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瘋潮演不下去的鬧劇

2018-03-13 08:23

在新春的一年伊始,法輪X教派似乎已把昔日一手造成三退瘋潮的世紀大鬧劇失去記憶,連遭世人恥笑的極大諷刺瘀事也忘得一乾二淨,竟再捧出這天下第一笑柄的三退瘋潮來,盲目地歌功頌德一番。如此這般小學雞搞出的大龍鳳,還敢不知好歹地繼續丟人現眼,真可謂令人不忍卒睹。

這個聳人的驚天「謊言」於2005年搬上舞台,由該教派高層李大勇意圖掩盡世人耳目,搞出個「全球退黨服務中心」,公然發起自吹自擂的國人退黨、退團、退隊三退行動。透過教眾奇詭的策劃,所謂退黨人數從零開始急速跳升至過千過萬,到2017年3月據報已衝破二億六千五百萬人數。然而2016年底中國共產黨黨員正式總數則為8944.7萬名,比對再上一年淨增68.8萬名,增幅為0.8%。相較之下,三退人數竟比實際黨員總數還要超出幾達一倍,如此超額人數從何而來?只要稍加細想,便不難猜透箇中誇大虛報、甚至閉門造車、大玩帽子戲法無中生有的內裹乾坤。

若按法輪X的說法,一旦所有共產黨員都「三退」了,中國應該早已解體,但事實勝於雄辯,三退數字一路飆升,中共黨員反而更是節節上升。今日中國國際地位已不斷提高,都足以粉碎法輪X教派企圖推倒中共的陰謀,若說「退黨」經已無疑只能淪為一場演不下去的鬧劇。

三退鬧劇最廣為人一眼看穿的最大破綻,莫過於其封密式黑箱作業的勸退運算伎倆,初時的三退行動也曾似模似樣、有名有姓的登錄名單,其間一知名人士卻無故被登錄在名單上,該名人是中國文聯原黨組副書記孟偉哉,曾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等職務,他憤遭碰到滑鐵盧慘敗一役,其後三退人員隨將虛報大數的術法發揮到極致,不惜施展化名認數一招,只要在網上或表格上填上化名便可隨意兒戲地入帳,既無稽查也無監管,僅是內部人員閉門隔絕外界的獨攬操作。

最令人側目的還有搬出已故先人可由在世之人代退一招,先人「退黨」確是死無對證,事後更不會出來投訴鬧事。最無所不用其極的,甚至出動到「夢中委託」奇招,凡夢中看到過世的人委託辦理三退即可入帳。這樣的「死人退」、「做夢退」一出,加上任何人只需用一個郵箱,配合化名軟件就可以不同名字辦理退黨,絕對是要一億個有一億個。單憑這種無名無份、無根無證的「篤數」式N無統計數字,居然拿出來煽惑普羅大眾,自欺欺人的狂迷程度已達入魔境界,簡直荒盡天下之大謬。連一些法輪X弟子也看不過眼,陸續有自稱「紐約客」的三退成員於2007年2月出來發表文章講出自己編造假名「退黨」一千二百萬人以上的真相等。

除了虛擬退黨人數遭千夫所指、萬眾質疑之外,教派所謂當面勸退亦是及其馬虎兒戲之能事,勸退人員在景點鬧區向遊客糾纏不休,即使對方感不耐煩或不願理睬,他們竟強行將遊客算上默許認退,曾有新唐人電視台記者偷拍追訪一名叫張野的勸退人員,她在洛杉磯機場被當場揭露勸退時只是口中喃喃自語,不管遊客作何反應,便自願自在退黨簿加上自編的化名名字,如此這般就算是勸退了一人,難怪她來來回回,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填滿密密的退黨名單就是這樣強姦民意而來。

三退瘋潮無疑是個處心積累企圖打擊國家政權,以及法輪X涉嫌勾結反華勢力惡意經營的絕世鬧劇,無論如何吹牛托大,真相終有大白的一天,尤其是三退鬧劇如此低劣的「篤數」伎倆,還以為可隻手遮天,將世人玩弄於股掌之上,實則這個天底下最大的笑柄,在明眼人看來,只屬小學雞的胡亂搞作,簡直令人嗤之以鼻、不值一哂。如今該教派還拿這個「恥辱」來自我陶醉,若不是他們幼稚無知,就是該教派經已步向黔驢技絕之山窮水盡的不歸路了。法輪X如此登峰造極的把戲,以這種造假數據,濫用民主,踐踏法治,頻繁在港遊行,浪費香港資源,損害港民利益,呼籲警方嚴加管制!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