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中 反中?让回乡台劳“冏冏”的三大问题

2018-02-14 01:25

还记得几年前刚去大陆那一会儿,虽然“西进大陆”在台湾已经吵了十几年,但人们对大陆还是满肚子刻板印象,那时回台湾过年大约都会碰到几种“台湾人的大陆想象图”。一种是“世界末日型”,他会问你“中国是不是空气很糟糕食物是不是很不卫生你在那里生病了敢去医院吗”;另一种是“钱钱钱钱型”,这种对话最常出现在亲戚之间“小林你去大陆拿多少钱?是不是好几十万(台币)?没有这么多?新闻不是说台湾人在大陆都赚很多吗?是不是你自己不努力?”

跟那些老台商老台干比,我去大陆其实不算太久,但是最近两年办的北京台湾人聚会有一个明显趋势,九零后的、没什么工作资历的台湾人越来越多,新闻上显示的台湾人在大陆人数七十多万、台湾人在大陆人数下降,但我们台湾圈子私下讨论的结果是──台商、资深台干都减少,但是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些年轻人并不会像以前的台干台商一样加入旧有的台商组织,所以许多青年人在大陆的人数是遗漏的。以2017年我们台湾某私校在北京的校友会为例,到场的人至少有一半是比我这个“1989年”还小的菜鸟台劳。

过去二十年来台湾对大陆的刻板印象的确逐渐转变,但是都不脱贫富差距大、暴发户、没素质等既定印象,“真正转变”的是2015年之后,也不过就是近两三年的事儿,可能是因为太多人的亲朋好友在大陆、可能是因为大陆娱乐节目在台湾逐渐盛行,可能是因为越来越多人使用淘宝和大陆手机……

总之,这两年我在过年时被各路人马问到的问题,与往年都不相同了,一面倒地妖魔化和追捧都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类务实问题,个人从前两年的经验,大致可以总结出三大“必考题”(记住,这是“个人经验”)

 

第一大类:在北京到底能拿多少钱?

这是七大姑八大姨对台湾北漂最常见的必考题。

“刚开始有可能跟台湾领的一样多、有可能多一些。当然,发展性会好一点。”我微笑着回答。

通常这样回答,下一句会是──“啊,那他们大陆人能拿的呢?”

“同职位的话跟我们台湾人差不多啊,不然呢?”我微笑反问。

“啊,所以现在两岸薪资都差不多了?不是都听说大陆薪水很多才三四千?”阿姨们的结论通常都很奇怪。

我耐着性子回答。“北京各行各业薪资水平不一样,比如服务业常见的薪资是三四千人民币起,这种通常会包食宿;如果是一般白领各种产业之间的又差很多,比如北京三十岁的互联网程序员可能有三万人民币,其他同龄的文科生小白领可能也就一万多人民币。”

通常这样的回答会换到阿姨们一连串“喔喔喔喔”!(发出跟看到熊猫宝宝一样稀奇的声音。)

 

第二大类:我认识的某某某也想去对岸,他适合吗?

“我朋友的儿子,从小建中台大沿路读上去的,成绩比你好很多的那个。他最近从美国回来、有会计师执照,也有考虑去上海,这样好吗?”阿姨们通常问问题的方式都很“特别”。

“……个性好就适合啊。”这是我的官方回答。

通常这样,阿姨们会不满意。“但是他就是因为个性好,到那里会被欺负死耶!”

“哪会啊阿姨,我都是欺负我大陆同事的,他们没人欺负我耶。”

“那是你不一样啦!那个人真的很好很单纯。”阿姨们义正词严。

“……”

“还有吼,在台湾有会计师执照到大陆能发展吗?”

阿姨,我又不是会计师!您不会自己百度吗!

“不要摆臭脸,跟阿姨讲一下啊,你对大陆熟。”通常母后会在旁边帮腔。

妈,我没有摆臭脸,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啊!还有,我就不好不单纯了吗……

 

第三大类:你在那里可以随意说话吗?

这是唯一一个从古至今没变的问题。

“通常情况下可以。”这样一讲完,我和阿姨们就会玩起“可以和不可以”的游戏。

“批评共产党可以吗?”阿姨问。

“正常情况下可以。”我回。

“批评习近平可以吗?”

“正常情况下可以。”

讨论民主可以吗?”

“正常情况下可以。”

“哪些是非正常的情况?”阿姨的问题游戏进阶了一个level

“比如两会的时候、比如十八大十九大的时候……”

“什么是两会和那个什么大?”

“……”我看着阿姨们,决定火速结束对话。“阿姨放心,正常情况下你是不会被抓的。”

“喔。”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