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朋克电影:一种社会政治想象

2018-02-13 01:34

赛博朋克电影是人工智能电影中最具军事、政治、社会关切的主题。虽然带有人工智能、基因工程等高概念和飞扬的想象力,但是这类作品的脚本往往是较为严肃的科幻社会问题小说。其对于未来的社会结构、政治组织形式和人类(后人类)之间的关系都有较为系统的探索和设定。

赛博朋克一语本身就是充满了后现代气息的词汇,但是后现代主义无法涵盖其极为超前的信息和网络化想象的所指。后人类一语的出现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使这种后现代+网络技术+虚拟现实的存在更好地被理论话语所定位。我们在这专注于其所体现的政治性。这一点我们从这一词汇的构词中就可以清晰地看到。

朋克(punk)是兴起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的英国的一个重要的摇滚流派,崇尚自由和无政府主义,代表作品为性手枪乐队的《英国无政府主义》。Cyber是基于“控制论”(cybernetics)一词而生成的前缀,二者组合在一起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其反操控、反中心、反集权、反乌托邦的基本诉求。因为其涉及了未来人类社会的政治权力分配、军事组织、社会结构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后现代主义思维在艺术作品中的实现。

后现代主义理论家弗里德里克•詹姆逊在2005年的一篇演讲中,将后现代主义、赛博朋克文学和全球化联系了起来。亚当•罗伯茨在《科幻小说史》中明确指出赛博朋克是后现代的文化标志。我们可以将其分解为以下的几个要素:后现代主义的政治诉求+信息化的赛博空间+现实与虚拟现实的无界融合。因为赛博朋克电影的后现代主义传统,其所关注的必然是资本、社会、核爆、集权、自由意志等母题。

虽然我们可以将cyber理解为人对人工智能的操控,但是在此类电影中更倾向于暗指技术和资本对于人类以及“类人类”的操控。而人类与“类人类”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冲破这种网络或者先验的宿命。

根据赛博朋克作品的推断,在未来的世界中,集权国家已经式微,取而代之的是操控着技术的资本大鳄。无论是《机器战警》中的Omnicorp,《生化危机》中的伞公司,亦或是《终结者》中的天网,《黑客帝国》中的Matrix无不如此。对于人类与类人类(或秉有人性的代码)中的少数技术精英(机械战警、终结者、黑客、the one等)成为保有人性和自由意志,从而与技术操控对抗的战士。其敌人往往是被资本和网络控制的核武器、人工智能战士等。

从这个意义上讲,赛博朋克电影的戏剧性建构于人类与类人类的自由意志和资本以及由其操控的暴力机构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事实上在后现代主义那里就得到了很好的展示,所不同的是,后现代主义主要诉诸于对文本的解构,通过颠覆文本逻格斯来试图建立一种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文本无政府状态。而赛博朋克电影走得更远,它的故事本身即是建立在核爆(或者巨大的破坏力)的废墟的基础上,肩负弥赛亚(救世)任务的人物则是边缘人,像蝼蚁或老鼠一样在阴暗、颓废的环境中试图颠覆技术和资本世界的集权统治(也许是人类能够见到的最后一种集权形式)。

然而,对于这种对抗的结果,赛博朋克们似乎都是悲观的。无论是《终结者》(The Terminator)、《机械战警》(RoboCop),还是《黑客帝国》(The Matrix),最终都无法在资本和技术统治的暴力中获得解放,其所能做的无非是在已成的悲剧中不断穿越时空以及现实与虚拟之境,循环往复,寻找所谓的弥赛亚或者脱离这一死结的路径。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眼界

着眼IT、数码、创业、AI及软件应用等众多领域,为您展现全球最先进、最前沿的科学技术和先进文明成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