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礼仪下的中美关系

2018-02-27 21:10

在中国人看来,拜不拜年“兹事体大”。

虽然早已不是马嘎尔尼使华的年代,中国也不会在此问题上“因小失大”,但从外交上来说,礼节问题也能看出两个国家的亲疏以及领导人之间的关系是否紧密。

曾记得去年中国农历丁酉春节期间,特朗普是否给中国领导人拜年可让国人焦虑了一回,好像没有世界第一大国元首的新春问候,总感觉缺了点什么。随着正月十五一天天临近,特朗普的电话始终没有打进中南海,这着实让中国的外交官头疼了一回。于是中国驻美使馆想了个办法,在使馆搞了场元宵活动,邀请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前来参加,总算曲折地完成了美国第一家庭向中国“拜年”任务。

这让我们看到了让特朗普向中国人拜年是如何得“艰难”。这难道不能反映出什么问题吗?到了2018年,类似的状况再次上演。至今,特朗普的拜年电话并没有打进中南海。媒体所宣称其给中国拜年不过是误读了特朗普的所谓的书面“新年贺词”。特朗普的原话是这样讲的:

我要向美国以及全世界所有庆祝农历新年的人们致以诚挚的问候。

全体美国人民与亚洲以及全世界所有庆祝农历新年的人们一同庆祝狗年新春。狗代表着正直、可靠、诚实等品质。这些品质同时也是全体美国人称赞与珍视的。

这些品质构成美国国家实力与繁荣的基础,也引导着美国与邻国、友邦以及伙伴国家发展关系。美国将继续秉持这些价值观。

在这个特别的节日,家人团聚,鞭炮声声,人们举行新年游行,共贺新春佳节,我和梅拉尼娅祝所有人农历新年快乐。

这段话中没有一个词提到中国。从特朗普讲话的对象来看,主要面向的是在美国亚裔,因此这篇新年贺词更多的是基于美国价值和种族融合的政治考虑。当然,特朗普对春节的英文用词就特别考究,并没有用Chinese New Year(中国新年)这一中国人熟悉的词汇,而是用了Lunar New Year(农历新年)这个让更多亚裔特别是在美韩裔和越裔接受的说法。

由此看来,特朗普的拜年存在着很多技术上的瑕疵,最根本的在于他并没有面向中国,缺乏对华的“真心实意”。很多人会说,不用关注这些细枝末节的技术问题,亚裔中也包含了华裔,特朗普的拜年也算过关了。但其实年前还有这样一条新闻各位恐怕没有关注到。2月14日,这一天是西方的情人节,也是中国新年的前两天,特朗普给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打了电话。

越南媒体在报道这条新闻中称,特朗普春节到来之际向越南领导人和人民致以新春祝福,对越南人民在2017年里所取得的成就表示印象深刻。特朗普强调,越南重视对越关系以及越南在地区的积极作用。美国愿与越南合作,推动两国全面伙伴关系进一步发展。

如果特朗普没有向中国人拜年可以找到各种理由,那么当特朗普单独向越南领导人祝福新年,这恐怕就要当“友邦惊诧”来论了。即使特朗普最终在元宵节之前向中国领导人祝福新春,在中国人看来,拜早年和拜晚年的区别也是相当明显的。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越南不过是一个中南半岛的中等强国,这样一个礼节上的亲疏,难道不代表什么吗?

当然,从春节拜年的话题引出来,折射的无疑是当前的中美关系。从去年的情况来看,特朗普主动向习近平多次打电话,但绝大多数议题设置直接导向朝鲜问题,中美关系着墨并不多。这令人怀疑中美关系在特朗普那里究竟有多少分量,或者特朗普处理朝鲜问题时才想起中国,至于中美关系有多重要,他并不十分在意。

今年春节期间,给中美关系带来的更多的是一些负面消息。这些消息包括美军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Harry Harris)、国务院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提名人董云裳(Susan Thornton)等人在国会听证会上在对华问题上所做的表述;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关于未来世界可能发生的冲突中中国的行为描述。

哈里斯认为,随着中国每年军事开支增加及军事能力增强,台湾的自我防卫能力也跟着减低。在此情况下美国必须持续协助台湾自我防御,并展现美国的决心--“中国任何武统台湾的企图都是不可被接受的”。

董云裳表示,亚太地区保持稳定和繁荣,对美国的利益至关重要;美国是太平洋的强权,并将继续致力于这一点,不会接受中国企图在亚洲取代美国,威胁该地区的其他国家。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报告则认为,中国会利用巡航导弹袭击美国本土。另外,中国通过暗杀行动斩除美国的领导层,使得美国在台湾的行动看上去失去合法性。

这些负面消息不必一一描述,有的听上去非常荒诞和滑稽,但传递出的信息就是两个字:焦虑。这是美国菁英阶层对未来中美关系的担忧,也是美国对未来是否能领导和驾驭世界秩序的一种担忧,更是对中国最终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权的担忧。

对此,中国一直向美方进行解释,并利用各种场合多次与美方进行沟通。今年春节前后,负责外交战略的国务委员杨洁篪与负责经贸金融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两位政治局委员先后访美,为中国新一届领导班子开展对美关系打基础,这突显了中方对中美关系的高度重视,但这并不意味着能消除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担忧。

这种担忧并不是交流不充分造成的,它在跨文化的语境中很难得到相互理解。早在1974年,邓小平就在联合国大会发言中庄严承诺,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做超级大国。历届中国政府都遵守这个承诺,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习近平也多次在和美国领导人交谈中表示,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国。但中国的这些承诺、主张和态度并不能得到美方的理解与认同。

这种不理解在于西方文明脱胎于马基雅维利的现实主义和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的零和博弈,而非中华大地主张大一统的和谐共生的阴阳之术。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西方世界早已形成了无法改变的先验论。争夺权力,是每个国家与生俱来的选择。而一个崛起的国家和一个霸权国家必然会为争夺和保卫霸权而发生冲突。即使在西方世界内部,一个国家的崛起都会令一个处于霸权地位的国家不安,更不用说中国这个异质文明。

如果不出大的变故,按照现行轨迹,中国经济总量将在未来十年内超过美国是大概率事件。这也是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以来,第一个非西方文明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这也是未来美国最焦虑和最难受的十年。无论美国嘴上说多么欢迎中国崛起,但在美国眼中,中国所做的一切实际上是在解构美国霸权的基础。

美国的霸权基础一方面是基于自身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软硬实力,另一方面,二战后建立的国际规则和国际组织也都是美国霸权体系的一部分。无论是联合国、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北约、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等等,这都服务于美国的全球战略。

然而,进入21世纪,美国开始频频“退群”。这是因为美国经济的成长长期低于世界经济平均增长速度,它所付出的霸权成本逐渐高于霸权收益,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多的搭便车行为让美国不堪重负,从《京都议定书》到《巴黎协定》甚至到TPP和各种自贸协定,美国的不满与日俱增,自身编织的霸权体系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成了美国的累赘,成为美国发展的绊脚石。

与此同时,中国正在美国的霸权体系之外重新组网。“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组建了多个区域论坛、国际金融组织,这样快速的进展其实把世界很大一部分国家纳入了一个新的国际治理理念之中,这让美国感到十分不安。尽管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共十四大提出的“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早已淡出中国外交话语体系,但如今中国做的不正是朝这个方向努力吗?

因此,特朗普的美国不可能在中国提出的国际治理方案中找到自己适合的位置。于是所谓的“印太战略”呼之欲出,而该战略涉及的几个国家并不甘心仅仅炒作概念,还暗通款曲真想结成某种形式的联盟。近日,《澳洲金融评论报》引述一名美国不具名资深官员报道,宣称澳大利亚、美国、印度和日本正探讨建立联合区域基础建设计划,作为中国承诺千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替代方案,以抗衡北京日益扩大的影响力。特朗普需要更多这样的国家为美国霸权,特别是为维护美国东亚秩序站台。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在春节前给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打电话的主要原因。

越南媒体的报道还说,两位领导还就当前国际形势发展与地区热点问题交换看法,再次重申双方在东海问题上的立场;一致同意保持高层互访、接触与沟通,促进两国关系发展,造福两国人民,为促进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局势做出贡献。

看到这里,我们还要不要特朗普向中国拜个晚年呢?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