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台湾”已成为“邪教标语”?

2018-03-13 04:47

台湾爆出“北农连续休市事件”,该事件致使菜价“暴跌”。神隐15天之后,台北北农总经理吴音宁才出面说明情况。事件延烧中,舆论发现身为总经理的吳音宁薪资高达250万(新台币),但是她却不会看财务报表,更不知道公司总营收。当议员提出质疑时,“作家出身”的吴竟然回答“还在学习”。瞬间让各界跌破眼镜。民进党执政两年来的近乎“无底线”的酬庸作为,其负面影响正一步步显现。这样近乎荒诞的一幕出现既不不意外也并不罕见。

有台网友感叹,只要你“爱呆丸”(闽南语:爱台湾),不止“鸡犬升天”,哪怕全家身居高位“尸位素餐”也都无所谓。存在台湾已久的“爱呆丸现象”再次显神威。

“爱呆丸”到底是一个“蝦米碗糕”闽南语:什么东西

最初,“爱台湾”和其它爱乡爱土的词汇并无区别,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个简单的词汇成为了某些人的“专属品”。而拥有这个“专利”的人更是给“爱台湾”三个字镀了金身,让其成为了一种“图腾”。久而久之,“爱呆丸”成为了一个神奇的“咒语”。

只要这些人高喊“爱呆丸”,那么他们做的任何事情,就会被贴上“正义”的标签,他们做的任何的貌似不合理的事情,也会变得合理,任何不常规的事情,也会被解释得有理有据。“爱呆丸”三个字就如同是一个超级通行证,可以让这些人在台湾肆意穿行,毫无阻碍。

高呼“爱呆丸”如同神功附体一样,变的刀枪不入,更如同吃了神功大补丸一样,不仅百毒不侵,而且会打通任督二脉,功力倍增。高喊“爱呆丸”,瞬间让人气清神爽,满血复活。

“爱呆丸”如同“星宿老仙,歌德天地,威震寰宇,古今无比”一样响亮,也如同“白莲洁焰,圣女降临,光复明宗,一统江湖”一样让人闻风丧胆。在“爱呆丸”的大旗照耀下,任何敌人瞬间就会退避三舍,毫无招架之力。如果出现混乱,大喊一声“爱呆丸”啊!纷扰瞬间烟消云散!

“爱呆丸”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

“爱呆丸”不仅仅会带来精神的亢奋,还可以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爱呆丸”变成特定人群的“专利”,他们自然也收取着无数的专利费。当这些人因为“爱呆丸”而享受到越来越多的利益和快感之后,必然会吸引大批拥趸争相加入。“爱呆丸”成为他们的政治暗号和入会密语,如同“芝麻开门”一般灵验,当打开了这扇门就意味着荣华富贵的到来。当然拥趸们也非常清楚,高喊“爱呆丸”的同时要做足“打砸抢骂喊哭闹”等戏码,这样才能发挥“爱呆丸”的最大功效。

如今,对这些“爱呆丸”的拥有者来说,“爱呆丸”已超越了正义、价值和道德,成为了做事遵循的最高标准。换句话说,只要“爱呆丸”,那他们做的事情是否正义、是否符合道德标准、是否符合社会价值都已经不重要了。

在“爱呆丸”的口号下,政敌可以被追杀,舆论可以被钳制,利益可以被抢夺,他们完全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而不必有过多的顾忌。增设虚职酬庸如此、骂18%同时领18%如此、强烈反对之后又接受ECFA如此、反美牛却又计划开放美牛如此、反对矮化却参加WHA如此、进口核灾食品如此、反核又启用核电如此、喊心软却欺负劳工如此、反陆客后又欢迎陆客如此、暴力冲击立法院却无罪如此、“一例一休”如此、泼洒红漆如此、受到日本欺负却惩罚自家渔民如此。当然,不专业、不做事却爽拿250万薪酬更是如此。

在“爱呆丸”的“保庇”闽南语:保佑下,已经很难界定这些人的行为标准和道德底线在哪里,同时也看不到台湾社会的容忍边界和反思在哪里。“爱呆丸”让这些人获得了一种近乎无法被约束的力量。

最终,“爱台湾”从一个表达情感的词汇,成为了越来越多人追逐私利的工具,成为了伤害台湾的毒药,也成为了越来越多的丑陋的护身符。

借“爱呆丸”之名,做“害呆丸”之事,政治道德、社会正义、民主价值几近扭曲。“爱呆丸”三个字仿佛邪教标语一般既饱含蛊惑又充满恐吓。

但是,“爱呆丸”毕竟不是让台湾成长强大的神功,目前看来更像是《葵花宝典》,偏偏练功之人资质又极差,不仅走火入魔,甚至有些不人不鬼、不伦不类。“爱呆丸”也终究不是解决台湾疾病的药方,目前看来如同是“含笑半步癫”或砒霜,食之要么永远都无法正常行走、要么倒地不起。

当前的台湾政治不是清明政治、经济不是活路经济,社会对立尖锐。“爱呆丸”这样的神功还要练多久呢?“爱呆丸”这样近乎邪教的口号还要喊多久呢?

PS:“太阳花事件”二审宣判,所有成员无罪。但是其中一主力人员却在这个场合“爱呆丸”症状再次发作,忽略“宣判”不谈,反而无厘头的扯上对岸领导人,并“敬告”“不要想可以越雷池一步,当你想动手,台湾人民会起身抵抗”。价值逻辑之混乱,这不是走火入魔是什么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韩国人是如何在议会上打架斗殴的

     议会向来是动手的好地方。英格兰的早期议会允许手持武器进场,但后来大概是因为流血冲突太多,英国人就在执政党和反对党的坐席前面各自画了一条红线,相距“两把剑”的长度,意思是...

    2018-10-18 22:14
  • 沉迷玩《第五人格》到面对成长恐惧:怯,就输成世!

    每人都总有些恐惧,有人怕黑,有人畏高。记得从前工作能到处游历,别人羡慕,可我却怕黑,特别是在酒店。於是一整晚,我便在开灯与关灯中挣扎到天明,最熟悉的画面,不是名山大川,而是晨早在酒...

    2018-10-18 22:07
  • 沙特记者为什么会失踪?

    最近,沙特驻土耳其总领馆发生的一件大事引发了很多人的兴趣。一名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为了给自己开一张单身证明,走进了总领馆,却再也没有人看见他走出来。据说此人是死在了总领馆里,死法...

    2018-10-18 22:05
  • 全球最短航線 90秒飛2.7公里「眨眼就到」

    新加坡航空公司(Singapore Airlines)上周四(11日)启动全球最长途航线,把新加坡与纽约这两个相距逾万公里国际大都会接通。整趟旅程横越太平洋,逾1.5万公里,乘客甚...

    2018-10-18 21:57
  • 麻雀同志是怎样平反的

    从被打成「四害」赶尽杀绝,到最终平反摘下「害鸟」的帽子,需要好几代麻雀才能实现。1960 年,毛泽东表示「麻雀不要打了」,他亲自发动的打雀运动从此中止。此前几年里,这场与大跃进并肩...

    2018-10-18 2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