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体盛行下的中国乡村

2018-02-27 21:50

近年来,每逢中国农历春节前后,各类返乡人士,其中不乏顶着“博士”、“北大才子”之人,发出一些感叹乡村衰败和道德沦丧的文章,已经成为春节假期的文化现象。

对此现象,大陆网络上大体持有两种观点,一种是具有高度共鸣,认为这些返乡体文章所指向的乡村破落、污染、投机和道德沦丧之类问题切中要害,理应引起重视。另一种是持反对观点,认为问题不在于乡村,而是在于知识分子的无力和矫情。

那么,大陆乡村究竟怎么了?

毋庸赘言,过去几十年以来,大陆乡村的变化确实非常大,早已不是一些文人眼里田园牧歌式景象。尽管大陆有个别乡村比多数城市还发达,但是总体而言,大陆乡村尚处于费孝通笔下《乡土中国》式的乡村向现代城市文明转型的进程之中。

在此情况下,一方面大陆乡村相比于北上广深等大城市,依旧在不同程度上保留了一些传统习俗和淳朴,这也是为什么春节期间乡村远比城市年味更浓的原因。另一方面相比于过去,内地乡村的破落、衰败和污染有显著增加,知识无用论不断滋生,功利乃至赌博心理日渐盛行。关于这一点,大陆中科院研究员蒋高明曾在环保部主办的《环境教育》杂志上刊发《调查:“千疮百孔”的中国农村》,直指乡村存在八大问题:令人窒息的臭味、地下水不能喝了、害虫越杀越多、河流变成臭水沟、垃圾包围农村、得癌症的多了、尴尬的农村殡葬制度和勤劳未必能致富。

对于这一切,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一个层面是发展的眼光。要看到,今日大陆乡村的一切问题既非独有,又非近些年才产生,而是一个国家在向工业化、城市化转型过程中难以避免的问题。今日乡村被诟病的污染和道德沦丧,不单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是困扰大陆社会的毒瘤,而且类似问题同样曾广泛存在于西方。

进一步说,西方自第一次工业革命迄今,已经发展了两百多年,而中国从1949年算起,才仅仅不到七十年,若从改革开放算起,时间则更短。所以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面对中西巨大发展差距,加之世界资源本就有限,包括一些执政者在内的中国人,其实是有一种焦急情绪。论道理这应该是一种负责任的心态,但在具体发展过程中,有时容易演变为功利心态,为了片面追求GDP而留下诸多粗糙发展的后遗症,特别是在此过程中再加上官场投机文化的影响,更是加剧转型代价。

而乡村本来就十分落后贫穷,处于大陆发展严重不均衡的前沿,每天看到邻近城市的日新月异,自然会产生一种羡慕、妒忌和效仿心理,并在相当程度上扮演了城市转移污染工业的总后方。也因此,各类返乡体文章才能引发共鸣,流行于网络。不过,流行归流行,写出返乡体文章的各类人士应该要将乡村问题置入整个国家大转型的背景下审视,持以某种同情理解的心态,切不能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教训心态,过度苛求乡村,更不能一边自己在城市追逐成功,享受现代工业文明的种种益处,一边又以想象中的田园诗浪漫来指责乡村渴望追摆脱贫穷命运的努力。

当然,这里还有另一个层面。必须要认识到,今日乡村的污染和道德沦丧问题确实十分严重,背后折射出来的整个社会转型代价的问题更是不容回避。尽管说西方同样承受过发展代价,以及这样的代价难以避免,但中国作为后发国家,本来就已经落后人家一大步,失去了先发优势,此时不应该再亦步亦趋,重蹈人家的错误,而是应该发挥后发优势,总结西方国家的经验教训,尽可能以最小代价完成中国历史上这场最深层的一种变革,而这才能让后发国家真正赢得其国民和世界的尊重。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