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风波 压垮特朗普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8-02-12 21:47

据外媒报道,2月7号和9号,特朗普的两名重要幕僚罗布•波特和大卫•索伦森因家暴指控相继辞职。

罗布•波特是特朗普的高级助手,在特朗普政府开始组建时就加入团队。作为白宫秘书,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安排特朗普将要签署的行政令等文书,并事先审核特朗普将要签署的文件在法律上是否存在问题。据称,几乎所有给特朗普签署的文件都要经手罗布•波特,他也是幕僚长凯利的“爱将”。2月7号,他在被两名前妻指责家暴后辞职。

事件中的主角大卫•索伦森是特朗普的“文胆”,此前一直在总统行政办公室负责撰写演讲稿。他的前妻先前向《华盛顿邮报》披露,索伦森在两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家暴行为,她怕遭报复没有报警,因为索伦森“与执法部门关系密切”。白宫9号证实,索伦森因家暴传闻辞职。

更让特朗普难堪的是,波特和索伦森都直到辞职都没有完成背景审查。此外,有美国官员与知情人士向媒体爆料,大约有30至40名白宫官员与受特朗普政治任命的公职人员,至今仍未完全通过背景调查,其中甚至包括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

“家暴门”风暴中的特朗普

特朗普上周末出面为手下人“打抱不平”,抱怨媒体和反对派们:仅仅因为一个“指控”,就毁掉了许多人的生活,而且有些指控未必真实。他在2月10号的推文中写道:“仅仅因为一个指控,人们的生活就被打碎和毁掉。有的指控是真的,有的是假的。有的指控早就有了,有的是新的。遭到不实指控的人,生活没办法复原,生活和事业都没了。难道正当程序不存在了吗?”

此话一出,立即引发众多女性、媒体和政客的回击。在美国舆论看来,特朗普这是公然为“施暴者”开脱。在针对特朗普的多方抨击中,显然民主党政客的反应尤其激烈。民主党女议员杰基•斯佩尔指责特朗普的言论具有“冒犯性”。她说:“我们本以为特朗普总统无法更低劣,不可能更具冒犯性了,他却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用‘虚假指控’的说辞中伤为人妻的女性和家暴受害者。”

为何特朗普一句推文就能引发“舆论围剿”呢?

首先,特朗普此言“政治不正确”。在美国,女权主义、女性主义和少数族裔等一系列“进步运动”在上世纪60年代风起云涌,已经确立起一整套政治人物公开言论的自我修养和审查标准。对类似“阁员家暴”这样的事件,一个聪明的、老练的、纯粹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政客,必然在第一时间公开表态、站稳立场,旗帜鲜明地站在女性一边批判“家暴男”。至于证据是否充分、影响究竟如何,这些都是次要的。在“站对队”、“表好态”、“永远政治正确”方面,加拿大的特鲁多同学在上次“多伦多华裔剪面纱案”中的表现堪称“表率”。

其次,特朗普此言确实“撞枪眼”了。稍微对美国当前政治-社会形势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现在正是兴起于加州好莱坞的“MeToo”运动在全美风起云涌的时候。显然,从犯罪情节上看,“家庭暴力”要比“性骚扰”更严重。那么在“MeToo”风潮席卷美欧、女权张扬的当下,特朗普居然在这风口浪尖上逆潮流而动,这不仅是自绝于建制派精英,也被人民大众所摒弃。故而特朗普遭到左右派全媒体的联手阻击、“十面围攻”也就毫不奇怪了。

白宫“大总管”被指袒护“家暴员工”,他会提出辞职吗?

员工接连深陷家暴丑闻,还引发外界对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的审视。CNN称,不止一名消息人士透露,早在几个月前,凯利就知道波特涉嫌家暴,可他并未要求后者辞职。反之,凯利还通过白宫发表了一则声明称:“波特是一个真诚和有荣誉感的人,我对他有太多赞誉,他是一位朋友、知己和值得信赖的专业人士,我很荣幸能和他一起工作。”但随风暴愈演愈烈,凯利才不得不改口称“社会不容许家暴”。

凯利还告诉媒体记者,他去年11月就知道致使波特没有通过安全审查的“相关指认”,但直至本周才了解事情的严重性。美国媒体指出,如果凯利早就了解波特的家暴史,那么白宫等于雇用并袒护了一名“家暴男”。

《纽约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凯利9号向身边工作人员透露,他“即将辞职”,但尚未正式提出申请。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特朗普已在物色接替凯利的人选,包括众院多数党领袖麦卡锡、白宫预算局长穆瓦尼、众议院自由党团主席梅多斯、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科恩,以及中央情报局局长蓬佩奥等。

当下,关于凯利即将辞职的原因,除了袒护“家暴员工”,还有传言称是因为他在很多方面与特朗普政见不和。国际舆论目前争论的焦点是:如果凯利真的辞职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到底会是什么呢?

在笔者看来,如果凯里真的辞职,“袒护家暴下属”当然是一个原因。毕竟,当初特朗普选择他担任白宫“大管家”,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军人出身的凯利能够“维持纲纪”,好让白宫日常运作“走上正轨”。然而这次被曝出白宫有“家暴员工”,且“家暴员工”还未能完成“背景审查”,这显然“辜负”了特朗普的期望。但比“家暴门”更重要的还是凯利与特朗普的政见分歧、意气之争,甚至是权力之争。

历史上,古今中外,皇权和相权从来都是一组无可回避的矛盾体。用韩非子的话说就是君臣“上下一日百战”于庙堂。这个现象背后的原理是:强势的皇帝、总统、领袖大权在握,但是再强势的人也不能事必躬亲,必须要找能干的人来替他干活。找人干活儿就必须授权,授权就意味着分权,分权对集权者来说就是威胁。这对皇帝来说就是一种两难和无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两人政见一致、主张吻合,那么或许还好相处;可一旦主张相左,那么政见不同就很容易演变为意气之争。若为臣者不知好歹,事态进一步恶化,那么最后就是皇帝眼里就不是观点、意气的问题了,而是夺权与反夺权的斗争。

很遗憾,凯利大概属于后者。每逢他和特朗普观点不合,比如在对待修建墨西哥墙的事情上,他都喜欢公开嘟囔几句,甚至自称是“屋子里唯一的成年人”。这句话不仅让骄傲自尊的特朗普震怒,同时也得罪了所有同僚。有道是性格决定命运:凯里桀骜不驯的性格决定了他在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生命;特朗普刚愎自用的性格也决定了他这一届政府乃至美国的国运。

执政一年,特朗普团队流动率超过33%,福兮祸兮?

特朗普上台以来,身边的不少高官离职,白宫人员离职率创40年来新高。2017年2月13日,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辞职。2017年3月底,白宫办公厅副主任凯蒂•沃尔什离任。2017年5月,特朗普决定免去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和白宫通讯主任迈克•杜克辞职。2017年7月,白宫新闻发言人肖恩•斯派塞,和负责中东事务的首席顾问德里克•哈维,白宫办公厅主任雷恩斯•普利巴斯辞职。2017年8月,时任首席策略师的班农辞职。2017年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副幕僚长里克•迪尔伯恩辞职,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鲍威尔宣布将在今年年初离职。如果这次凯利又步其前任、同僚后尘,离特朗普而去,白宫恐将陷于更加尴尬的窘境。

专门研究白宫人员变动趋势的布鲁金斯学会高级学者藤帕斯表示,在特朗普一年的执政中,从白宫的60个高层幕僚职位看,特朗普团队的流动率将达到或超过33%。藤帕斯表示,这个流动率包括辞职、被解雇以及在白宫内部的职位变动等。而从这三个方面的人员变动看,特朗普团队的流动率大约是奥巴马团队9%和克林顿团队11%的3倍,是里根团队的2倍。

我们继续追问:从核心幕僚到政府高官再到白宫秘书,特朗普团队的流动率不断刷出新高,会对美国的内政外交造成不利影响吗?

首先,过高的阁僚流动率降低特朗普政府行政效率。我们虽然一般都说,人才要流动起来,所谓户枢不蠹流水不腐。但凡事都有一个度。尤其对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方方面面的主事官员频繁更替,不仅降低了美国国内行政效率,也不利于伸张美国的国际主张与影响。譬如,当前韩国的北方政策就明显和美国的原则背道而驰。而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与特朗普政府迟迟未能拿出一套完整的半岛方略有关。甚至连美国驻韩大使都迟迟未能任命,这显然不利于两国交换意见,统一思路和对策。

其次,重要阁员的频繁更替、流动也不利于美国保持其国内外政策的稳定性和延续性。特朗普上台后,国际社会给他贴的一个主要标签就是“不确定性”(uncertainty)。它不仅指特朗普本人性格乖张,言行前后不一,更指因其重要阁僚任命空缺或更迭频繁所造成的朝令夕改。其结果不仅是进一步降低其行政效率,同时也让美国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对该政府的信用度产生怀疑。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

  • 中国要有战略耐心!G7峰会失败西方体制走到转折点

    G7多边合作机制已出现严重裂痕,坚持多边贸易体制的西方国家将不得不自寻出路。这对中国寻求“1+3”的新格局提供了可能性,而中国则要保持足够的战略耐心,等待机...

    2018-06-17 21:33
  • 为什么澳门国家认同好于香港

    对每一个中国人而言,近年来香港和内地关系的激荡变化让人困扰,这追根究底是认同方面的危机,层出不穷的以内地为攻击目标的运动已经说明了这一点。但有趣的是,无论是依据直观感受还是调查数据...

    2018-06-17 21:14
  • 特朗普敢打贸易战 是因为“搞定”了朝鲜吗?

    这两天,国际关系学界同行们热议的话题已经从美朝新加坡峰会重新转回到中美贸易战。日前,特朗普政府于上周五宣布对总值约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方面做出相应的强硬...

    2018-06-17 12:04
  • 彻底“格式化”人类隐私权

    新经济的发展给世界带来了新的生产动能,中国在这方面的发展不仅具有完整的战略布局,而且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甚至开始成为世界新经济的领头羊。美国的《纽约时报》《CNBC》《机构投资者...

    2018-06-16 23:41
  • 不要出於恐懼 不要恐懼「聖淘沙」

    《自我防衛抑鬱》孩子大了,出了大學校門自立不「啃老」,也就不可能長相左右,偶而回來,最喜他們陪伴看電視新聞,因為或可事後「機會教育」討論一番。有一天,她忽然問:「你為什麼看新聞看到...

    2018-06-16 2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