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二审无罪 陈为廷为何怒怼习大大?

2018-03-13 22:10

3月13日,台湾高等法院二审宣判太阳花学运占领立法院一案。台高院驳回上诉,仍判无罪,由于一审判决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学运领袖陈为廷、林飞帆等22人无罪,依速审法规定,全案几已确定无罪。

对此,陈为廷首先感谢义务律师团的协助,接着话锋一转表示,这次的判决就是告诉习近平,你可以称帝,你可以无限期延任,但台湾是民主国家,不要想说可以随便越雷池一步,否则台湾人民会起身抵抗,当人民起身抵抗,民主和司法会保障人民的权利。

但是,笔者犹记当时许多参与者反复澄清,这是一场公民运动,反对的是张庆忠强渡关山,30秒通过服贸有违程序正义。但现在学运领袖却将矛头指向习近平,甚至扯到最近的中共修宪,实在让人不知今夕是何夕。

事实上,当年318太阳花学运的诉求几经变化,抗议学生冲进国会后拉起的布条是“逐条审查”,而后转为“退回服贸”,再之后转为先立法再审查,甚至学生支持的民间版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是要改变台湾的现有的“国家认同与定位”,323学生攻占行政院后,诉求又加上了谴责国家暴力。时过境迁,如按陈为廷今日之表述,是否当时整场运动也包含了反对习近平的政治诉求?

如同台独运动者史明当年进入立法院时对学生说的:“现在是路线的斗争,不再只是服贸通过不通过而已”、“现在就是要强调,我们是台湾人”。或许不能以一言以蔽之为整场运动定性。诚然,太阳花学运是对台湾社会内部矛盾的回应,当中包含了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及代议制民主的批判,却以反对两岸三通和反两岸服贸协议为契机。但是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由美国主导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不但是一项新自由主义计划,而且包含了遏制对岸,承袭冷战余续的政治意图,然而社运团体或学生运动中的人,对于民进党政府冀望加入,却鲜有人认真思考其中的利弊得失。

究其原因,进入20世纪90年代,台湾社会运动的主导已经被“统独”问题所裹胁,由于台湾经济转型,资本外移,岛内劳工力量下降,阶级性的社会运动尚未成长就已呈现衰落之势,以城市中产阶级为中心的新社会运动,相较劳资问题、分配正义,更倾向于从“统独”角度解读两岸关系。围绕此议题,民族认同,国家定位以及以此为主轴编织的新台湾史,成为支配现实政治和历史想象的基本要件。一场由蓝绿主导,围绕着史观而展开的博弈,对年轻世代的两岸认知和思想情感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而今陈为廷被判无罪,却又将矛头指向对岸的习近平,这样的思考逻辑仍摆脱不掉的是统独意识形态的窠臼,将重点投射于中国对台湾的并吞,那当年的这场运动到底是反对程序黑箱还是反对两岸服贸?是诉求分配正义还是反对自由贸易?估计当事人也是傻傻分不清楚。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