方面能够给予朝鲜的除了安全保证和经济援助以外,也包括以弃核为前提的和平条约的签订以及美朝外交关系正常化。但对于朝鲜而言,它很有可能在弃核的同时期望美国能够仿效当年中美建交时一样“废约撤军”—— 中止美韩军事同盟关系以及撤出驻韩美军。而这很有可能触及美国政府的谈判底线,让谈判在深水区内沉没。

 

另外,中美建交的历程表明,内政中的风云突变很多时候也会对谈判产生复杂的影响。1972年尼克松总统因“水门”事件下台,在相当程度上就延宕了中美建交的进程。今日的特朗普也面临着诸多“政治地雷”,譬如萎靡不振的支持率、年底进行的中期选举,以及不断发酵的“通俄门”调查。这些都可能会让美朝谈判产生难以预料的变数。而一旦谈判久拖不决,拖入了美国下一个总统竞选周期,谈判前景将更加混沌。

 

鉴于这些艰巨的挑战,特朗普这次在朝核议题上的外交赌博尽管为半岛局势往积极方向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机会,但前景仍极不明朗。而中国在此议题上肩负的责任仍然重大,能够作为的空间也依然广阔。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