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高韵斐:2018年不出爆款就要死!

2018-03-11 23:18

高韵斐算得上是上海媒体改革拓荒者,在主导了上海报业集团的大规模转型,诞生了界面、澎湃这样的标志性项目之后,高转战上海广播电视行业,再次进行新一次的大刀阔斧改革。

 

几年前,报业改革困难重重,阻力重重,而在如今的广播电视行业,问题也同样不少。

 

在就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七个月后,高韵斐在今年2月11日举行的上海文广集团2018年学习讨论会暨年度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

 

高韵斐在其中指出了上海广播电视面临的多重问题。比如《东方卫视》的成本和收入问题,以及除了东方卫视之外的许多地面频道问题。另外他还提到,第一财经的转型紧迫感不够,错失了许多次转型的窗口等等。

 

高还对广播电视改革指出一些思路和想法。比如互联网节目中心,一定要出爆款。技术运营中心:做好技术统一服务,钱不要随便流出去。他还特别提到“破釜沉舟的勇气”,对于广播方面,要未雨绸缪。

来自公众号(IDsavemedia

高韵斐在上海文广集团2018年学习讨论会暨年度工作会议上发表讲话

 

他指出,我们更应该着眼于未来长远发展的布局,要着眼于建设性改革,而不仅仅是做减法,更要做加法。这需要同志们在台集团的指导帮助下,创造性地思考各个不同的业务领域实现突围的办法。从台集团来讲也要选择突破点,充分发挥资源、资产、资金优势,树立目标,快速行动,振奋精神。行胜于言,很多事情条件成熟了,就要坚定不移一步一步去做。

 

他要求:

 

一、东方明珠:战略要贯穿始终,战术要落实,特别要加强集中管控的能力。

 

希望各个业务板块都能在上市公司的统一领导下形成更好的合力。集团大部分可经营性资产已经装入上市公司,集团本部在资产经营方面的余地并不大。上市公司承载着集团未来发展的重要基础性支撑,某种程度上你们的状况决定了集团的状况,你们的未来就是集团的未来。东方明珠的当务之急是,采取包括并购等多种手段,迅速寻找并形成具有想象空间和实际增长潜力的业务。希望你们今年加大利润分配力度,这符合近期证监会对上市公司在监管上的要求。

二、东方卫视:坚决把住导向,扎实做好经营。

 

东方卫视代表上海形象,导向问题非常重要。在把住导向的前提下要更加丰富节目内容。

 

十年前,东方卫视有个“管委会”体制,我是牵头的,各相关频道和业务单位的负责人参加。这样做并不解决问题,大家都是屁股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在集中力量办卫视这件事情上做得不成功。上一轮改革把娱乐资源全部打通了,现在很多优秀制作人、编导团队原来不是卫视的,这样做对卫视这几年的发展是有助推作用的。几年下来,问题也来了,归卫视中心管的地面频道怎么办?大家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东方卫视,几家地面频道目前在节目生产、播出,人员安排、管理等方面都存在很多短板,老百姓意见很大,今年要想办法解决好这个问题。新娱乐、艺术人文、星尚、戏剧,这些频道能不能一个频道一个策略,想办法去把它们的内容和经营做好?卫视中心也不容易,要兼顾地面,的确力有不逮。

 

但这是个问题,从台集团层面上要指导和帮助卫视中心解决好这个问题。

 

今年东方卫视的经营是我最担心的。上午建军书记也讲了,东方卫视全成本核算——其实也没有全成本,我们有很多资源其实都没有算,集团的管理成本都没有摊派下去——只是有限的全成本核算。集团在东方卫视的投入上从来没有吝啬过,东方卫视在前年收视率就已经冲到全国卫视第二,我们的收入指标能不能有相应的体现?

 

说实话,数字讲不准是我最怕的。在了解东方卫视收入结构的时候,卫视中心曾向我汇报,东方卫视目前影视剧投入10个亿、产出10个亿。新总监到了东方卫视后,告诉我东方卫视的电视剧是投入15亿、产出15亿。这个数字是可以变的?!说实话,我这个总裁,听到数字不断在变,心里会踏实吗?地面频道的产出到底是多少,分清楚了吗?做经营工作,不能够今天这样明天那样,你们过去说过的话,领导是记得住的。

 

东方卫视是集团长子,我们开不得玩笑。今年东方卫视必须要把精力集中起来,策略要明晰,老老实实把经营工作做好。

 

三、融媒体中心:真正实现“融”。

 

融媒体中心是我们电视台的《解放日报》,承担了市委市政府大量的宣传任务,这方面,集团对你们全力支持、全力保障。有些板块的业务不应该是绝对地用投入产出比来衡量,当然我们还是要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下一步,希望融媒体中心对于外语节目、外语频道未来的发展有很好的思考,拿出自己的方案来。Knews的未来怎么办?直播流,我们已经做了一段时间了,积累了一些经验,一些不符合互联网发展趋势的做法是不是可以有所改变?我希望这些都是由融媒体中心自己经过思考研究后提出来。总体来讲,我们在融合发展方面取得的成绩不小,但是在具体的打法上还是有着改进余地的。希望融媒体中心在新的一年中,可以就这两个问题作一个思考,集团也会全力支持你们把这项工作做好。

 

四、东方广播中心:未雨绸缪,提前规划。

 

东方广播中心这几年总体发展形势不错,但也面临着经营上的压力。当然,从人均产出、从利润率来讲,东方广播中心仍然是很高的。今年受制于宏观经济形势和媒体格局的改变,广播广告的压力仍然很大,听众的收听习惯也在改变。未来5G投入运营后可能会对互联网的音频产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我们传统广播如何应对?恐怕这些都是需要提前做一些思考和规划的。

 

应该说,阿基米德团队在过去几年中非常努力非常勤奋,最近也要完成A轮融资,这些都是非常好的迹象。但我们也要考虑阿基米德目前这种社区的做法,能不能够承载东方广播中心未来转型平台的职能。东方广播中心未来整体转型的战略是什么?这些也希望东方广播中心能够拿出自己的设想,我们一起来探索。

 

五、第一财经: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哪来一片新天地?

 

中宣部去年把大量的经济宣传任务交给了第一财经。现在中宣部在经济工作的宣传中,除中央媒体外,最看重的就是第一财经。可见这几年第一财经在专业内容建设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不小。

 

但也毋庸讳言,第一财经这几年错失了数字化转型的发展机遇。08、09年的时候,我们就在考虑第一财经未来数字转型发展的战略。09年7月7日,在第一财经六周年生日的时候,我们在同乐坊建成了第一财经数字媒体中心,我们的眼光已经转向数字化了。当时思想也很不统一,在转型发展上我们的紧迫感不够。9月3日,市委组织部找我调任谈话,那天下午我参加了一个论坛作了讲话,我讲的是什么?就是第一财经未来数字化转型的基本战略。我希望我离开以后,第一财经在数字化转型方面能够继续有所作为。你们现在还可以到网上去搜一下,那时候我在讲什么?讲数字化、讲移动端、讲4G、讲数据化。

 

2013年夏天,《第一财经周刊》创始主编何力、副主编华威来找我。当时《第一财经周刊》一年盈利几千万,我跟他们说“再办一本杂志吧,我这里有刊号”,他们笑着跟我说:“杂志再好我们也不做了,不符合趋势。要干就干互联网。”半年后,他们正式提出想做一个新的数字财经媒体,14年夏天界面正式上线。现在,界面还没有宣布,他们已经并购蓝鲸和财联社,估值超过50亿,即将完成C轮融资。反观我们第一财经,有相对比较长的历史、比较丰富的版权积累、很强大的资金资源和品牌优势,但是跟一个只有三年多历史的财经数字媒体相比,我们要思考这几年在转型发展上存在的差距。

 

你们现在说要“聚焦移动端”,但我怕传统的非核心业务、亏损的业务不砍掉,又要铺摊子。有句网络语叫“不以结婚为目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套用这句话,如果说传统的非核心的亏损业务不砍掉,来铺新的摊子搞“聚焦”,那就是假转型。

 

“你要改”和“要你改”,在做法和效果上是不一样的。过去我都是私下跟你们讲,今天我算“赤膊上阵”了。怕的是“要你改”,你明天给我算笔账,说财务上合算不了多少,还是不改的好。这叫“软钉子”。希望你们认清大势,真正能够有自我革新的勇气。蔺志强昨天讲了一句话:我们身处这样一个革命的时代,不幸的是我们是被革命的。假如我们自己不革自己的命,就是别人来革我们的命。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哪里来一片新天地?

 

六、五星体育:用好资源,巩固阵地。

 

对五星体育在过去一段时间中的努力,要给予充分的肯定。你们把自身融入到上海整个体育产业发展的大格局中,这样一种战略选择是正确的。希望你们真正能够通过自身的努力,把上海的文化体育事业产业的资源用好,千万不要因为自己有钱了,就开始做无效的投资。久事现在进来了,钱到了以后要谨慎投资,不要盲目铺摊子。我最怕的是什么?投资进来了,我们占70%,亏损扩大了,扩大的规模又很大,我的报表压力更大了。所以要用好资源巩固阵地。

 

七、真实传媒:把精力放到频道建设上来。

 

我来了以后,去得最多的单位就是纪实频道,去调研,跟班子谈心,去开员工大会,给大家鼓劲,在员工面前给班子提要求、喊话。纪实频道的工作中宣部关心,市委领导关注,市委宣传部领导苦口婆心,我讲的也不是自己的话。纪实频道碰到很多困难和障碍,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精力放到频道建设上来,这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我们能够放弃纪实频道这样一个宣传平台吗?我们到底是要一个赚钱的公司,还是要一个有宣传力、影响力、传播力,党的非常重要的宣传平台?根据台集团上报市委宣传部重振纪实频道的工作方案,真实传媒持有云集将来的股权无偿划拨给集团,这项工作要立即启动,不能拖了。股权转让完成后,集团不再是云集的最大股东,集团实施参股公司办法管理,而不是控股公司办法管理。

 

我们每一位干部都要知道自己肩头的使命是什么,我们的工作重点应该放在哪里,不能首鼠两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样不可能把工作做好。

 

八、互联网节目中心:不出爆款,毋宁死。

 

我最听得进的一句话就是:2018年不出爆款就要死,这句话给我印象很深。希望你们在新的一年中真正能够出爆款,能够按照互联网传播的规律,生产出符合互联网受众接受习惯的一些产品出来。目前,集团在面向互联网生产节目方面还没有形成明确的战略规划,除了互联网节目中心,不少部门单位涉猎其中,力量分散,资源分散,效率不高,形不成拳头。这个问题要研究,事关集团融合发展大局。

 

九、技术运营中心:做好技术统一服务,钱不要随便流出去。

 

大家很关心技术统一服务以后的成本问题。技术和内容制作本来就是一家人。我们有设备,有人员,我们去外面采购技术服务,如果是我们无法提供的,尚可理解,如果我们可以提供,而不在内部购买,那是实实在在的资金流出。我了解了一下,过去有很多单位到年底的时候跟技术中心谈判,我钱付不出,最低的付款率40%多,最高的付款率90%多,没有100%的。我跟林伟明讲,过了节以后,我们是不是跟各个内容制作单位有关的同志一起开个会,商量一下,看看技术服务价格有没有在现有基础上再下降的空间。我们就是服务嘛,说到底一本账,都在集团的口袋里。

 

现在大家都是“小巨人”,都是经营主体,都要对报表负责,然后就开始斤斤计较,内部的合作很难达成,对外的合作反而很多。这件事,集团既然已经出台了有关的规定,我们就必须做到底。在这个过程中存在什么问题,及时解决。

 

十、炫动传播:启动整合,守住阵地。

 

春节之后要考虑启动频道整合。事实上炫动现在也已经做好了思想上的准备和节目上的调整。频道要整合,阵地要守住。小荧星可以保持适度的扩张,但是要非常小心。因为教育这个产业其实是人工密集型产业,一旦管理不善就容易出问题。红黄蓝就是一个例子。

 

十一、幻维数码:健全法人治理结构,开拓新的产业领域。

 

幻维数码现在和集团之间的关联业务从50%下降到了27%。A轮融资之后,如何健全法人治理结构,特别是在守住传统产业优势的基础上,又如何能在新的产业领域中有所开拓?你们提出现场娱乐,提出了AR、VR等等,要在充分论证的基础上把这项工作、这些产业做好。

 

十二、演艺集团:持续探索,持续进步。

 

《不眠之夜》、《繁花》都是非常有益的探索,很不容易。听说从明年开始集团对演艺集团的补贴就可以结束了,接下来演艺集团承担的重任就很多了,特别是在创作方面如何更多、更可持续地涌现新的作品?财务账如何平衡?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演艺集团下属的这些院团进步非常大。别的不讲,我十几年没有听过爱乐乐团的演奏了,上次听了他们的演奏,这水平是过去无法比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梵签主教任命协议 正式建交为期不远

    近日,中梵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万众瞩目,这意味着困扰中梵关系的最大痛点——主教任命问题发生实质性突破,在此基础上,中梵建交为时不远。 据外交部网站消...

    2018-09-23 04:51
  • 美國初選剛結束 混沌始判、陰陽初分

    《一個人》撰寫與社區、政治、時事、人文有關的議題多年,承蒙不少華人同胞將之視為茶餘飯後的思考,也使我們在提筆時,都必須經過再三的思考。偶而走在路上會巧遇讀者兄姊問:「每週這麼多的文...

    2018-09-23 03:25
  • 川普日记:中国拒绝了我们的谈判邀请

    在我休假之际,财长Steven告诉我,中国拒绝了我们的邀请。这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我说过,中国的习主席现在似乎不愿意和我们达成协议。当然,我也不急着谈判,毕竟我们的关税正在奏效,中国...

    2018-09-22 23:16
  • 中国人为何更喜欢马云?

    马云宣布将在2019年教师节退休,但正如马云所说,他是“急流勇退”“以退为进”。由于对阿里巴巴的影响力无人可及,因此马云的退休并不是...

    2018-09-22 20:55
  • 中国经济发展的“道义成本”

    编者按:近期中国社会各界被一种焦虑情绪所弥漫,可以说这是中国进入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重叠加期所存在的客观环境在社会心理方面的必然反映,外加上中...

    2018-09-22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