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韩国这一次极为罕见的“亲密”,是不管美国了吗?

2018-02-12 21:10

平昌冬奥会于2月9日拉开帷幕,这次冬奥会或许能为研判今后朝鲜半岛局势的走向提供最为直接的证据。

 

朝鲜和韩国、朝鲜和美国、韩国和美国在这一本来与政治无关的体育盛会上,上演了一场错综复杂的“外交战”,个中意味,值得玩味。

作者:高浩荣 ;来源:瞭望智库,微信IDzhczyj

1

金正恩的“决定性措施”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今年的新年贺词中呼吁“事不宜迟,不拘泥于过去,改善北南关系,采取决定性措施打开自主统一的突破口”。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1月1日通过朝鲜中央电视台发表2018年新年贺词(图源:环球网)

 

他所采取的一个“决定性措施”,就是参加平昌冬奥会。对于自去年以来多次邀请朝鲜参赛,试图借冬奥会缓和南北关系而焦虑不安的文在寅政府来说,这一措施可谓“雪中送炭”。

 

金正恩把平昌冬奥会看做是“民族盛事”,是“提高民族威望的好契机”,作为同一民族“共襄盛事,天经地义”。为此,朝鲜不仅派出高级别代表团参加冬奥会开幕式,还派出文艺团体、拉拉队、跆拳道示范团等为平昌冬奥会加油喝彩,锦上添花。

 

三池渊管弦乐团2月8日在江陵的首演,是朝鲜艺术团时隔15年后在韩国的演出,大受欢迎。有韩国媒体说,这一演出“重新架起了朝韩长期以来中断的文化交流桥梁,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也有望对缓解半岛紧张局势起到积极作用”。

 

去年6月曾访韩的朝鲜跆拳道示范团,此次与韩国跆拳道选手在冬奥会开幕式上的示范表演,表现了同宗同艺的历史渊源。

 

曾在2002年釜山亚运会上风光一时的朝鲜“美女拉拉队”,此次也再现韩国,更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文艺演出、跆拳道示范、拉拉队助威,虽是助兴,却是增进朝韩民族感情,加深相互理解,消除敌意的不可缺少的润滑剂。据韩媒报道,不少韩国人在观看三池渊管弦乐团的演出后发出“毕竟是同一民族”“希望早日实现统一”的感叹,就是一个例证。

 

2

分量不轻的朝鲜访韩代表团

 


当然,这次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朝鲜高级别代表团的访韩。

 

团长是今年已90岁高龄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他被称为“三朝元老”“资深外交家”。按照朝鲜宪法的规定,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代表国家”。因此,金永南是宪法意义上的“国家元首”。

 

一国元首出席平昌冬奥会,分量可想而知。

 

而韩国政府和媒体最为关注的是金正恩的胞妹、此次以金正恩特使身份访韩的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她被韩国媒体称为“离金正恩最近的人”,是“实权人物”,也是“金氏家族成员中访韩的第一人”。

 

据韩媒报道,韩国曾请求朝鲜能派金与正参团访韩。由此看来,朝鲜答应了这个请求。

 

因此,韩国青瓦台发言人称朝鲜此举“体现了朝鲜希望改善韩朝关系和奥运圆满成功的意愿,展现了朝鲜认真的、富有诚意的姿态”。

 

在半岛局势仍高度紧张的形势下,一个既具“象征性”又具“实质性”的朝鲜高级代表团访韩,已经远远超过了出席冬奥会开幕式的意义。

 

事实也确实如此。

 

2月10日,文在寅会见朝鲜代表团时,金与正递交了金正恩给文在寅的亲笔信。据韩媒报道,金正恩在信中表示“希望尽早会见文在寅总统,邀请文在寅总统在方便的时候访问朝鲜”。

 

金与正则明确表示“希望早日在平壤见到文总统。如果文总统与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见面,交换意见,北南关系将会日新月异地快速发展”。

 

文在寅对此的答复是“创造条件,实现访朝”。这与他在1月10日新年记者会上的表态相一致,当时文在寅说,“只要条件成熟,可随时举行韩朝首脑会谈”。

 

3

实现第三次朝韩首脑会谈有多难

 


文在寅对访朝邀请的答复实际是“有条件的首脑会谈”,换句话说,现在还不具备首脑会谈的条件。

 

青瓦台官员的解读是:文在寅对访朝的态度是积极的,但是,要使首脑会谈有意义、有成果,必须创造必要的环境和条件。所谓“条件”,主要是朝美应尽早举行对话,在朝核问题上取得进展。

 

按照文在寅的说法,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是两个轮子,必须一起滚动才能前进。而朝美关系的焦点是朝核问题。在朝核问题上,文在寅认为“只有解决朝核问题,才能改善韩朝关系;只有改善韩朝关系,才能解决朝核问题”。

 

显然,文在寅也是把朝核问题与朝韩关系联系在一起的。尽管文在寅在会见朝方代表团时没有提及核问题,但是其立场是众所周知的。之所以不提,是为了不影响刚刚启动的朝韩关系的改善。

 

从朝鲜派团出席平昌冬奥会及韩国的姿态来看,双方当前都有继续发展南北关系的愿望。

 

在这种愿望支撑下,双方至少在冬残奥会闭幕(3月18日)之前还会进行一些互动,包括:

 

*举行军事当局会谈,讨论停止在军事分界线进行高音喇叭广播的心理战;

*举行红十字会谈,讨论离散家属团聚问题;

*民间的经济合作以及人文交流也会随之展开;

*甚至不排除韩国也派特使访朝的可能性。

 

朝韩关系有望得到进一步改善,尽管如此,要实现朝韩第三次首脑会谈仍然面临许多难题:

 

一是朝核问题。

 

文在寅的设想是通过朝韩关系的改善来“引导”朝鲜回到无核化谈判桌上。这与朝鲜坚持核导问题与韩国“无关”的立场南辕北辙。

 

如何既发展朝韩关系,又促进半岛无核化进程,是对文在寅外交智慧和技巧的考验。

 

同样,朝鲜也同样面临着既改善南北关系又坚持拥核的难题。

 

二是韩美同盟问题。

 

美国对韩国利用冬奥会契机进行南北对话、改善关系很不以为然。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冬奥会招待会上借故迟到和缺席,在冬奥会开幕式上刻意回避与朝方代表团接触,既反映了美国敌视朝鲜的政策,也反映了美国对韩国当前对朝政策的不满和不屑。

 

而韩国也深怕因南北关系的改善削弱和损害韩美同盟关系。虽然韩国在南北关系方面会闹点“独立性”,但以不损害韩美同盟为度。

 

举个例子,在与彭斯会谈时,文在寅“赞扬”美国“坚定的原则和合作对促使朝鲜重启南北对话及参加冬奥会起到了积极作用”,并重申将与美国一起“通过最大程度的施压促使朝鲜重回无核化对话桌”。

 

对于朝鲜来说,韩国的这种“两面派”态度难获信任。

 

三是国际制裁的制约。

 

随着朝鲜核导试验的增多,国际制裁也日益严厉。韩国不仅积极参与联合国的对朝制裁,去年还两次宣布对朝单边制裁。文在寅也表示当前“暂不考虑放松对朝制裁”“在对朝制裁问题上将与国际社会保持步调一致”。此次朝鲜参加冬奥会就涉及到一些人和物的制裁问题,韩国为了圆满举行冬奥会,虽然动用外交力量获得了一些“例外”,但韩国仍很担心这种“例外”会破坏国际社会的团结和对朝制裁的力度,从而受到指责。

 

随着今后朝韩交流合作的展开,这类问题也会经常性地出现,韩国将面临更多困扰。

 

四是国内保守势力的掣肘。

 

韩国左右势力阵线分明,右倾保守势力对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颇有微词,经常对政府的政策横加指责,保守势力的媒体更是热衷于对朝鲜的各种内部问题说三道四,甚至捕风作影,造谣污蔑。

 

朝鲜对此极为不满和愤怒,要求韩国当局处罚保守分子,管控媒体。而在标榜“言论自由”的韩国,做到这一点几乎不可能。

 

五是面临日本的搅局。

 

日本不仅紧跟美国的对朝政策,而且还自不量力地插足半岛问题。

 

据报道,2月9日出席冬奥会开幕式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文在寅会谈时狂妄地声称“现在不是推迟韩美联合军演的时候,韩美联合军演应该按计划举行,这非常重要”。

 

对此,文在寅怒怼道:“(联合军演)是我们的主权问题,是有关内政的问题。你这样直接谈这个问题不合适。”

 

日本的搅局虽然起不了大作用,但都是美国的盟友,又是近邻,韩国往往也会心有顾忌。

 

2000年和2007年,朝韩举行过第一、第二次首脑会谈,发表了《南北共同宣言》和《南北关系发展及和平繁荣宣言》。两个《宣言》极大地缓和了半岛的紧张局势。如今,第三次首脑会谈被摆到了桌面上。但是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难度也相应增大了。

 

4

决定半岛局势走向的关键

 


无论是朝核问题还是朝韩关系问题,起着决定性作用的还是美国。

 

朝核问题是安全问题,与美国直接相关。

 

朝韩关系问题虽是半岛内部问题,但美韩同盟在其中起着关键性作用。美国的一举一动,对朝鲜和韩国都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特朗普上台后,在朝核问题和半岛问题上发表过许多忽左忽右、自相矛盾的言论,但有一点却始终没变——“极限施压”。

 

“极限施压”就是要把朝鲜压服,压到朝鲜满足美国的要求,自动弃核。在达到这个目的之前,美国拒绝与朝鲜对话。美国并不认为朝韩对话能解决朝核问题,反而认为朝韩对话是美国对朝高强度施压的结果。

 

特朗普把朝韩对话归功于自己,文在寅则“感谢”美国的“努力”。

 

尽管美国口头表示支持朝韩对话,并同意在冬奥会期间推迟韩美联合军演,但并没有放松对朝“极限施压”,最近的一系列言行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特朗普在1月30日的国情咨文中称朝鲜核导“很快就会威胁到我们的家园”,表示要“发起一场运动,施加最大的压力”,强调“不会重犯过去那些让我们深陷危险的错误”。

 

当地时间1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上任后首次国情咨文演讲(图源:央视网)

 

美国防部长马蒂斯1月26日在与韩国防长宋永武会谈时告诫称,“不能因南北对话而放松对朝制裁施压”。

 

*美国调遣“卡尔▪文森”号航母在冬奥会开幕之际到半岛周边海域游弋,名为“保证冬奥会安全”,实为向朝鲜施压。美国防部长马蒂斯表示,美国“虽然支持奥运对话,但是仅靠奥运对话不能解决无核化等重要问题”。他说,“金正恩政权是对全世界的威胁。我们的对应虽然以外交为主导,但要以军事选择作为后盾”。

 

*美国一些媒体和专家学者近期大肆宣传对朝实行“流鼻血”战略(有限打击战略)。据报道,美国官方虽然否认制定过这一战略,但原本内定为美国驻韩大使的国际与战略研究所半岛问题资深专家车维德近期被取消提名资格,据称就与其反对“流鼻血”战略有关。

 

*美国在温哥华召集主要由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出兵国参加的“20国外长会议”,更是以施压为主调。

 

*美国还再次祭起“人权”大旗,特朗普在国情咨文中指责朝鲜政权“道德败坏”,彭斯访韩时攻击朝鲜是“监狱国家”。

 

*美国声称即将对朝鲜实行更严厉的单边制裁,并在冬奥会结束后随即举行韩美联合军演。

 

因此,综合来看,以平昌冬奥会为契机出现的朝韩对话及缓和局面,是用和平谈判方式解决半岛问题的一个新景象,也是一种新探索,第三次朝韩首脑会谈虽然难度大,能否举行尚是未知数,但也并非毫无希望。

 

朝美之间在对话问题上相互叫板,互不相让,预示着半岛问题的解决仍将是一个艰难曲折的过程。半岛在冬奥会之后是走向和平,还是重回危机,取决于有关方是否在新形势下检视、调整各自的政策,而夹在朝美之间的韩国所起的作用同样不可小觑。

 

 

「版权声明:多维客是一个汇聚各方言论的平台,所述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如有侵权文章或者图片,请立即联系我们。」

时事

紧跟时事热点,解读国内重要政策、分析社会舆情、网罗国际热点事件、天灾人祸、地缘政治以及大国博弈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推荐阅读