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方向布下大局,招招紧逼西方!

2018-03-11 01:56

一百多年前,枪炮声敲碎“宁静的夜”,西方列强发动鸦片战争,技术贫弱的中国最终只能割地赔款,辽东半岛、台湾岛、澎湖列岛相继被列强掳走,全国上下一片凄惨。之后的百年,中国受尽凌辱,中国人的命不如蝼蚁,日本侵略者砍杀中国人的头颅犹如砍瓜切菜!

 

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我们落后,我们面对列强的炮火无可奈何,我们国家的军队保护不了我们的人民,我们当时比今天的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更惨,老百姓的生活更苦!

 

然而,先烈大智大勇,新中国在浴火中获得重生,实现了凤凰涅槃,中国军人自1949年开始,不但可以保家卫国,还能拒敌于国门之外。但是,在之前与列强的博弈中,我们的军工落后,我们不得不靠强大的意志来弥补我们军备的不足。到了21世纪的今天,中国军工装备终于在积累几十年后,呈井喷式发展,以全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之林。

 

自行研制的航空母舰正式服役、国产新型万吨级导弹驱逐舰首舰下水,中国军舰“下饺子”停不下来。建军90周年大阅兵,草原腹地沙场点兵,揽风云而瞰九天,中国军队“加速跑”刷爆世界“朋友圈”。轰-6K绕岛巡航,空警-500预警机霸气外露,“神兵天降”雷霆出击,举目苍穹,国产战鹰自由翱翔……

 

“强国必须强国防,强军必须强军工。”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局长许达哲的这番感慨,已经是中华儿女的共识。而这背后,蕴含的是中国军中的顽强奋斗史…

 

中国航母梦开始的地方——从小船坞到大工厂

 

这一天注定会载入史册。2012年9月,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在大连造船厂正式交付海军。

 

“大船”,是大连人对船厂的亲切称呼。“大船”造大船,名字上的巧合,承载着百年历史的老船厂的独家记忆。

▲2012年9月19日,正在大连改装的16号航母平台悬挂满旗。

 

“建大坞、造大船”,是中国几代造船人的梦想!曾经的我们,在一无工艺、二无经验、三无专用设备的艰难条件下,经历了屈辱,克服了万难,从最早沙俄殖民期的船坞到现在扬眉吐气的工业重地,大连造船厂在历史长河中走的每一步都走的不容易。

 

翻开造船厂百余年历史,从上世纪50年代第一艘万吨轮、70年代第一艘导弹驱逐舰、90年代第一艘超大型油轮,直至新世纪我国第一艘航母……数十个“第一”犹如一串珍珠光彩夺目。而“夺目”背后,是无数军工匠人的无私奉献:“老黄牛”式的刨工方秀贞、“爆炸大王”陈火金、船台“女铁人”郭玲华、屡建奇功号料的高手战怀奎、“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戴振涛……

 

大连造船厂造出了的不仅是数千艘船舶,更是经得起时代考验的大船精神。“国之重器”并非一日铸就。辽宁舰作为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建造总量相当于10条大型驱逐舰之和。但就是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咱们提前5个月实现首航,提前3个月交付入列,为中国军事史写上新篇章,中国没有航母的历史从此结束!

 

从改造、恢复一艘废旧的航母起步,从无到有,真正实现了中国航母“零”的突破。大国工匠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打造了航母建造的“中国速度”!

 

▲大连造船厂

 

让世界爱上“一机制造”——从“万国牌”到陆战之王

 

1959年10月1日,新中国迎来10周年的庆典。在万众瞩目的阅兵式上,32辆崭新的中国59式中型坦克隆隆驶过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的检阅。这是中国59式中型坦克的第一次亮相,结束了中国不能生产坦克的历史。

作为第一辆坦克的诞生地——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内蒙古一机集团公司功不可没。

 

新中国成立初期,所有的坦克都是缴获的,型号繁杂。因此当时还有一些西方国家说咱们的装甲部队是“万国牌”,甚至断言称,新中国自己制造主战坦克需要二十年。如今,咱们用事实让他们脸肿!

 

50年代中期开始,苏联逐渐推行霸权主义政策,企图把中国纳入与美国争霸的轨道,控制中国的内政外交。1955年,周恩来等30多位中央党政军领导先后视察工厂,时任副总理张爱萍指示工厂“研制新坦克,铁骑壮军威”!

 

由此开始了咱们的建造之路。中国坦克从59式发展到99A,这条路,走的异常艰辛。如今,一机集团不仅形成轮履结合、轻重结合、车炮一体协调发展,服务多军兵种的研发生产格局,而且实现了涵盖战斗、保障、火力打击和一体化信息装备的跨越式发展,成为我国重要的主战坦克和轮式装甲车研发制造基地。大国重器,中国有我!

▲中国兵器工业内蒙古第一机械集团公司车身公司内室生产线的工作人员在进行车辆内室组装。

 

成都航空工业集团成都飞机工业公司——战鹰摇篮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一辆载着300多名身份特殊队伍的火车,从沈阳一路颠簸到了成都。这300人聚在一个神秘的楼房里,根本无人知晓他们在干些什么。而这个神秘的地方恰恰就是中国第三代战机歼10的摇篮——成都航空工业集团成都飞机工业公司。

 

1970年5月,300名航空设计师在代号“611”所落脚,开始准备孕育歼9。歼-9,是当时“611”所提出的一个自主创新的战斗机方案,如要能有了它,当时的中国就可以和世界航空强国的战机相抗衡。但与之对应的,却是极端简陋的研制手段。

 

当时所有人都寄希望于歼9,也寄望于这300人。但很可惜的是,落后的条件和过高的研制难度,让歼-9最终难逃夭折的悲剧。1980年,为贯彻国家国民经济调整方针,歼-9的研制工作即全部中止。随着歼9的离去,所有中国人的喜悦也仿佛随之而去。而歼9的参与者之一,老人宋文骢,更是流下了心疼的泪水。

 

虽然歼9夭折令人叹息,但宋老和整个队伍不仅没有因此消沉,反而是愈战愈勇。1982年宋老前去参加了中国新一代战机开始方案论证,在会上普遍都看好“601”的歼13将胜出。但固执的宋老没有放弃,终于宋老获得了一个在休息间隙发表15分钟汇报的机会。宋老从未来战争怎么打开始讲,提出新战机应该强调机动性、中距离导弹拦射、电子对抗等需求,然后拿出了“611”所的鸭翼布局方案。令在座所有人印象深刻。经过讨论,会议决定暂停选型,给2个月时间让“601”所和“611”所完善各自方案再行定夺。

 

1984年,宋老在经过两年的努力,最终争取到了歼10项目。但歼9失利的过往却招致了别人对他的挖苦与冷板凳,说他“5分钱就想上长城。”

 

1986年,时年56岁的宋老被任命为歼-10飞机总设计师。在的飞机研究所里,连一台真正意义上的计算机都没有,大量的计算和绘图都是靠人工完成的,但他12年来却一如既往的日夜操劳。1998年3月23日,歼10首飞成功时,已68岁的宋老含泪宣布,将自己的生日也要改成3月23日。他也因此被誉为“歼10之父”。

 

2016年3月22日,宋老不幸离世。而隔天就是歼10的18岁的生日。

▲宋老和歼10总工程师薛炽寿(资料图)

 

如今的中国军工之所以能耀眼于世界,离不开每一位科研工作者默默地付出与奉献。马克思说过:“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辞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记得“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从1958年到1986年近30年间,黄旭华一直隐居在大洋某座荒岛上。老家的父亲直到临终前都不曾直到儿子在哪里、干什么去了。而母亲更是在93岁才盼回了她花甲之年的儿子。他用他的一切只为了这一句“我一定要造出中国的核潜艇。”

 

记得“中国航母之父”刘华清吗?1980年,时任副总参谋长刘华清将军参观美航母“小鹰号”。这是中国军人第一次登上航母.....在“小鹰号”面前,刘华清将军谦虚得像一个懵懂的学生,踮起的脚是对拥有航母的强烈渴望和期盼!回国后的刘将军痛立鸿志:“如果中国不建航母,我死不瞑目。”

 

记得歼15舰载机工程总指挥罗阳吗?从北航毕业后的他,秉持航空报国的志向,成为了一名科研工作者。2012年11月24日,我国航母舰载机“歼-15”成功起降“辽宁舰”,创造了中国的历史。当天他还高兴地与妻子通话,迫不急待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可就在25日离舰登车后,他突发心脏病。抢救3个多小时后,不幸在25日12时48分离世,年仅51岁……

 

在我们惊呼今天的中国如此强大时,却永远也猜不到这背后有多少为中华之崛起而牺牲的同胞。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负重前行罢了。

来源:占豪微信(ID:zhanhao668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百闻

聚焦社会各种动态,内容以中国社会发生的热点事件为主,汇集各地奇闻趣事、民俗文化、风土人情等内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梵签主教任命协议 正式建交为期不远

    近日,中梵签署关于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万众瞩目,这意味着困扰中梵关系的最大痛点——主教任命问题发生实质性突破,在此基础上,中梵建交为时不远。 据外交部网站消...

    2018-09-23 04:51
  • 美國初選剛結束 混沌始判、陰陽初分

    《一個人》撰寫與社區、政治、時事、人文有關的議題多年,承蒙不少華人同胞將之視為茶餘飯後的思考,也使我們在提筆時,都必須經過再三的思考。偶而走在路上會巧遇讀者兄姊問:「每週這麼多的文...

    2018-09-23 03:25
  • 川普日记:中国拒绝了我们的谈判邀请

    在我休假之际,财长Steven告诉我,中国拒绝了我们的邀请。这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我说过,中国的习主席现在似乎不愿意和我们达成协议。当然,我也不急着谈判,毕竟我们的关税正在奏效,中国...

    2018-09-22 23:16
  • 中国人为何更喜欢马云?

    马云宣布将在2019年教师节退休,但正如马云所说,他是“急流勇退”“以退为进”。由于对阿里巴巴的影响力无人可及,因此马云的退休并不是...

    2018-09-22 20:55
  • 中国经济发展的“道义成本”

    编者按:近期中国社会各界被一种焦虑情绪所弥漫,可以说这是中国进入经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重叠加期所存在的客观环境在社会心理方面的必然反映,外加上中...

    2018-09-22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