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会不会被美国“带枪收编”?

2018-03-11 22:53

仿佛一夜之间,朝鲜半岛局势从冬天走向夏日。金正恩与特朗普将在五月前会晤的消息就像两人的性格一样难以揣摩,投给世界的是石破天惊。

在最初的震撼之后,很多人开始担心朝鲜会不会被美国“带枪收编”,中朝是不是会走向彻底反目?

在这其中,部分学者指出,特朗普采取这一重大外交行动的背景是,中美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正在从原来的“合作性大于竞争性”向“竞争性大于合作性”转化。而朝鲜向美国示好意味着一个“带枪投敌”的朝鲜可能对中国造成威胁——而这对美国而言,恰恰就是“预期收益”。

这种说法显然来自中苏关系的历史经验,当年正是美国对中国某种程度上的“带枪收编”,对苏联战略形成了重大牵制,使得苏联投鼠忌器,改变了当时的世界格局。1980年,中国甚至与美国合作在新疆设立对苏监测站分享情报,成为中美关系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一幕。

朝鲜与美国的一次政治投机

朝鲜从今年年初开始一直释放缓和信号,希望通过参与平昌冬奥会,开启体育外交,从韩国打破对朝制裁的缺口。这表明朝鲜对日益加强的联合国制裁感到巨大的生存压力。朝鲜近年来的经济增长依靠出售煤炭、铁矿石等原材料,出口纺织品、海产品、雕塑等初级加工品以及劳务输出等获得内部发展的资金,维持了外部需求和内部供给的平衡。联合国的制裁让这些通常渠道下的普通货物贸易和劳务出口成为不可能,外部需求的戛然而止造成了供求关系失衡,经济持续增长就难以实现。

而另一方面,朝鲜刚性需求并没有减少,需要大量进口油料、粮食、化肥甚至违禁品等物资。从中朝贸易来看,朝鲜的贸易赤字十分严重,外汇储备大幅缩水成为不争的事实。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朝鲜开发核武和导弹所需资金将面临枯竭,“核武和经济并进”的路线将无法实现。与美国对话一直是朝鲜的最高诉求,此次金正恩通过韩国带话向美国做出所谓的妥协和让步,就是希望重走金正日的外交路线,利用特朗普的性格特点进行政治投机,缓和外部环境,给最终实现核武目标争取时间。

对美国来说,特朗普上台一年多时间,内政外交都存在巨大困难。中期选举即将临近,特朗普需要有显著的政治收益为共和党争取选票。3月份以来,特朗普的内外政策表现出“急功近利”的强烈政治欲望,存在巨大的后期收益不确定性和政治风险。在宣布与金正恩会晤以前,特朗普在一众身穿工服、手拿头盔的工人兄弟的围观下签署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征收高额关税的做法从历史来看简单粗暴,并非是解决美国经济问题的良方,还会受到来自美国盟友的强烈报复,政治的负效应很可能超过预期经济收益,但特朗普一意孤行则显示出他从商以来“投机”的一贯作风。

特朗普选择与金正恩会晤与此一脉相承。做出这个决定前,美国刚刚宣布对朝新一轮制裁,这表明了美国看到了制裁带来的效果,特朗普也急切期待在对朝极限制裁后收获朝鲜弃核的真正承诺。因此,特朗普选择了对朝一次大胆的政治投机。然而,美朝互不信任根深蒂固,美国迄今为止没有有效的对朝政策工具,目前也没有建立与平壤谈判的外交团队,与金正恩会晤的前景尚不明朗。因此,在其做出与金正恩会晤决定的当天,他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打电话,协调对朝立场。如果特朗普与金正恩会晤能够获得其在一定期限内不再进行核导开发活动或者所谓朝鲜“弃核”承诺,都是对其有利的政治信号。

美国需要“带枪的朝鲜”么

朝核问题走到今天是朝美双方极端互不信任的结果。一方面,朝鲜希望与美国直接对话,从金日成时代就已经开始,但一直进行得非常不顺利,朝鲜对美国政府是否提供可信的安全保障极端不信任,即使本届政府能够做到,后任政府也未必能做到。另一方面,美国对朝鲜弃核承诺极端不信任。金正日时代,朝鲜曾经在世界面前公开爆破拆除了宁边核设施的冷凝塔,表示了不可逆的去核进程。然而,世界最终发现,朝鲜由于怀疑美国心怀不轨,并没有真正意愿弃核,不过是拖延时间,暗度陈仓,加速核导开发,离弃核的道路越来越远。

朝鲜选择走今天道路,是看到了中国走通了“两弹一星”到世界大国的道路,也看到了萨达姆和卡扎菲没有拥有核武器致使政权垮台死于非命的悲惨下场。但朝鲜的能量无法与当时的中国同日而语。尽管1970年代的中国仍是一穷二白,但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有国际影响的政治大国,是美苏欧之外一股巨大的力量,无论加入哪个阵营,还是自己成为单独的一极,都会对国际格局有着深远影响。朝鲜则不一样。拥有核武器可能会提高自己的安全等级,但并不会改变自身的生存境遇。朝鲜对美国需求远远大于美国对朝鲜的需求。朝鲜想通过研制核导来获取与美国和解的动机历来不被美国政府所接受,而美国的盟国韩国与日本对一个拥核的朝鲜也有强烈的不安情绪。

朝鲜目前的国际生存环境极为恶劣,保证政权安全是其首要也是最为核心的议题。而美朝之间是历史宿敌,朝鲜的世袭体制、核导问题、人权问题相互交织,成为美朝接近的巨大障碍,这都是当时中美建交过程中没有的情形。美国大学生瓦努比尔在朝鲜离奇死亡已经成为美国国内对朝鲜恶评的最新案例,副总统彭斯2月还将其家人带往平昌冬奥会,宣誓对朝鲜制裁的坚定立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朝鲜不接受“完全、可核查和不可逆转的方式放弃所有核武器和现有核导计划”,美朝进一步缓和的基础是不稳固的。只要朝美没有建立最基本的信任,即美国承诺不寻求推翻朝鲜政权,朝鲜不承诺使用核武器攻击美国和美军海外基地,朝鲜所谓的“带枪投敌”都不可能存在。

极权体制由于其合法性来源极其脆弱,它的不安全感既是天然的,也是超乎寻常的,更是无法解决的。从历史来看,与极权体制有关的安全互保都是基于自身条件限制的缓兵之计。无论是张伯伦、达拉第和希特勒签订的《慕尼黑协定》,还是苏联德国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都是如此。一旦条件成熟,这些所谓的协定立刻成为废纸。朝美即使将来签订了相关协议恐怕也摆脱不了历史相似的遭遇。

另外,朝鲜对“事大主义”批判了几十年,在中苏之间游走了几十年,获得了超预期的经济和政治收益。 因此,对朝鲜来说,投靠美国选择新的“事大主义”是绝对忌讳的。从目前来看,在中美关系的分歧中求得生存,并实现利益最大化是朝鲜未来的重要目标。它在中美之间游走的收益要远大于改换门庭所带的利益。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围堵,朝鲜已经起到了“应有作用”。这个作用在于朝鲜选择中朝边境地区作为核爆试验地点给中国东北形成潜在环境风险,不断激化东北亚的战略安全危机,“迫使”美国不断强化美韩美日军事同盟,加大攻击性武器在亚太地区的部署。反而美国对南海地区的战略投入感到力不从心。美国并不需要朝鲜做更多的了。

中朝关系会走向反目?

从历史上看,中朝关系与中苏关系的演变在某种程度上亦步亦趋,但其中也有个关键问题需要厘清。中苏分裂后期事实演变成了苏联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威胁。苏联在新疆和黑龙江对中国边境数次重大挑衅加大了中国的不安全感,北京亟待需要外部力量平衡苏联对华的压力。这成为中国1970年代外交突破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中朝关系并非如此。中国领导人处理中朝关系上有一个底线,就是中朝关系虽然日趋冷淡,党际交往也非常有限,朝鲜对华恶言相向,但中国始终没有未来也不会对朝鲜政权和国家安全构成任何威胁。中国所主张的对朝制裁都是基于限制朝鲜核武和导弹开发的资金往来与技术升级。中国至今仍保持了最低限度的对朝人道主义援助,成为维护朝鲜生存和发展最重要的基石。朝鲜由于其体制原因,在可见的未来外部环境无法获得根本改善,自身安全无法获得充分保障,没有任何理由调转枪头,对中国威胁使用核武器,也不会成为美国在东北亚反华的桥头堡,这就保障了中朝关系避免滑向中苏关系最为恶劣的阶段。

另一个参考的对象是越南。中越反目的背景在于越南1975年实现国家统一,1978年入侵柬埔寨,推翻了中共支持的“红色高棉”,并实际“控制”了老挝,在苏联的大力援助下成为了中南半岛的霸主。中越两国在领土主权上分歧日益严重,尽管高层多次会面磋商,但边境冲突愈演愈烈,矛盾不可调和。越南毫不收敛的挑衅给中国西南边防造成了严重隐患,这也成为1979年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导火索。

中朝关系也不会陷入中越关系恶化的境地。越南背后有苏联支持,自身在统一后也有在东南亚称霸的野心。朝鲜目前远不具备越南当时和中国反目的内外条件。朝鲜自身经济孱弱,统一半岛的所谓“自主统一”愿望更是天方夜谭,南北双方都没有实力消灭对方,而双方体制上的巨大差距即使相互结合也会出现无法想象的“排异反应”。不敢想象在朝鲜半岛尚未统一之前,朝鲜能够从美国得到当年越南从苏联获得的巨大援助来对付中国。然而,一旦当朝鲜向美国“缴械”,朝鲜的政权安全将无法保障。

未来十年是中国走向“伟大复兴”最为关键的时期。这个战略机遇期仍然需要稳定的外部环境,中美关系的稳定对此至关重要。目前的中美关系不同于40年前的美苏关系。美苏之间没有普遍的贸易往来,经济制裁几乎没有任何作用,更多的战略竞争集中在军事领域。而中美经济相互依存,即使特朗普想对中国大动干戈,也不得不对中美关系巨大的经贸存量投鼠忌器。

从目前来看,中美竞合关系将主导未来的世界形势。而朝鲜只不过是中美关系中一个点,它的重要性不能低估,也不能高估。朝鲜的安全需要在中美博弈中实现,中国也会对其提供必要的安全保障,如果朝鲜对自身力量有了不切实际的估计,那么它将把自己的安全利益挤向边缘。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