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王守英:不做中国香奈儿了,只想结婚

2018-02-27 00:07

       2013年末,家住山东省新泰市南流泉村的王守英把目力所及的物件设计成衣服,穿戴起来,每天自拍后将照片传到微博上。这些物件包括但不限于木凳、半个篮球、村里随处可见的山楂树树枝、电风扇、麻袋、蔬菜、垃圾袋。

  2014年初,有时尚圈人士将王守英设计的衣服ps到国际知名模特上,和她自己的照片对比后,形成强烈反差,王守英在微博上爆红。

  有些网友看到王守英的设计,开始转变嘲笑她的态度。但大部分网友依然认为她是丑角,她只是想红,他们评论“这么丑不要出来吓人了”、“辣眼睛”、“什么玩意儿”。

  王守英不断强调:“我要成为国际知名服装设计师,成为中国的香奈儿。”

  ▲王守英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服。王守英供图

  王守英最红的两年,大小媒体、节目组、服装品牌、经纪公司都涌入这个不起眼的村子。她自己说“当时邀约都挑花了眼”。

  随后,王守英造型奇异、言辞犀利地出现在各种节目中,嘉宾们对她和她的设计进行教育、批评、调侃或者惊叹。

  她最接近梦想的时刻应该是参加中央电视台《出彩中国人》,范冰冰(专题)允诺穿着她设计的服装并带她一起去巴黎时装周。

  节目里有专业时装师建议她接受系统学习,加上她的想法和灵感,或许可以成为真正的服装设计师。她听了点头,但因为没钱等种种原因,并没有采纳。

  如果之前王守英在众人前的夸张表现像一次次醉酒后的嬉闹,2017年则像大型断片——王守英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

  进入2018年,王守英28岁,有村里人给她贴上大龄、不顾家、“怕管不住”的标签。她在相亲路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她没有完成设计师的梦想,也没想继续坚持。她现在最大的愿望是赶快嫁出去,让父母松口气。

  ▲相亲时发给对方的照片。王守英供图

  相亲,相亲,还是相亲

  王守英的节目形象很固定:长相普通,但每次都要强调自己是“仙女”;穿着用各种材料设计的衣服上台,至少脖子上要挂一串大蒜;自我介绍是农民,有服装设计师的梦想,想成为“中国香奈儿”;相亲无数,从未成功;性格爽朗朴实,口无遮拦。

  王守英最后一次出现在节目里是2016年11月,和母亲刘光菊坐在一起。对于是否“想女儿找对象,生孩子”之类的话题,刘光菊只说“没想那么多”,嘻嘻哈哈,氛围轻松,全然感受不到压力。

  但现实是刘光菊很着急。王守英的舅舅对她上节目的行为感到厌烦,认为这是她结婚的最大阻碍。2017年一整年,王守英不再上节目,老实相亲。

  她粗略估算见了七八十个相亲对象,“有个村子都相遍了。”

  ▲相亲时发给对方的照片。王守英供图

  最接近成功时,双方见过父母,不太正式地请了一些亲戚吃酒席。桌上男方一个亲戚认出王守英,王守英笑笑承认上过电视。男方母亲不放心,花了点儿时间网上找来所有视频看,甩给儿子一句:“你看看王守英那个样儿的,咱要的是居家过日子的,今天参加这个节目,明天去上那个电视台。这种娘们儿不过日子。”定亲泡汤。

  村里大部分人都觉得王守英“不务正业”、“不顾家”、“管不了”、“神经病”。

  王守英的表哥马速告诉红星新闻:“我周围的人都觉得我妹是‘过气网红’,之前在北京混现在回到村里。”

  ▲王守英翻看相亲日记。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母亲以喝农药相逼

  9岁那年,王守英在黑白电视上看到可可•香奈儿的纪录片,她感受到不同于周围女人的魅力。自此,她立志成为中国的香奈儿。

  她自称设计出南流泉村第一条破洞裤。不穿的衣服被她悄悄拿出来裁剪,母亲刘光菊误以为家中老鼠猖獗,衣服都被咬了一个个洞。

  初一王守英辍学,去村里的地毯厂上班,业余时间写小说,赶集时买一麻袋书,大部分关于服装设计、绘画之类,开始设计服装

  ▲妹妹试穿王守英设计的衣服。王守英供图

  在地毯厂,她带领几个女孩将线头、树枝、流苏穿在身上,在屋顶走秀。地毯厂靠街,她们站得很高,村里人都能看到,有家长警告自己的女儿和王守英保持距离。

  南流泉村流传一首念唱词:“身披麻袋,头顶锅盖,腰系海带,自称东方不败,其实傻X二代。”多年以后,马速想起当时的表妹,第一反应依然是这首唱词。

  ▲王守英试穿自己设计的衣服。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刘光菊和村里大部分人想得一样,认为女儿有病。她手拿农药瓶站在家门口,嚷着如果王守英还做设计,就喝药自尽,以期女儿放弃。刘光菊引来村民围观,众亲朋赶来阻止,王守英也嚷:“你喝了我也不会放弃我的梦想。”

  她的父亲王克勤直到现在都感觉在村里抬不起头,“丢人啊”。刘光菊只是无奈地说“毕竟是自己的娃”。

  爆红后频繁上节目

  2013年,23岁的王守英邀一位暗恋对象上一个社会类节目,她打算在节目中向对方表白。对方临时变卦,节目组让她找一个朋友顶替,节目最后从告白改成自我诉说,“我是仙女,我本可以嫁威廉王子,但却爱上你”。

  同年,王守英家里通网,她开始将自己的照片传到QQ空间。她发现空间浏览量不高,有人告诉她大家都在玩微博,她转战微博。每天坚持在微博上传自己照片,在没有美感、长相平凡的照片上她配词“仙女”、“秒杀一切”、“绝代风华”。网友边骂边转。半年后PS照出现,王守英爆红

  马速说:“看到我妹的衣服被P在模特身上不输大牌设计师,对我妹刮目相看,她肚子里还是有货的。”马速算家里的知识分子,大学毕业,他形容王守英的衣服很“后现代”。


  ▲王守英收到的工作邀约。王守英供图

  最红的时候,王守英边坐在自家院子对着镜头讲述悲惨童年,边不时接电话,出门接另一拨记者。

  那时的王守英可以清晰地说出在成长中所受的委屈、为了红做过哪些努力和牺牲,以及第一部小说是什么、什么时候设计出第一件作品。现在,王守英已经懒得去回忆过往经历:“那个时候记得是觉得它们很重要,能解释自己的成功。现在忘了,不重要了。”

  ▲王守英微博

  王守英开始频繁坐车出省录节目。由于能够挣钱,母亲刘光菊开始支持王守英,也时不时出现在节目中,配合王守英流泪或者大笑。父亲王克勤依然不和女儿说话,他避免和记者照面。

  节目里,刘嘉玲称赞她设计好,想为她宣传中国的时尚。在《出彩中国人》中,范冰冰承诺穿着王守英设计的衣服,并带着她一起去巴黎时装周。

  更多时候她配合节目组,放大她“农民”和“设计师”的身份,成为追逐梦想典范。看似梦想在曝光中快要实现,但一期一期节目录制不断消耗王守英,她感到疲惫。

  在一档节目中,王守英的设计被摆在美术馆,精英人士端着香槟,称赞这些设计前卫、自由,设计师一定张扬、随性。看到王守英,品鉴者尴尬地笑。

  王守英气愤地说,“大家都瞧不起农民,只有出位的炒作才能红”,此言遭到台上4位嘉宾的围攻。他们告诉王守英,“我们都尊重农民,只有你瞧不起你自己”。最后,王守英痛哭。

  “被捧上天又摔下来”

  2015年,在众多合作对象中,王守英选了北京一家公司。“当时觉得他说得太好听了,给你画了饼。”公司许诺要将王守英捧成中国最红的秀场时装设计师。王守英心动了,随经纪人北上。

  她住在经纪人安排的快捷酒店。每天起床,经纪人就带她去见投资人。她听不懂,只记得经纪人想做一个服装设计类软件。投资人指指坐在旁边的王守英,经纪人就接话:“这是我的合作伙伴,带她出来见见市面。”

  除此之外,经纪人经常带她去看展览,参加高端品牌的发布会,去见各种各样的人。王守英浓妆艳抹,穿着时髦,不停在各个场所留影。“经纪人说他的朋友圈有很多时尚圈朋友,照片积攒到一定数量集中发就会有效果。”

  ▲为一家公司拍的宣传照片。王守英供图

  她做过唯一和设计有关的事在2015年,经纪公司帮她在北京CBD办了一场走秀,起名“蜕变”。在一片欢呼声,涂着浓重眼影脚踩750px高跟鞋上场。她设计的女装穿在男人身上,男人穿着825px的高跟鞋,一路走一路摔完成了走秀。全场爆笑。

  她的经纪人之前接受采访称,就是要炒作,从不指望一个农民办一场真正的秀

  范冰冰承诺过的巴黎时装周由于签证原因并没有成行。2016年,王守英在微博小心询问范冰冰此事,遭到粉丝冷嘲热讽:“你自己跑去节目赚钱,别缠着我们冰冰不放。”王守英告诉红星新闻:“节目和范冰冰我选哪个?我又不傻。”顿了顿,她又说:“就算是傻子也会选范冰冰吧。”

  而王守英去参加的节目,录了11期,她说劳务费至今没给,来回车费还是在她一次次地催促下才拿到

  2016年夏,王守英回到新泰,投奔做生意的表哥。一月工资3000多元,她很知足,时间充裕还能设计衣服,也不排斥去相亲。

  她的表哥马速却认为表妹被骗了。“没有被骗咋一分钱都没有?当时她咧着嘴跟我说啊,‘俺没钱了’。”马速要给王守英钱让她先花,她拒绝了,执意预付工资。每天跟着司机供货、收钱,中午只吃1块钱的烧饼和5毛钱的咸菜。

  为王守英拍过纪录片的郭容非告诉红星新闻:“有些人想要趁热打铁靠她挣钱,我觉得很正常。一个农民做了时尚,大家也只能把她当话题看,这是她的身份决定的。”

  有专业服装设计师在节目中建议王守英系统学习,才能成为真正的设计师。熟悉节目套路的王守英说她已经不相信节目中的任何话,“曾经还有免费提供读书机会的,上了节目我去问,被编导嘲笑说是节目效果,白高兴了。”

  “被捧上天摔下来的时候才会成长很多。”讲述这些时,王守英就坐在厨房的火炉旁。火炉将要燃尽时,她将一块块炭添进去,重新燃烧,然后灰烬落在火炉下方。

  回到家乡,只想能结婚

  马速描述了王守英“唯美”的一个画面,“我妹坐在货车副驾驶上,托着腮眼睛望着窗外,风吹进来,吹着她的头发,一句话都不说。我的天,我妹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你那个时候真的觉得她是‘仙女’。”

  “仙女”是王守英给自己起的称呼。她大脸,眼睛又小,小时被同伴嘲笑“蚂蚁眼”。但是王守英从小看电视剧容易陷进去,她喜欢《还珠格格》,天天梦想永琪来接她。

  ▲王守英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小学时,大家都不愿意和她一起玩。她在孤独中找到一个寄托,那是他们班最优秀的男生,她的暗恋对象。有天她背诵了大家都认为很难的段落,瞄了一眼那个男生,看到他惊讶的眼神,很得意。

  在地毯厂上班,她的同伴和街上的男生结伴游玩,她不想谈论婚事,就写小说、设计衣服。母亲不声不响地为她订了亲,她气得三四个月不来例假,这桩婚事最后作罢。

  为了躲避相亲,她炒作自己,强调梦想,去了北京。在北京,她不熟悉那套投资术语,无法适应社交圈。

  她又回到家乡。

  ▲南流泉村的集市。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最近她感到设计也进入瓶颈:“我的想象无法做出来”。她想做一条裤子,裤脚上有很多小滑轮,平时能够正常穿也不会累赘,偶尔把滑轮放下来像滑冰鞋或者滑板。

  她在微博里说累了,一个月都没有贴出设计的衣服。南流泉村零下8度,干冷,王守英每天都坐在炉火旁不停添炭,哪儿也不去。

  先前因为姥爷生病、家中盖房需要用钱,她辍学。现在有条件她也不想了,只想能够结婚,在当地开一家衣服铺子接活


娱八

为您带来全球知名明星的八卦新闻,全面解析明星影视作品、明星写真、明星私生活爆料、明星动态及热门评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