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意大利立法选举:极右翼版图何以越来越大?

2018-03-11 07:03

 

 

意大利立法选举投票于34举行,经过数日紧张计票,结果已基本揭晓:由北方联盟、意大利力量党等4个右翼政党组成的中右翼联盟(Coalizione di centrodestra)在众院630个议席中赢得265席、参院315个议席中赢得137席,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团;以反欧盟、反难民著称的极右翼政党五星联盟(M5S)分别获得227个、112个众院、参院议席,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团和最大单一政党;去年底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解散议会前执政的中左翼联盟(Coalizione di centrosinistra)在众院、参院仅分别获得122席和60席,遭到惨败。

从版图上看,中左翼占优的大区仅剩北方的托斯卡纳(佛罗伦萨所在大区)和特兰蒂诺-阿尔多阿迪杰,北方大部分大区被中右翼“攻城拔寨”,米兰-都灵-热那亚“铁三角”和博洛尼亚尽被“染蓝”(中右翼的代表色),罗马周边的几个郡也是中右翼天下,而罗马以东、那不勒斯以南的几乎整个南意大利、撒丁和西西里两岛,以及最西北角的德哥斯达黎加,则都被异军突起的五星联盟所“染黄”(该党的标志色)。毫不夸张地说,如今的意大利,极右翼的版图已经占据半壁江山。

这还只是一眼扫过的结果,实际情况要更加严峻得多。

大多数人原先以为,前总理贝卢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所率领的意大利力量党(Forza Italia)将成为中右翼联盟的第一大势力,并有望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中右翼联盟虽未必能获得过半议席,但仍有望匹马遥遥领先。实际的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主张意大利实行联邦制、北方获得更大自主权的地区性政党北方联盟(Lega Nord)分别在众院、参院获得126席和57席,成为议会第二大党,而意大利力量党在参院同样获57席,在更具代表性的众院却只获得101席,沦为议会第四大党。而中左翼联盟的核心党——民主党虽然在参院、众院分别获得54席、117席,勉强保住议会第三大党地位,但参院较上届丢了57席,众院更狂丢180席,若非去年10月中左翼在最后关头推动通过了对大党更有利的改版选举方案Rosatellum 2.0的,形势将变得更加难堪。

鉴于选后意大利政治版图扑朔迷离,未来如何组阁、会否短期内再次触发新的立法选举,目前都很难说,但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即意大利极右翼的版图越来越大的趋势已凿然确立。

这是为什么?

首先,左翼自2013年立法选举获胜后内耗不断,民主党籍前总理伦齐(Matteo Renzi)豪赌修宪集权,不惜拱翻本党党领、总理于前,强推2016年修宪公投于后,结果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公投惨败后进退失据,原本占据优势的多个北方选区丧失殆尽;意大利力量党因为贝卢斯科尼“原罪”未消,传统的南方“领地”被五星联盟侵削,只能傍人门户,仰北方联盟鼻息;五星联盟和上届选举相比,在北方沿海地区的地盘几乎都被北方联盟夺去,能够成为议会第一大单一政党,很大程度上拜意大利力量党在南方的传统地盘崩溃所致。可以说,相较上届,五星联盟的实力并无大的起色(在北方甚至严重削弱了),但两大传统政党自乱阵脚,昏招迭出,实力消退更明显,落差便在不经意中一下形成。

其次,民主党的经济、欧盟、难民政策引发广泛不满,意大利力量党在这些方面也乏善可陈。

经济上,曾饱受债务危机和经济衰退摧残的意大利复苏乏力,欧盟当初条件苛刻的抒困方案被许多意大利人视作“落井下石”、“趁火打劫”,民主党和意大利力量党在此期间都曾执政,被认为难辞其咎;难民问题上,正当地中海“靴子”地位的意大利是地中海船民最密集的登陆地,每年几十万难民云集意大利,不仅造成严重财政负担,而且制造了诸如强奸、暴力、盗窃案增加等严重社会问题,产生了极恶劣的公众影响(曾有现场报道难民问题的女记者被难民强暴,画面激怒了许多人),为换取欧盟补贴、援助而大开绿灯的民主党首当其冲,口惠而实不至、制订出“难民配额”,表示将让欧盟所有国家分摊意大利难民压力,实际上却做不到的欧盟难辞其咎,在这件事上态度暧昧的意大利力量党也被波及。此次选举,难民问题更突出的南方各地近乎一边倒倒向五星联盟,足以表明这一问题的杀伤力。

事实上,极右翼政党的崛起已在整个欧洲范围内成为趋势:它们在法国和奥地利总统选举中杀入第二轮,在奥地利、芬兰、保加利亚和斯洛伐克成为联合执政党,在德国等国大幅扩张了议席……欧盟各国同唱“欢乐颂”的前提,是“抱团取暖”,通过在经济和重大社会政策上协调一致取长补短,达到共同强盛的目的。但2008年以来的债务、经济危机让“经济联合力量大”在许多国家从“政治正确”变成“疑问手”,“难民配额”问题更导致欧盟各成员国四分五裂,英国一怒“脱欧”,各国质疑欧洲一体化的极右翼政党也趁机攻城略地。

同样不应被漠视的,是像“北方联盟”这样并非极右翼、但带有地方主义色彩的政治呼声同样高涨。

不难看出,此次议席上最大的赢家虽是极右翼的五星联盟,但真正捞到最大实空的却是中右翼联盟中的北方联盟。这种“成员国内的地方主义崛起”现象不但在意大利,此前在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分离情绪激增)和比利时(佛莱芒大区要求扩大自治权力)也已出现。传统上欧洲就是个邦国林立、版图支离破碎的地方,“一体化”成为大多数人共识,不过是战后、尤其冷战后几十年间的事。如果“团结的魅力”继续消退,非但欧盟一体化这个“大一统”会继续敲响警钟,甚至一些成员国的“小一统”也未必不会受到越来越激烈的挑战。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