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的“新时代”:山穷水复寻“带路”柳暗花明看中国

2018-02-14 02:38

在经历漫长的马拉松式谈判后,这场被默克尔(Angela Merkel)形容为“痛苦的妥协”组阁博弈终于尘埃落定。

两害相权取其轻:默克尔丢车保帅,终于艰难组阁

当然,在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内部也有一些保守派对此深表不满,批评她“全面让步以保住权力”的声浪越来越大。

那么,这次让她的党内同僚耿耿于怀的究竟是她“出卖”了哪些“爵位”给“友党”呢?“大赢家”社民党一口气拿下财政部长、外交部长和劳工部长等要职,以及司法和环境部长等职位。而默克尔在巴伐利亚邦的盟友基督教社会党(CSU)则拿下内政部长。

上述职位可以说各个都是“实缺”、“要职”。财政部长自不必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钱袋子的支持,任何政府都将一事无成。虽说包括德国在内的现代民主国家,拨款主要靠国会;但是国会通过提案后,要具体落实、推进,还是要靠“财神大人”。当前,德国政党间的明争暗斗已经白热化,可谓“非我党员,其心必异”。因此,这个关键位置给了社民党,难怪默克尔所属的保守阵营会颇有微词。

外交部长也是要职。几乎在所有国家,外交部长在所有部长的序列中都排名第一。而且德国也不是美国,默克尔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到处“退群”、耍“新孤立主义”,而是要谋求在式微的欧盟框架中充当顶梁柱、发动机,同时在世界事务中发出声音。而无论是“发动机”,还是“国际喉舌”,其作用的发挥都离不开外长大人的鼎力协作。

由此可见,联盟党内部保守派批判默克尔为了连任而“出卖职务”、“卖官鬻爵”,也并非空穴来风。但我们反过来,站在默克尔的角度看一看,她也是颇为无奈。让步,是一种损失;可不让步,那么旷日持久的组阁谈判就必然演变为一场无疾而终的马拉松。等待她的恐怕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黯然离去。两害相权取其轻,也只能如此了。

联盟党与社民党: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对此,有不少德国媒体认为,默克尔最新的组阁不仅提高了社民党在内阁中的话语权,而且还给德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带来不同的可能前景。在笔者看来,这种焦虑也不是没有道理。

首先,这次联盟党和社民党手牵手联合组阁,应该说只是一种策略行为。从历史上看,两党执政理念还是有很大不同。

我们首先来说税收政策,因为税率的高低直接关系到每个公司、家庭与个人的收入,从来都是选民关注、政党斗争的焦点中的焦点。

早在竞选时联盟党就提出,要力争给纳税人减负150亿欧元,特别是让中产家庭受益。最高税率42%将该从年收入6万欧元的个人而不是目前的54,000欧元起征。

对此,社民党在起征点上并无不同,也同意42%的最税率应该从个人年收入6万欧元起征;但是,年收入高于 76,000欧的,应该按照新的最高税率45%征税。另外,对于年收入高于 25万欧的单身公民,以及高于50万欧元的夫妇还要征税富人税,税率高达48%。

由此可见,两大竞选阵营的共同点是都主张对中低收入人群减税;但社民党对于特别富裕的人群提出了明显更高的税率。

再看产业政策和就业政策。这方面,两党分歧不大,但侧重点有一定不同。比如联盟党强调,到2025年一定要实现充分就业,如果有雇员自愿从全职转为非全职,以后任何时间都有权转回全职。

而社民党方面泽同样提出雇员有权在任何时间转回全职。而且他们还主张,零时工从工作第一天开始就应该按照正式工报酬付薪。

由此可见,联盟党更加致力于增长,而社民党偏好更多的监管。

此外,在承担多少欧盟义务、如何发挥德国的领导作用等地区和国际问题上,两党意见不一。譬如,在希腊债务危机处理上,当年社会民主党联盟内部就曾公开指责默克尔的处理方式上不道德。

曹操有句诗叫“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说的就是这个道理。现在他们为了组阁暂时合兵一处,但难免将来不会出现新的政见纷争与内斗。

德国发出强硬声音,欧美嫌隙日渐明显

默克尔最新达成的组阁协议中,特别强调欧洲独立自主的能力,宣称要把命运更多地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对外界又释放出什么信号呢?

显然,这是在暗示远离美国,更加注重欧洲自身的利益、团结与一体化。过去,欧美在跨大西洋的框架下,在经贸与安全合作上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美国主导的北约东扩与欧盟自身的东扩似乎都象征着欧美一致、共同分享冷战胜利的果实。

然而今天我们看到,面对一个日益民粹化、奉行保护主义、新孤立主义、“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政权,以德、法为代表的依然支持全球化的欧洲力量,必然出现一个渐行渐远的趋势。

其实,如果我们稍微回顾一下冷战后的欧美关系史就不难发现,特朗普其实也并不是第一个让欧洲不安的美国总统。当年,小布什的“牛仔式”外交也曾让欧洲紧张。在伊拉克战争问题上,美国牵头成立的打击联盟也不包括德法,甚至不惜将德法贬称为“老欧洲”——这一点让大西洋两岸的传统盟友彼此格外恼怒。

然而今天,人们或许会惊讶发现,即便如此,当时的小布什总统也从未削弱G7或者北约的基本信条。然而,特朗普竟然拒绝明确支持北约宪章第五条,即在一个成员国被攻击时实施的集体防御条款。特朗普有关欧洲的一系列言行可能意味着美欧关系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而默克尔等欧洲领导人最近的强硬表态,也被看作是对特朗普行为的反应。

当然,我们从中国角度去看,也不宜过度放大这种欧美间的嫌隙,毕竟欧洲在战后七十多年的时间里,在防务上高度依赖美国。特朗普的所作所为虽然让他的欧洲盟友不悦,但除非有一天欧洲能够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领域同时组建自己的力量,否则只要还有北约,只要欧洲在安全上仍然依赖美国,那么华盛顿就不会过多地为它的欧洲盟友的愤怒而担心。

柳暗花明又一村:“一带一路”为中德合作搭建新平台

党内有党,内斗不止;国中有难,选民不忿;欧盟式微;美欧离析……似乎德国的处境很不妙,默克尔的前景很迷茫?实事求是地讲,上述这些困境的确是存在的,但德国毕竟有其自身的优势。同时,在国际大舞台上,如果德国能够放下一些意识形态的包袱和有色眼睛,那么默克尔就会发现,真正对她自身乃至整个德国摆脱暂时困境最有利、最无威胁的合作伙伴——中国。

我们欣喜地看到,在德国的最新组阁协议中特别提到了与中国的合作,尤其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联系最近一年来中德两国因为一些枝节问题产生的种种龃龉和纷争,笔者认为这些都是好兆头。坦率地说,中德之间存在巨大的合作潜力,而“一带一路”倡议则为中德深度合作再上新台阶提供了新机遇。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德乃至中欧间的深度合作描绘出宏伟的蓝图。当习主席提出倡议后,德国方面,尤其是他们经济最发达的北德地区反响热烈。德方认为,北德地区在发展对华关系、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有很多优势,比如中欧班列的开通、文化的交流、教育的合作、高端制造业的合作,今后将在“一带一路”建设中起到很好的引领作用。

汉堡市的议员对与中国的合作充满了期待。在他们看来,北德地区商业和物流发达,汉堡、不来梅等港口本来就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通商口岸,如今这些港口依然在船运方面与中国有着密切往来。另外,汉堡还在中欧班列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目前,汉堡市已经与中国国内23个城市开通中欧班列,每周班次达到177列。可以说,中欧班列的开通让汉堡与中国中西部城市的陆上联系越来越密切;而汉堡作为德国第一大港,本身在海路上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所以毫不夸张地说,一带与一路从西安与福州启航,在汉堡汇聚。

结语

不管怎样,也无论通过何种途径、付出何种代价,默克尔终于组阁成功了。她有望成为超越科尔而成为战后德国任职最长的“超级总理”。我们乐观其成。中德之间自建交以来,两国关系虽屡有波折,但总体向好是大势所趋。我们也期待着进入“新时代”的默克尔与同样进入“新时代”的中国,一同在“一带一路”合作理念的感召下,摒弃前嫌,精诚合作,共同造福于两国人民,同时致力于世界新秩序的有益变革。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政闻

以政治新闻为话题,围绕高层政要,聚焦热点政治事件、中共内幕、高层动态以及对时局走向的深入剖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