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务院机构大调整 为何聚焦治理现代化

2018-03-12 23:32

今天13日上午,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根据该方案,改革后,国务院正部级机构减少8个,副部级机构减少7个,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设置组成部门26个。其中多个部门新建、合并或重组,具有大部制改革的特点。

对于这次国务院机构改革,作为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中的国家机构改革,被普遍视为一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深刻变革”。也就是说,它是一场治理体系层面的改革,不要上升到政治层面。

所谓治理现代化,这是中共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概念,它包括制度现代化和人的现代化两个层面,即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这次国家机构改革显然是制度机构方面的现代化。何为现代化?根据多数官方文件的理解,多指科学、合理的含义。

比如,今日刘鹤在中共党报就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撰文阐释改革的特点,其中改革设计的“科学性”被格外强调。什么是科学性呢?就是要符合实际需要,符合客观规律。这被视为改革成败的“关键”。中国建国以来的政治机构经过草创和改善,但与现实发展并不相称,机构设置重叠、混乱,比如一类事需要多个部门分管,政出多门,相互掣肘,造成权责不明、推诿扯皮。这就需要合并重复部门,由一家进行统筹。比如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不再保留国家卫计委,不再设立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

科学与否是现代化的形式化要求,要符合形式合理性,也就是从工具的角度,提高行政效率。再比如,各级机构内部层级太多,导致的官僚化问题,严重制约行政效率,这次就在中间层次的机构设置上进行瘦身,推行扁平化管理,提高效率。这些改革均是针对机构设置的科学性这一关键。这也是治理现代化最基本的要求。

而现代化还要求价值层面的现代化,也就是符合现代社会的价值需求。这就涉及到权力调整和利益分配,需要对现有的既得利益格局进行整合重塑中国的行政制度改革推行了十多年乃至更长时间,一直未能起到明显效果,或一定程度上归于改革的碎片化,但更主要的其实还是难以突破既有利益格局,使得各种改革举措被架空。这在过去几年的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体现明显。

行政审批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仍然是一个难以克服的体制性弊端。无处不在的行政审批作为深入到市场中的权力之手,让市场经济体制的推进步履蹒跚。这种行政管理经济的模式,最大的问题就是政府过多地干预微观经济,政府以及附属权力机构参与到市场主体的竞争中,严重干扰了市场的公平公正竞争。

这次改革明确要求减少微观管理事务和具体审批事项,要从微观上砍断政府之手,最大限度地避免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将行政审批全面转变为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也就是政府无规定即市场自由。虽然,负面清单还有不少,但在市场化指向上无比明显。而砍断政府之手谈何容易。若从制度上对政府职能进行明确制约,触动的蛋糕之大难以想象,其阻力可想而知。

这在本次机构调整中,也有所体现。比如,组建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不再保留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再比如,将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这类举措均旨在将与市场监督相关的几大机构整合,更多地实现对市场的宏观监督和服务。

正如,这次改革的官方定位中所说,国家机构改革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场深刻变革。这次机构调整,只是刚刚拉开了序幕。随着后续更多机构调整的推进,中国治理体制尤其是官僚架构将如同几年前的党改和军改一样,打乱重塑,但愿中国可以借此重整尽快扫清几十年体制机制积弊,让陈旧的官僚机器重换新颜,逐步地开启政治现代化的步伐。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