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还行吗?弄懂了山东 就明白了半个中国

2018-03-08 01:15

       山东到底还行吗?弄懂了山东,就明白了半个中国。

  提起山东,通常要在前面冠一个大字,称之为“大山东”,人口全国第二,GDP全国第三,这个“大”名副其实。

  可是近年来,山东却屡屡曝出麻烦,继东北之后,成为另一个债务违约高发区。春节刚过,山东省一把手刘家义的一篇讲话刷了屏,苦口婆心长达万言,承认山东多项不足,号召全省干部努力学习,迎头赶上。

  山东要追赶谁?当然是广东和江苏了,虽然GDP老三的座位仍旧稳当,可是离第一第二差距越来越大。

  不仅GDP总量,山东的经济结构也很落伍。广东、江苏两省第一大行业均为计算机通信制造业;山东呢,资源型产业占了近一半,能源消耗占全国的9%,其中煤炭消耗占全国的10.6%;几项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均是全国第一。

  在甚嚣尘上的互联网大潮中,山东几乎找不到存在感,北上广深自不必说,浙江、江苏都有互联网龙头企业,山东呢?

  互联网烧钱多赚钱少,不一定实惠,却代表着创新。在另一个展示创新能力的金融业中,山东也非常落后,刘家义的讲话中提到,注册地在山东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仅占全国的2.8%,基金规模仅占全国的1.4%,上市公司数量不足200家。

  一句话概括:山东人老实巴交,还是做着“烧煤炼钢”的老生意,脑子不灵活,创造力不行,赶不上新时代了。

  老实巴交,也可以换成另一字:土。这一点可以由大名鼎鼎的山东卫视来印证,作为最早一批的地方卫视,又立足于经济大省,山东卫视却办成了乡村卫视,节目就不必说了,就连广告也别具一格:要么花里胡哨,要么大喊大叫。

  多年下来,炮制的代表作,一是蓝翔技校,挖掘机哪家强,山东济南找蓝翔。还有“大衣哥”,这位穿着军大衣激情高歌的大叔,成了山东大妈们心中的男神。

  电视台靠收视率和广告养活,市场化程度算高的,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节目,山东人爱看这样的节目,到哪里去找创造力啊。按说孔孟之乡礼仪之邦,儒家文化的温文尔雅,都跑到哪里去了。

  跑到哪里去是个历史问题,如今的山东人,却不爱到处跑,家里有口饭吃,就愿意老婆孩子热炕头地待着。在外地遇见的山东人,多是卖菜的。

  农业是第一产业,最新的数据,27%的农业劳动力,贡献了8%的GDP,而这个比例,每年都在下降。也就是说,接近1/3的人口从事农业,平均产值是很低的。

  山东是农业大省,物产丰富,农产品输出全国第一,种类应有尽有,如果能脱开第一产业,转到高附加值的服务业,那赚得就多了。

  同是为了填饱老百姓的肚子,种菜卖菜利润微薄,餐饮业利润却颇高。搞餐饮,山东有这个条件,鲁菜是四大菜系之首,源远流长。可惜,走遍大江南北,想找个鲁菜馆吃饭,那可难了。

  川菜、粤菜、湘菜都遍地开花了,地方菜能走出去,对于当地老百姓很有好处,有钱开连锁,做品牌;没钱开个小饭馆,也能解决一家老小的饭碗,一家兰州拉面店,后面往往就是一个家庭。如今吃货遍地,好吃的东西最容易传播,但这么多年了,鲁菜就是传播不出来。

  有人会说,鲁菜的口味不符合现代人,所以流传不起来。对于这种说法,只能笑一笑,地方菜流到外地,肯定要改良啊,比如火锅,原汁原味的四川火锅浮着鲜花椒,麻得没知觉,但出了四川就不一样。

  而且大众口味有个融合的过程,时间久了,川菜成了大众菜,粤菜成了高档菜,淮扬菜上了国宴,其它菜系也争奇斗妍,就剩一个老大哥鲁菜,尴尬地捧出一碗黄焖鸡米饭。

  玩花样讨好老百姓嘴巴的事,山东人做不来,是因为太老实,还是压根儿就没用心思?

  都知道山东人最爱考公务员,本省竞争惨烈,甚至要跑到全国各地去考。除了公务员,山东人还最爱当兵。

  兵的本来面目,要认真追溯的话,可以落到一句古话:山东的响马。意思就是山东这地方,自古就盛产宋江这种打家劫舍的好汉,宋江被招安了,梁山好汉就成了官兵。如果宋江劲头够足,把宋徽宗的位子给夺了,那梁山好汉就成御林军了。

  感兴趣的,可以查查近几届的部队首长有多少山东人,解放战争里最关键的决战是淮海战役,陈老总说过一句话: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推车推出来的。哪里的人民群众?多是山东人。

  文物收藏家马未都的老家就是山东,父亲跟随一帮乡亲参战,几十号人里最后剩了他一个。靠什么活下来?按马先生的话,是他父亲读过几年书,脑子活泛,冲锋的时候,知道躲藏。

  后来,山东人跟着解放军散落到各地,这是第一批山东干部的由来。和平年代,仗很少打了,但“当兵提干”仍是走仕途的一条好路,部队出来的大作家莫言,走的也是这条路。

  只是近些年来,干部选拔规范化,普通士兵转成干部越来越难,于是山东人又成了考公务员的主力军。仕途,是山东年轻人最爱走的路:脑子好使,学习不错的,考大学考公务员;脑子不算聪明的,想办法当兵,部队里山东人多关系广,混个士官也不错。

  美国诗人弗罗斯特有首著名的诗《未选择的路》,首尾两句是: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而我选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热爱往体制里钻的山东人,选择走的是另一条路,自然就对开饭馆、搞互联网这种玩意提不起兴趣。

  就连做生意,山东人也喜欢盖上官帽子。

  山东是国资大省,国有企业的比重最高,在几年前那股国进民退的潮流中,山东走在风气之先,几大国有集团相继组建:山东钢铁集团、山东能源集团、山东商业集团……

  当年为了组建山东钢铁集团,特意费了一番周折,逼着民营企业日照钢铁重组进来。人家日照钢铁效益好,谁会脑子进水,甘愿趟进济钢莱钢两个老国企的浑水里?老板杜双华很不情愿。于是,山东领导亲自上阵,表态要“坚定不移”推进山钢依法重组日钢,最后如愿以偿。

  搞大国企,真是为了全省人民的福祉吗?国企大了,水深不见底,摸起鱼来才痛快。十年前,大型国企鲁能集团就发生过股权离奇变更的故事,幸好被媒体曝光,又花了大代价挽回。类似的故事,大大小小,不绝于耳。

  就在去年,计算机行业的山东大国企浪潮集团,突然被爆出大量股权被转给了私人,这件事到底怎么样,后续不明。

  搞企业,即便是有人民群众支撑的国企,也得感受市场冷暖,一旦遇到冷空气,凭他们的办事效率,不倒霉才怪。这几年,钢铁成了落后产能的代表,连同其它能源、冶金、化工等行业,从香饽饽变成了老大难。

  企业效益差,员工待遇也跟着下降,甚至出现了拖欠工资的情况。于是山东人又形成一种经验:企业不靠谱,即便是国企,也不够稳定,最好的还是公务员。

  马云(专题)的愿望是“让天底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创建了阿里巴巴;马化腾想着让天南海(专题)北的网民快乐地聊天,就搞了腾讯QQ。大生意是一步一步做起来的,但没有最初的愿望,大生意肯定做不起来。

  二马当初搞的事,眼光是盯着普罗大众的,把老百姓伺候舒服了,他们才能渐渐做大做强。放在古代,伺候老百姓的,属于下三流。

  上三流做的事,是伺候大爷。伺候皇上的,那叫士大夫,可以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伺候士大夫的,那叫吏,一样可以作威作福,吃香喝辣。

  当然了,如今情况不同,干出名堂的,都成了先进生产力,被拉去伺候大爷;一心想伺候大爷的,缠着大爷要吃要喝,反惹嫌弃。

  伺候大爷,某种程度上,比伺候老百姓还要难,没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想混出头,那可难着呢。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围着大爷转,那种钻营的心机,讨欢喜的脸面,透着狡猾。

  山东人喜欢钻体制,那种想当大爷的梦,和伺候大爷的心,到底是老实,还是狡猾?

  狡猾?唉,有点难听,但还是要用。现代社会是由一系列规则构成的,制定规则遵守规则,是现代文明的核心。规则面前人人平等,谁也不是大爷,谁也不是孙子。

  按照GDP来算,山东人均GDP已经破了1万美元,这是公认的发达国家水平。你发达吗?把这个问题抛出来,估计大部分山东人也很懵。

  山东人爱喝酒,酒桌文化最盛,一到酒桌,尊卑上下,井井有条。也许,解救山东,就从放下尊卑,人人平等开始吧。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