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被要求当众亲吻儿媳 最后被几十人按住成事

2018-03-08 22:17


  后来我表舅还是被人拉到了台上,经过几番挣扎,他妥协地亲了一下自己儿媳妇的手。但接下来大家并没有放过他,有人拿了支口红给他涂嘴唇,还涂得不是很规整,像《东邪西毒》里面梁朝伟的香肠嘴那样,大家再次要求这位公公去亲吻自己儿媳的脸。他是各种不情愿啊,结果群众一溜儿围到了台上,十几二十个人,男女都有,一些人按住新娘,一些人拉扯着公公,把他的嘴往新娘脸上凑,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2018年3月6日,江苏省盐城市有关部门宣布:在全市深化开展“倡导文明婚礼、抵制陈规陋习”活动,“对产生恶劣影响的低俗婚礼当事人视情节依法追究责任”。

  此举的起因,是不久前一段“公公在婚礼宴会上亲吻新娘”的视频。2月27日,当事家庭委托律师称:当事人只是按照盐城地方传统的“闹新娘子”习俗,做出假亲吻儿媳的“表演”动作。

  婚闹是中国传统的婚姻习俗,俗称“闹洞房”。在古代,婚闹以性启蒙的功能存在,同时渲染结婚气氛。被闹的对象有新郎、新娘、兄弟团、姐妹团、双方父母,各地形式不一。

  李安导演在《喜宴》中客串了一位婚宴的看客,为中国婚闹习俗下了这样的定义:这是五千年性压抑的结果。

  近年来,闹婚行为逐渐变味,有低俗化倾向,侮辱人格甚至导致人身伤害的婚闹新闻也不少见。有媒体统计分析了近五年出现在新闻上的婚闹事件,发现山东为婚闹常见地,其次云南、河南、陕西、广东等地也被屡次曝光。

  我们采访了6位经历过婚闹的当事人和闹婚场面的亲见者,他们来自不同的地域,有人早就见怪不怪,有人认为热闹好玩,有人认为是个劫难,有人认为要摒弃陋习……

  程斐

  江苏南通

  “妈,如果我是被那个公公亲的新娘,

  你会和其他人一起按住我吗?”

  我觉得这种所谓的婚俗分三种,一种是抵制和摒弃,一种是迫于无奈就走个形式,还有就是借婚俗的名义顺便揩油。我看那个盐城的公公就是第三类。

  而第二种情况我也见过,两年前,我表舅的儿子娶媳妇,在南通启东县办的婚礼,真的是“神奇”的婚礼,一些环节让我非常震惊。

  南通下面的县经济发展还比较好,当时的婚宴不是随便在村口搭棚的那种,而是在县城的酒店摆了几十桌。

  吃饭时,舞台上有唱歌、跳舞和魔术表演,非常吵杂。我记得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莫名跳到一个环节,两波群众分别将公公和新娘子团团围住,让公公亲新娘子。我当时很吃惊!

  表舅的年龄比我妈大很多,五十好几了,他很拒绝,人都跑下舞台了。我当时感觉好像虽然他们家主办这场婚礼,但他们本身对这个环节一无所知,反正就是各种躲开,各种满场跑。

  后来我表舅还是被人拉到了台上,经过几番挣扎,他妥协地亲了一下自己儿媳妇的手。但接下来大家并没有放过他,有人拿了支口红给他涂嘴唇,还涂得不是很规整,像《东邪西毒》里面梁朝伟的香肠嘴那样,大家再次要求这位公公去亲吻自己儿媳的脸。他是各种不情愿啊,结果群众一溜儿围到了台上,十几二十个人,男女都有,一些人按住新娘,一些人拉扯着公公,把他的嘴往新娘脸上凑,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在这过程中,婚礼的主角新娘子一直被人裹挟着,而另一个主角新郎却被冷落在一边,我看到他笑得很无奈,因为都是亲戚朋友,也不能去阻止。

  最让我尴尬的是我妈也上台去了,而且一直在台上。同桌吃饭的亲戚还跟我讲:你看,你妈也在上面。我不懂为什么要让公公去亲儿媳,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就觉得很无语,很心疼那个新娘子,但是我也没有上去制止,因为我一直在南通市生活,在这边也相当于是外地来的。

  后来公公还是亲到了儿媳的额头,结束后我妈回来还很激动地跟我们说:“新娘子不肯哦,我就帮忙抓着她。”当时我觉得我妈的行为挺不好,没理她。而且从我妈的话里可以看出,当事人是不情愿的,整个过程里只有群众自嗨。

  我妈也是大学生,平日素质比较高,我一直觉得她不封建、很开明,但那场闹剧一直让我耿耿于怀,虽然我想她应该只是想凑热闹,捉弄自己的表兄吧,没有为新娘子考虑。

  直到现在,我一直没和我妈提过这事,有种作为儿女不知道该怎么教育妈妈的感觉吧。但我特别想说:妈,如果我是那个新娘子,你还会和其他人一起按住我吗?

  于壮

  山东济南

  “他结婚那年被我扔下水,

  我结婚的时候他大闹了一场”

  我是2015年八月份结婚的,当天大早去接了新娘回来,十八九个兄弟就开始闹。他们要我脱光衣服,只穿着一条四角内裤,用胶带把我绑在我家门外的树上。幸好那时刚过八月十五,白天还是比较暖和。

  接着他们往我身上扔生鸡蛋,全身上下都是黏糊糊的蛋液,还有的往我脸上涂墨汁。虽然是秋天,蛋液粘在身上还是很难受。我以为就这么完了,没想到还有的人猛摇啤酒,打开瓶盖,往我身上喷,还拿饮料从我的头顶倒下来。各种液体夹杂着汗水,全身发出难闻的味道。

  你要说我不生气是假的,但是又不能生气,脸上还得有笑容。

  完了之后,还要我唱歌,就清唱。我属于五音不全的那种人,平时不太好意思在别人面前唱歌。当时一百多号人重重围住我看热闹,有的拍照,有的拍视频,有的起哄,有的笑话我,不过我也不会尴尬啦,因为我们这边的人结婚都是这样的。

  闹完这一圈,中午我还要“被迫”去向我丈母娘“要钱”。不过这个是我们这边的习俗,我丈母娘事先是知道的。我用红色的纸和酒盒做成一个钵,有点像乞讨,有人打我,或者揣我屁股,我就当众跪下向我丈母娘要钱。我丈母娘给了我880,讨个好彩头。

  我也不知道这边的闹新郎有什么含义,就是大家都是这样,小的时候看别人的婚礼没闹得那么严重的,近五六年闹得越来越厉害。

  其实我也闹过别人,我结婚的前一年大闹了我同学的婚礼。婚礼头一天的晚上,新郎官的兄弟就聚起来喝酒,开始讨论怎么闹新郎,当时有个人说之前参加别的婚礼,见过把新郎官丢到河里去的,我们觉得好玩,就兴起也这么玩起来,第二天,我们四五个人就把新郎官抬起来扔到河里去了。我同学当时穿着西装,他游上来的时候,全身都湿透了,他还是乐呵呵地笑。后来我被闹的时候,我意识到大概新郎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气的。

  我想之所以现在闹得越来越严重,大概是有的朋友在参加别人的婚礼时,看着别人这样弄就也想效仿吧。后来,被我扔下水的新郎官也参加了我的婚礼,也是跟着大伙大闹一场。现在我觉得这些婚闹不大合理,也听说过一些被闹到骨折的。玩一下是可以的,但不要太过分。

  麦子

  云南保山

  “去年我当了新郎官,

  尽管提前做好准备,

  依然没逃过当晚婚闹那一劫”

  我是云南保山人,去年年初结婚。

  之前在家乡参加过很多婚礼,看到有些新郎被闹得很惨。我记得比较夸张的是,三年前的夏天我表哥结婚,当晚,他被脱得只剩下一条四角内裤,他的朋友用卷筒的卫生纸包裹住他全身,再点燃卫生纸,让我表哥跑,结果表哥被烧伤,以被送进医院收场。

  我们这里有个习俗,接媳妇回家要先开车带着她绕城一圈,会途经中心公园的一个广场。在广场上,新郎会被叫下车,也是被脱得只穿内裤,被迫穿女性丝袜,还要被绑在公园的电线杆上,被人用皮鞭抽,其他人围观笑。除此之外,还会在广场上进行各种各样的婚闹。

  我和我太太比较担心这种情况,就尽量把婚礼的行程安排得紧凑一点,提前告诉大家从早上出发接新娘,到回家必须要三个小时之内,还在设计婚车路线的时候把公园那块避开了,所以在白天的时候我们就没有被闹。

  我当时绕过公园的时候心里很慌,不过幸好逃这一劫。

  但是晚上在KTV,大伙因为白天不够尽兴,就要求玩够本。让我只穿一条四角内裤,穿上女性的丝袜,跳舞。包厢里大声地放着《江南style》,大家让我学鸟叔。一开始我挺不好意思的,后来被灌了几杯酒,大家又说晚上不能扫兴,我就跳了起来,还拉着大家一起跳。

  跳完舞,还玩了个戳气球的游戏。他们让我站在后面,我媳妇在前面弯着腰,然后在我太太的屁股上拴个充了一半气的气球,要我不能用手把气球挤爆。大家都在起哄,我试图用身体其他部位都没法弄爆气球,后来我趁乱偷偷用小指戳爆了气球。幸好我留了点指甲。

  完了之后大伙儿又让我打开双腿坐在地上,放一根点着的香烟在我身前,用一个被牙签扎满的苹果像打保龄球一样滚过来打香烟。我就坐在后面,可害怕了,随时可能被烫着。后来香烟真的被击中了,倒下来那一瞬间,我的身体不自觉地想退后,却被按住不能动,大腿内侧被烫了一下。

  我以为玩完这个就结束了,没想到他们还给我准备了芥末和二锅头。让我用芥末当牙膏,用二锅头当漱口水漱口,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不如你去买支芥末试试?

  其实我算是攒了比较多人品吧,以前我参加同事朋友的婚礼也不会去闹,只是看一下,我算是没有那么招仇恨的,但是晚上还是难逃一劫。婚闹本是传统,现在传统的习俗比较淡了,更多的是夹杂着一些比较俗气的婚闹,而且我很少发现有人逃过这一劫的。

  我并不是一味的抵触传统和好意,我抵触的,只是那一些披着“传统”外衣的低俗,和揣着“好意”的调戏罢了!

  梁琪

  广东东莞

  “每次做伴嫁姊妹,

  我妈都叮嘱我要小心”

  我们家乡的婚闹一般发生在接新娘的时候。我们这边嫁女的习俗是,要有一位主伴娘和单数的姊妹一共组成双数的姐妹团,成双成对。我每次做姊妹都感觉在经历一场大战。

  那年我十七岁左右,表姐出嫁,我去做姊妹。当晚十一点左右就听到巷口传来鞭炮声。随着鞭炮声越来越近,屋里的几个姊妹都在伴娘的指挥下“备战”。我们都围在院子的铁闸里面守着门。新郎带着一群伴郎和一群兄弟就从门外大喊“开门!”我们就向他们要开门红包。

  没想到他们塞完一个红包进来,就从院子的围墙上扔了点燃的鞭炮进来,我们吓得赶紧跑开。接着他们还扔“臭蛋”,臭蛋炸开,整个院子都是一股夹杂着火药味的难闻气味,烟雾弥漫。

  接着一群人就用力拍门,还有的人侧身去撞门,铁闸发出巨大的声音。我们担心再不开门,整个屋子会被拆烂,伴娘就冲进烟雾里开了铁闸。

  进屋以后,伴郎和兄弟团就要找新娘的红鞋子。当时我们把红鞋子藏在了伴娘的包里面,伴郎和兄弟团在屋里翻箱倒柜都没找到。接着就有人带头进新娘房找鞋子。十五平米左右的新娘房,本来只有新娘和八个姐妹,突然,伴郎带着十来个兄弟就冲进来,不知道谁还关了灯。

  大家都惊叫起来,兄弟团也大声起哄。我当时担心他们会乘机乱摸,就和我的表姐、表嫂抱在一起,靠着窗边站。屋内黑漆漆的,谁也看不见谁,偶然听到一个姐妹在大叫“救命”,很快又被两三个男声盖过去了。

  我想其实也是有人真的在找鞋子的,但是也肯定有人在乘机揩油。整个过程持续了5-7分钟吧,灯就被打开了,当时鞋子也被找到了。我们几个姐妹送完新娘上婚车,伴娘骂了句脏话,说刚才自己的胸部被摸到了,也没再说些什么了。我当时觉得挺害怕的,也觉得那些兄弟团的人太可恶了。

  之前也听说过很多人在接新娘的时候闹婚,关灯乱摸。我每次做伴嫁姊妹的时候,我妈都千叮万嘱我要小心。

  郑与

  广东潮汕

  “闹完洞房婚宴才能算完整,

  闹洞房主题就是‘污’”

  我家乡那边流行闹洞房,主要是闹两个新人,主题就是“污”。

  一般来说,闹完洞房后婚宴才能算完整。宴席结束后,桌子都被撤下去,亲朋好友还没散,而是堵在新房门口,由新郎的三五“损友”带头,围观新人亲密互动。算起来也有几十上百号人围着,年轻的都冲到最前面吵嚷、鼓掌、拍视频和照片,场面十分壮观。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2013年秋冬天我堂哥的婚礼,大家闹洞房特别嗨,玩了一个多小时。我堂哥有几个很会玩的“损友”,二十七八岁吧,想了很多花招。他们先是吊着一个葡萄让新郎和新娘嘟着嘴去吃,趁着他们快吃到的时候,一下子把绳子拉高,俩人就亲在一起了。接下来,他们在新娘的胸前挂奶瓶让新郎去咬奶嘴,类似的是,他们还在新娘的胸前放两个柑橘,让新郎咬,还有人一个劲把新郎的头往新娘的怀里按,各种污,然后大家又是起哄,又是拍照。

  我们那里很讲究风俗,结婚一定要黄历上的吉日,闹婚则是越闹越喜。闹洞房时,大家想到什么点子都可以说,不论提出什么要求,新郎新娘都不能拒绝,也不能生气。有时候要求过分了,也能看出来新郎表情不太对劲,但是他不能爆发,因为结婚当天都要说好话,求吉利。

  我记得当晚还有人要求我堂哥一口气干掉三杯酒,如果不喝就亲新娘三口;有人要求新郎新娘当着众亲戚面舌吻30秒,这种就有点过了,幸好之前新娘有拜托我表哥替她解围,表哥也适时出来说“这个就算了,下一个吧”。因为闹洞房时新人不能喊停,得有一个旁人拆招解围,不然就会毫无止境地玩下去。

  全程新郎一般是乐在其中的,因为他也不吃亏;但新娘就会害羞脸红,我们潮汕这边的女孩子比较传统,有时还会躲到闺房里,但总会被人拉出来。像是婚宴的话,女方的亲戚不会参与,所有宾客都是男方的,所以基本没人帮新娘,我觉得新娘有点孤立无援吧。其实闹洞房就是让新人亲热,不过大家也喜欢看新娘脸红,这样才好玩。

  宾客分为两种,年轻人一般都在一旁起哄,非常有默契地喊口号,把气氛煽到高潮。年纪比较大的长辈一般不闹,就坐在一边看热闹。有时候长辈听到一些稍有过分要求就会叫停,不过年轻人会以“好玩”来回绝他们,还是照样闹。

  我觉得堂哥婚礼,闹洞房的度把握得刚刚好,好玩且不是很过分,关键他自己是比较能玩的人,很多要求可以接受。我觉得要看新人本身,新人不能接受的尺度就算是过分了。

  婚闹的习俗是祖辈留下来的,只不过现在的年轻人增加新玩法而已,我能接受,我将来结婚,不介意别人闹我,不过要在一定尺度内,像脱衣服、装动物叫那种就不要了。我觉得越闹越喜,我见过一些亲戚结婚没闹洞房,大家吃完饭聊聊天就走了,很平淡;而一闹的话,过几天都会有人说,那个谁前两天结婚闹得多开心啊。

  罗顺

  湖南岳阳

  “婚闹其实是有涵义的,

  就是让新郎有痛的领悟,

  不要再结第二次婚”

  我是湖南岳阳平江人,近十年来,我几乎每年都参加婚礼,我们这边有婚闹的习俗,所以我见过很多大大小小的婚闹场面。

  去年年底,我参加了我兄弟的婚礼。当时,开车回到男方家一公里到两公里之内,新郎官就被亲朋好友拦下来。他被迫脱光衣物,除了一条内裤,鞋子都不能穿。赤脚踏在冬日的水泥地上,可冷呢。接着,就有人现场给新郎化妆。他们用牙膏帮新郎抹脸,抹胳膊、胸口和肚子等等位置,然乎用墨汁在新郎脸上画,在额头画一个王字,加几条胡须,就成了老虎的模样。

  那一次玩得比较狠,还搞了个柚子,在表皮扎满牙签,像一个刺球,用麻绳串着挂在新郎的脖子上,刺球垂到跨下,新郎一动,球就来回摆动,牙签会扎疼大腿,要一直挂着这个刺球走回家。

  我们那边的马路上有很多电线杆子,新郎遇到杆子就要绕着跳舞,现场还有人会带上小蜜蜂放很嗨的流行曲给他伴奏;遇到路人就要对他们喊“今日是我结婚,很感谢大家来现场观礼。”那天的新郎还是比较配合,但是其实很多人都会害羞说不出口,说不出口就要挨打。

  闹新郎的一伙人会拿长一米多的竹子打新郎,也有可能是用藤条抽。不过不会打得很用力,就是要见红,见红意味着鸿运当头。冬天人的皮肤就是比较硬,有东西刮一下就会红了,所以一下手基本就见红了,也可能出一点血。我们都是打腿和屁股这些肉厚的部位。整个过程老实点的还好,不老实的还要一路挨打。

  差不多到家的时候,有人买牛奶和避孕套,把牛奶倒进避孕套里,让新郎吹避孕套,吹得很大很大的时候,就有人用牙签扎爆它。

  平时经常整别人的人,自己结婚的时候就会被整得很惨;而平时那些不出鬼点子的人,结婚的时候还会有人帮忙拆招。我开车比较好,通常都是做司机,很少做出鬼点子的人和“打手”,但是就算我结婚的时候遇到婚闹,我也不怕。

  我觉得新郎被闹都是在所难免的,除非你没有什么朋友。我们那边越多人闹,越是证明他的交际圈越广;而没人玩则证明这个新郎没什么朋友。我见过多的有百来号人来闹婚的,把一条马路围得水泄不通,也见过接完新娘直接回家,什么都不玩,那种就不热闹。

  我们那边的人结婚大多是在年尾,因为年中没那么多人回来。年尾的时候最冷的有零下八度。一般新郎在年底结个婚,第二天醒来要么是感冒,要么是重感冒,没有什么人是完好的。

  我觉得我们那边的婚闹其实是有涵义的,就是让新郎有痛的领悟,不要再结第二次婚,所以我们这边离婚的很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生活

提供最实用的生活资讯,汇集衣食住行、两性情感、健康养生等内容,引导品质生活,传递智慧与乐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